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凡小说镇天完整版阅读

最近玄幻小说很火爆,这本镇天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菜田里的虫子,主角是林凡,讲述了:传说,在一个名为葬神之地的古老禁区之中,里面有百万神山存在,而最深处却有一片埋葬着无数神魔的陵园。这天,一处毫不起眼的小坟,爬出了一个人。与此同时,满园神魔暴动,欲逆天归来!禁忌之地,刮起时空风暴,其

林凡小说镇天完整版阅读

第8章 神猿拉棺,天马驮碑

林凡追上东方飞月,与她一同离开葬神之地。

刚刚通幽古兽所死的地方,处于葬神之地的外围,离外界不过百丈的距离,以两人的速度,很快就走出来了。

在踏出葬神之地的范围后,林凡隐约间有听到了什么惨叫声发出,他不禁有些狐疑,再次仔细听了一会儿,平静如常。

“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林凡微微沉思,却也没有多想。

稍微感受了外界一番,林凡觉得在葬神之地中,真的是非常的压抑和沉闷,有种说不上来的未知危险,时刻伴随在身边。

还是外面好,自由,安全,至少没有那种令人不安的感觉存在。

这时,林凡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却没有表现什么异常来,只是一路安静的跟着东方飞月。

刚刚,他感应到了识海之中的石碑,出现了一丝异常的动静。

这让林凡很不安,之前一直在葬神之地中,也就面临死亡时,石碑才主动护主时复苏苏醒过一次,之后就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了。

如今出来了葬神之地,理应说是很安全才对,但石碑为何会出现这异常的动静呢?

林凡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莫非是传说之中的不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了,这才让石碑察觉出来,然后发出异常的动静来提醒自己?

可这不对啊,老头子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既然要让他出来,这不祥绝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林凡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只是他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事。

一阵微风吹过,林凡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松了不少,但这没让他感到高兴。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离开时,那阵突然刮起的古怪冷风,随后又联想到葬神之地所埋葬的人,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手段让自己离开葬神之地呢?

这一刻,林凡的脸色变得很阴郁,心中酝酿起一股愤怒的杀机。

老头子肯定有出手,但……

仍然有遗漏的!

想起隐约间听到的惨叫声,林凡心中就是一阵不舒服。

“林凡,你在想什么?”

似乎察觉到林凡的奇怪之处,东方飞月停下脚步,不由的转头看向林凡,语气带着一丝关心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是在想接下来是去哪里好?”

林凡笑了笑,假装没事的说道。

“真没事?”

东方飞月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想到刚刚的事情,玉脸一变,自己也觉得尴尬起来,有些对不起林凡。

她也觉得不解释一下就拿走通幽古兽,换作是谁,哪怕是再大度的人心中也会有个疙瘩出现的。

想到这,东方飞月本想对林凡解释一番的,此时娇躯却是突然一颤,她连忙稳住身形,不让自己表露出一丝的异样出现。

而后,东方飞月立刻对林凡沉声说道:“是不是我拿走了通幽古兽的尸体,你觉得心中不舒服?”

“不是这事……”

“林凡!你放心好了,目前通幽古兽于我有大用,你现在暂时也用不上,我会在别的地方补偿你的损失,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也不是一个食言之人。”

没等林凡开口回话,东方飞月便快速打断他的话。

同时,她也拿出一枚空间戒指递给林凡。

“林凡,拿着,这是给你的储物戒指,里面有少许的修炼资源,不过也没多少,基本上被我用完了。但这不是补偿给你的东西,真正补偿给你的,我要先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后再给你。”

东方飞月的语气此时有些着急,但她还是眼神坚定的看着林凡,表示自己不会毁诺。

“我相信你!”

都说到这份上了,林凡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接过空间戒指,然后直接咬破手指,滴出一滴鲜血在戒指上。

认主之后,林凡就将用白布包裹着的血灵果放进空间戒指中。

还算不错了,这空间戒指里面的空间,确实挺大的,像是一方小天地一样,连好几座的大山都可以轻易的容下。

里面还装了一些东西,看样子是修炼资源。

林凡也没多仔细观看,因为东方飞月已经急忙的转过身子,然后就直接腾空飞起,身形快速的离去。

她什么话也没多说,只留给了林凡一个妙曼无双的孤傲背影,风华绝代,不外如是。

片刻后,倾城佳人已然离去。

“走的可真干脆!”

林凡撇了撇嘴,这女人,都不告诉我以后怎么找她要补偿!

看来这补偿,估计是没戏了。

“人王啊,可以离地飞行,拥有上天入地的强大能力,甚至还可以修炼神通,而神通,拥有莫大的威力,可轻易的让修炼者做到移山填海,断裂江河,操纵天地风雷水火之力为己用!”

“甚至还可以御剑飞行,操纵飞剑斩杀敌人于千里之外!”

林凡无奈的笑了笑,还是实力太弱小了,一头价值高昂的通幽古兽,到最后连口汤都喝不上。

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后,林凡直接准备去天渊山脉。

那是当时原主身死的地方,他想去那里查看一下,当时石碑所在的位置,现在还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出来?

远处,一个人影看到林凡离开后,便走了出来,他目光幽幽的盯着林凡离去的身影,眼中有一丝疑惑:“此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和天女在一起?”

“而且,两人还都能够从葬神之地活着走出来?”

……

噗!

一道白色的身影刚落在山林之中后,便立刻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女子满脸苍白,俏丽的玉脸上毫无血色,整个人虚弱无比的靠在一棵树上喘息。

稍作休息后,女子蛾眉微蹙,神色仍是带着一丝痛苦的喃喃道:

“这葬神之地,当真是可怕,我仅仅是在最外围的区域之中,就已经遭到了不祥力量的侵袭,若不是拥有镇邪古镜一直镇压着,恐怕我早就支撑不住了……”

“可惜,现在连镇邪古镜都已经破碎了,身体之中,仍是被不祥之力给侵袭了不少……”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拿出一块已经破裂成碎片的小巧古镜。

看着不成样的古镜,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痛,显然这镇邪古镜是一件很强大的宝物,只可惜此时已经破碎了,早已失效不能用了。

此人正是离开林凡的东方飞月,她刚刚急于离去,连向林凡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就是因为体内的不祥之力开始发作,她不得不早点离开。

虽然她很疑惑林凡为什么没有事情,但一想到林凡很突兀的出现在葬神之地,并且还砸死了强大无比的通幽古境,她心中也释然了。

林凡,绝对是一个拥有大秘密的人!

别看他的修为只不过是淬体三重天而已,谁肯定他背后就没有强者呢?

东方飞月心中思索了一下,便不再多想了,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不能找到其他宝物来压制体内的不祥之力。

若不能,那有没有未来还说不一定。

而且刚才走的很突然,很多事都没有对林凡交代清楚。

东方飞月回头望了一眼,眼中满是歉意和自责,想必此刻,林凡心中恨死我了……

“唉,想不到老夫当年留下的传承,如今过了无数年后,居然还能够看到!”

“倒也算是不错了,掌握的火候也很让我满意。”

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老人,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看样子,我这一脉在世间发展还不错。

这时,老人微微皱眉,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他微微睁开眼睛,语气突然骂骂咧咧的响起:“这女娃娃,可真蠢!老夫刚夸完你,你却给我来这么一出!要不是看在你身上得到老夫在世间留下的部分传承份上,我还会让林凡那小子突然出现救你?”

“可你明知林凡这个弱鸡能够砸死那小小的妖王,又非常奇怪的出现在葬神之地中,就不知道往深处想一想?”

“现在好了,那镜子碎了,不祥之力入体,你要是还有点脑子的话,兴许还可以捡回一条命。”

老人说完后,沉默了片刻,便转眼看向那头还在百万神山之中奔跑的小兽,又看了看林凡身上的两处地方,面色一片冷漠。

过了一会儿后,老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便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另一个方向,浑浊的眼睛中,倒映出一副令人震撼之极的画面。

在一处无比古老的山脉之中,一头巨大的神猿,威猛盖世,气势惊天,步伐沉重的拉着一口神秘石棺,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走,仿佛前路,永远尽头……

这时,老人眼中神光闪烁,抬眼望天而去。

只见一头神骏圣洁的天马,背负着一块神秘石碑,在无尽虚空之中,张开巨大的翅膀,横渡飞行而去。

天马踏空,驮碑而行,去往何处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