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原神:让我试试刀吧,接这一刀!小说原神完整版阅读

正自量力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游戏动漫小说,原神:让我试试刀吧,接这一刀!非常火爆,主角是原神,主要讲述了:原神全角色刀:枫叶飘零,彼岸花开,雷光闪烁,孤煞生怨。烟火之约,转而赤成,终离尘世,无意逝富。所以说,准备空手接白刃吧!(只要MHY一直更新我就刀到6.0至冬不停)

原神:让我试试刀吧,接这一刀!小说原神完整版阅读

第8章 极致之武,护何人?(3)

樱树下,几人谈笑风生好不快活。

“这是本狐最新发明的糕点:三彩团子。”

“这团子不同于之前的团子,可谓是人间至味。”

“是吗?”

影伸手便要拿起一串品尝。

“停停停,这东西得赢了歌牌才可以吃”

狐斋宫拉住影说。

“切,不给就不给嘛。”

影抬起头眼角仍然看着三彩团子生气的说。

“好!歌牌之战,现在开始!”

“我来持牌,影与狐斋宫自阵,千代与笹百合敌阵。”

真拿出一百张牌开始分发。

“花开难波津,寒冬闭羞颜。今春满地堂,花开香芳芳。”

(歌牌是日本文化,作者不怎么了解,墓前就了解这么多了,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勿忘国耻】)

五人跪坐在樱树下接起歌牌。

随着歌牌一张张拿下,影脸上渐渐显出喜色。

“停!”

真看着影身边慢慢的歌牌说

“我宣布自阵胜利!”

“真的吗?”

影凑过来认真的看着 真说

“那天狗没有让我吧?”

影小声在真耳边问道。

“当然没有。”

真笑着拍了拍影说。

“好耶,哈哈哈一年功夫没有白费,哈哈哈天狗,我说过吧,我赢了哈哈哈。”

影放下歌牌放声大笑,良久不止。

“咳咳!”

真提醒道。

影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哈哈,这,额我就说我厉害吧。”

影尴尬的拿起三彩团子一口吃下。

“嗯!真好吃啊!”

“当然本仙狐手艺怎么会差呢?”

狐斋宫等人看着影笑着说。

第一片樱花瓣落下,落在影最后的那张歌牌上。

“望故人归来,叹往事之回首。”

歌牌这样写着…

“笹百合怎么没有来?”

“他说他有急事在身,不会来了。”

“可是四个人不好玩啊。”

影失落的说…

“我已饶你一次,为何…再犯!”

“无念无想,在此…断绝!”

将军跪坐在笹百合尸体前,许久…哭声不止。

海水翻涌,浪声震天,神之泣,惊天动地…

“千代?”

“影…求你…杀,了我…”

“这不是你的错,影…”

樱花再开之时,树下五人余三人。

这逝友,弑友之痛。问!何人…能解…

“望故人归来,叹往事之回首。”

樱花再次落在歌牌之上,婉婉幽粉叹人悲。

“罢了,今日没有兴致,回去吧。”

将军低头说着站起身离开…

春风吹过,掀起地上散落的歌牌,随风飞向天边。

“血日当空,怕是有不祥之事。”

真抬头担忧的说。

坎瑞亚召集七神前去覆灭。

“影,守好稻妻,我去去就来。”

“可是…”

影还未说完真已离去。

坎瑞亚

真踏上这未知的土地,四处张望如同人间炼狱。

血色当空,尸横遍野,残肢碎瓦…

“这战…”

真显得难堪起来。

“若是为了稻妻,影。这战何尝不可!”

真放出雷神之威,拿出许久未用未开刃的薙刀。

这魔物之多之强,岂是多年不习武之人可敌?

仅仅三时,真已经伤痕累累。

真单膝跪地,用薙刀支撑着身体。

更多魔物源源不断的杀来。

随着伤越来越多,真渐渐力不从心倒了下去…

“要…死了吗…”

“狐斋宫!等着我,求你了,等我!不要再离开我了…”

“我…等你…”

狐斋宫带着面具摸着影的脸说。

“姐姐!真?你在哪里?”

影看着这炼狱景象隐隐心中担忧起来。

在远远的地上,一抹紫色不起眼的刻在地上。

影却永远认得那抹紫,又怎会忘?

“真!”

影落下清泪,奔向真。

影紧紧抱起真,眼泪落在真脸上,滑下。

“影…哭什么?”

真用力抬起手吃力的为将军抹下眼泪。

“影,不要哭了,你哪里有神的威严呢?”

“不…姐姐…”

真无力再笑…

“巴尔泽布!影武者,稻妻唯一之神!我以前代雷神之名义,命令你接下这把佩刀,立刻!离开…”

影哭着接下梦想一心

雷光威压四散炸开,狂风不止,方圆十里的魔物化为灰烬…

当影再次抬起头,眼里已然无光。

没有,颜色…

“呵呵,这极致之武艺,若无人之守,那又有何用?”

雷电将军看着真化为金光散去,伸手想要挽留什么,时间仿佛故意变慢下来一刀刀刺向雷电将军。

她手划过虚无,抓住了…抓住了…虚无…

【“影,这几日予你的政法之书,你可看了?”】

【“影,你赢了。”】

【“影,这习武之道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安危,更要记住守护他人。”】

【“这刀命为梦想一心,影记住守护好人民与,你的梦想。”】

雷电将军拿出梦想一心,紫光映射这她冷漠的脸。

一滴血泪缓缓落在刀上,刹那间,电闪雷鸣寒光四射,这刀便是开刃了…

“我的梦想?便是永恒之道…”

影坐在八酿岛的樱花树下,吃着三彩团子,看着政法之书,身边放着残缺了的歌牌,腰间挂着梦想一心与狐面,油豆腐在一旁缓缓的散着热气…

【“影,我很开心,”】

【“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影”】

【“正是明白此景须臾,才更要抓紧享受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