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凌誉慕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惹她心痒在线看

主角是凌誉慕凝的小说惹她心痒火爆上线,是由小酥儿所写,主要讲述了:盛传顶级贵公子凌誉心有白月光,但从他第一眼见到慕凝开始,就被她绝美清冷的面庞勾得心痒痒,世间女子千万,唯有她哪都长在他的审美点上,男人的征服欲作祟,他誓将她纯美下的冷漠撕碎。某日,凌誉右掌支着脑袋,睡

凌誉慕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惹她心痒在线看

第9章 落网

郑晓雯想到自己从国外著名学府双博士毕业归来,就被猎头猎到凌氏,跟着凌誉到现在已经三年,一开始就觉得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

她对这个头脑精明,行事雷厉风行的男人只敢有敬重之心,不敢有丝毫的僭越,何况他心里有人,可这样的顶级男神谁不稀罕?她就不信林曼蕾不心动。

樱花日料

林曼蕾夹了一块金枪鱼刺身给凌誉,凌誉眉头微蹙,她唇角挽笑,“试试,筷子我还没用过。”

凌誉蹙着的眉目未见丝毫松散,“我不太喜欢吃生的。”

林曼蕾漂亮的脸上爬上尴尬之色,“好吧……”

凌誉最终还是夹起来送进嘴里,随之端起小白瓷杯里的清酒,一口喝尽。

习惯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凌誉习惯多年对林曼蕾的迁就,这种行为几乎成了一种惯性。

两天后,警方一则公布瞬即登录了微博热搜首位。

#上横连环碎尸案凶手被捕,案件告破#

#一幅模拟画像助警方破案#

【包租婆:凶手终于落网,这下出街收租都安心了。】

【大狗飞上天:羡慕楼上的。】

【我家没金矿:那画像简直神还原,神来之笔。】

【猫猫:这个凶手为何每杀一个人就放一朵白玫瑰,警方怎么不说明。】

……

一时间网络上议论纷纷,慕凝浏览了一会就把手机放下。

回想着那个男人买白玫瑰时的情况,她总觉得他在祭奠某些情结。

她今天过来学校是为了来图书馆看书。

封倩柔守了多日,今天终于被她逮住慕凝,大三的课程慕凝早就修完,她不常来学校,就算来也是来图书馆。

她走到慕凝的面前,敲了敲书桌,傲娇地抬了抬下巴,指了指外面。

慕凝合上那本厚厚的《中草药奇谈传》,跟着封倩柔走出去。

校内的甜品店,两人相对而坐。

“慕凝,让你回个电话怎么不回,也不知道我会担心。”

慕凝瞥了她一眼,“我忘了。没大没小的。”

“你就大我一岁两个月,怎么没大没小了,我救了你,你送我瓶香水怎么样,你调的。”

慕凝以为这就完了,哪知道封倩柔俯身凑到她耳朵边轻声细语地说:“能魅惑男人那种,懂?”

慕凝冷硬地丢给她两个字:“没有。”

封倩柔气死了,她又听到慕凝说:“普通香水可以给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尽想旁门左道。”

“可我看上了一个学长,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嘛?”封倩柔扁着嘴唇,“你背包里肯定有各种香水,给我选一瓶呗。”

慕凝在背包里掏出两个精致的小瓶子,一个贴着玫瑰花味的字标,另一个是茉莉花味。

“都送你,茉莉花味的别乱用,会打喷嚏和流鼻血。”

封倩柔如拾至宝,杏眸闪亮亮地盯着两瓶小宝贝,“这么猛?咦嘻嘻,好开心!那玫瑰花的呢?”

“普通香水。”

封倩柔:“……”

说完,慕凝拿起背包离开,封倩柔看着那道纤柔的背影,喃喃道:“坏家伙,背包里肯定有那种,就是不给我。”

华灯初上

枫叶会所,海城的高级会所之一,里头汇聚了许多重量级人物,有钱人消遣的好地方,大气精致的宫廷风格,装修考究。

贵宾茶室,凌誉姿态闲散,倚着红木椅背吞云吐雾,烟火明明灭灭。

蒋齐深在泡茶,凌誉瞧着他行云流水般的沏茶动作,玩味地勾起唇角,“真够贤惠的。”

蒋齐深睨他一眼,把一个盛着茶水的紫砂茶杯递到他那边,烟味夹杂着茶香,独属茶室的味道。

“蒋家想要北郊哪块地?”凌誉直接切入主题。

蒋齐深五官温和,戴着金丝框眼镜,闲看温文尔雅。

他呷着茶,“阿誉,你什么意思?就算蒋家想要并不奇怪,那是块香饽饽,不想的才怪吧?”

凌誉嗤笑一声,“行吧,公平竞争,阿深,但愿你不会败在我手上。”

蒋齐深闻言波澜不惊,继续呷茶,低垂着眼睑,眸色讳莫如深。

凌誉放在茶台上的手机嗡嗡作响,他拿过一看,瞧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点击接听。

“曼曼,什么事?”

“阿誉,齐深回来了对吗?”

“嗯,在我对面坐着。”

“知道了,也没什么……”

蒋齐深呷茶的动作微顿,摇头轻笑。

待凌誉放下手机,蒋齐深笑言:“阿誉,曼蕾现在打击不了我,别幼稚。相反的,现在对你来说更有利。”

凌誉眉目疏离地睨着蒋齐深,“你以为我争不过你,只是不屑与你争。”

“所以你后悔了。”

“你还是我心里的虫,我想什么你又知道?”

蒋齐深:“……”

晚上十一点,白色的布加迪行驶在高速路上,速度开得不算很快,偶有车辆“”呼呼”越过,他已经记不起是从什么开始和蒋齐深的关系变成这般。

路经海棠路的时候,凌誉放慢了车速,他特意拐了个弯,那条幽暗的旧巷,昏黄的街头灯依旧,只是伊人不在。

凌誉停下车子,拿过副驾驶座上的手机,找到备注为“凝”的电话,拨了过去。

响过五声后,电话接通。

“喂……你好……”声音迷蒙软糯,明显是睡意朦胧。

凌誉的唇角勾了勾,嗓音醇厚,轻声问道:“睡了?”

慕凝听着这把磁性好听的声音,从惺忪中清醒过来,“是你啊?什么事,要我请吃饭了吗?”

凌誉隔着话筒,听着她柔软好听的嗓音,比山涧的溪水还能洗涤心灵,瞬间吹散缠绕了他整晚的阴郁。

“明天中午十二点,地址你定,记得带上我的香水。”

“嗯。”电话挂断,关机,随手一丢,被子一盖,继续睡。

挂他电话?

洒脱的女人!

翌日,九点多慕凝接到临棠派出所的电话。

第三次来到这里,竟然有了些熟悉感,还是黄警官负责接待慕凝,“慕小姐,有件事需要你的协助。”

慕凝疑惑。

“你画下的那个嫌疑人已经落网,他对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那张画像让他吃惊,似乎不能相信你能把他画得那么像,毕竟在花店那会,他脱下口罩不过两秒钟。他现在不愿意告诉我们为何要在杀一个人后就放一支白玫瑰,他说可以告诉你。”

慕凝第二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已经被拷上手铐和脚链,隔着一张桌子,她在他的对面坐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