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南凌烟北宫奕的小说诡异梦局:从我给鬼整容开始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穿越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诡异梦局:从我给鬼整容开始,作者是心恋一生,主角是南凌烟北宫奕,讲述了:简介:【胆大心细跳脱的遗体整容师VS温润儒雅腹黑的心理学教授】+轻恐怖+1Vs1双洁+男主非人类业界首屈一指的殡仪整容师南凌烟与生俱来能和逝者对话,偶得血坠护身,午夜梦回诡异之事频现,幸得北宫奕默默守护。她惊异发现血坠在手,可随意穿越阴阳两界,直接操控灵魂,却不知真实与虚幻交错更替的背后,一场人性尽失的交易早已拉开序幕······

主角是南凌烟北宫奕的小说诡异梦局:从我给鬼整容开始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7章 雨夜被劫

南凌烟拉开车门上了车,罗伊往里挪了挪让了个地方给她。

车子启动嗖地驶离。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

一场大雨不期而至,雨水霹雳吧啦地拍打着车窗。

车子一路疾驰,往城乡结合部开去。

昏昏欲睡的南凌烟听到一声刺耳的急刹车,登时睁开眼,“徐师傅,怎么了?”

罗伊惊慌失措地指了指车头方向,南凌烟眯眼看去,身穿红色半袖,翠绿色肥裤的老婆婆,佝偻着背,贴着车头而站。

老徐紧握着方向盘的手还在颤抖,拉下车窗破口大骂,“找死呀,不要命了。”

老徐看了一眼后视镜,缓缓倒车,老婆婆步履蹒跚地追上来,用力拍打着车子,“年轻人,我去秋山村走亲戚,天黑没了车,捎我一段。”恰好老徐一家就住在秋山村。

“奶奶,这是灵车。”

没等南凌烟说完,老婆婆紧忙打断,“我不嫌弃。”

大雨如注,黑漆漆的夜。

看到老人淋成落汤鸡,老徐动了恻隐之心,按下车门,“上来吧。”

老婆婆缓缓爬上车厢,瞅了南凌烟一眼,坐在了对面。

南凌烟借着车厢里微弱的光,发觉老婆婆脸上那抹诡异的笑像极了沐老太太,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来。

车外一片坟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来。

他们披麻戴孝,手持白幡,面目表情地宛如人偶似的,整齐划一地做着机械地动作——抛撒着纸钱。

南凌烟大脑闪过纸条上的那句话,瞳孔蓦地紧缩一下,“徐师傅,咱们绕道走。”

“另外一条路山体滑坡,没法走车。”老婆婆突然接话道。

“你怎么知道?”

南凌烟质疑地看着老婆婆,一瞬间老婆婆站在了自己面前,一只骷髅般的手搭在她肩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着她身体,瞬间飞出车外。

“南姐?”

“小南——”

身后传来罗伊的尖叫声,众人惊慌的呼喊声。

南凌烟想挣脱老婆婆的手,可她的手劲出奇的大,奋力挣扎也无济于事。

大雨无情地打在脸上,南凌烟怒吼道,“你绑我想干什么?”莫非真的是配阴婚?

“今天是断头日,不宜嫁娶,哈哈哈!”老婆子似乎看穿她的心思,仰面大笑,她的脸皮爆开,一半脸变得腐败不堪,白眼球连带着碎肉挂在眼眶外,抓着她朝那片坟地飞去。

“喂,你到底想怎么样?”

“交出血坠,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血坠?”南凌烟惊愣住,“什么血坠?”

“少装傻充愣,就是柳新贵给你的那个。”

那个血坠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南凌烟来不及细究,灵机故意说道,“血坠被我砸碎了,扔掉了。”

“没有血坠,你必死无疑!”

老婆婆的话如同大雨浇了个透心凉,南凌烟陷入绝望中,在心里莫名念叨着老师傅的名字,平日老在眼前转悠,真有事了,跑哪去了。

老师傅没来,却传来梦中熟悉的摇铃声,接着一道身影翩然落下,后面的那些人唰地朝他聚拢,纠缠在一起。

“救命!”南凌烟刚喊了一嗓子就被堵住了嘴,老婆婆神情略显惊慌,抓着她身形一闪往高高低低苍青的山林飞去。

“咚”地一声,老婆婆像是被什么击中,痛苦地哀嚎着撒开了手,南凌烟身体从空中缓缓下坠。

睁眼醒来,坐在陌生的车上。

“醒了?”温和的声音入耳,南凌烟惊魂未定地看向驾驶座的男子,好面熟呀,她一拍脑门,恍然想起什么,“北宫教授!”

北宫奕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认识我?”

“在你的心理咨询工作室墙上见过,前几天我遇到些棘手的事想请教你,游戏大佬黑暗之影介绍我去的。”

“我出差回来路过这里,看你躺在路边。刚才我还打算报警的,你就醒了。”北宫奕轻描淡写地说完,启动了车子。

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怎么给人做心理辅导呢!

南凌烟心里不住地腹诽,透过后视镜瞥见他穿着一身白色西服,上衣刮破了几道口子,好像刚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北宫教授,我最近老是做噩梦,梦里全都是鬼。”南凌烟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车窗外,“我在殡仪馆上班,前天夜里还撞到了。”

“鬼并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人心不古,贪念过甚,便会祸事连连。”北宫奕话锋一转,语重心长道,“我劝你早些换个工作为妥。”

南凌烟翻了个白眼,安分守己的做好本职工作,我又没做亏心事,为啥要换。不过她还是客气道,“谢谢大教授的忠告。”

话音未落,兜里的手机响了。

“小南,你的电话总算通了,我听老徐说你被绑架了,你现在哪?你还好吧?”罗馆长由于担心说话的声音都自带颤音。

“我被一好心人救了,你让大家放心吧,我现在正往回赶。”

“那就好,那就好。”

“不好了,馆长,起尸了!”

“嘟嘟······”

通话中断,南凌烟心神回归,殡仪馆里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南凌烟偷瞄着北宫奕,本人比照片上可帅多了。恰好北宫奕转头看过来,南凌烟小脸蓦地一红,“麻烦大教授把我送到高凉殡仪馆,我不会让您白跑的,谢谢。”

“能平安抵达再说吧。”

南凌烟不明所以,车辆呼啸着驶上青睐河大桥,这是去高凉的必经之路。

一女孩颤颤巍巍地正爬上大桥最高处,身后站着一个红衣无头女子。

“教授,那女孩被脏东西附了身要跳桥,咱们快点救救她。”

北宫奕惊讶地侧目,“你能看到他们?”

“这有什么稀奇的,救人要紧。”

说话间,车子急速靠近,南凌烟看清要跳桥的女子是罗伊,大喊一声,“停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