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王道唐天问冒牌三少无弹窗阅读

今天推荐江东六爷的小说冒牌三少,主角是王道唐天问,非常好看,讲述了:简介:她被敌人所俘,受尽百般凌辱。三少冲冠一怒,竟只带百骑攻打十万精兵驻守的县城。而县城周边更有五十万敌军驰援。生死存亡之际,他眼含血泪大喊三声:“开炮、开炮、开炮……”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对他说:“下辈子,老娘还做你的女人!”

小说王道唐天问冒牌三少无弹窗阅读

第7章 死太监

若是武道中人,以独眼的能力绝然不会让敌人轻易靠近王道五步之内。

也只有非武道中人,才能让独眼放松警惕。

看来敌人是做好了万全之准备。

独眼并没有回应。

“是何方势力?”

王作霖又补充问道。

“那人脖子上的野狗纹身……”

“野狗纹身?”

王作霖打断独眼的话,立即想到了什么。

他心里知道这野狗纹身是东边那个岛国所独有的图腾,而自己这些年从未与岛国人有过任何往来,更谈不上什么仇怨。

唯一能解释得通的就是雇凶杀人!

对方竟然能利用独眼对普通人的疏忽而钻了这个空子,必定是经过精心设计。

想到这里王作霖回过神来,眼神中充满杀气的缓缓吐出一个字:“查!”

“是!”

独眼得令后二话不说,快速转身离去。

王作霖目送独眼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直到独眼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他才回过头对身边的军师洛山河说道:

“洛兄,这件事你怎么看?”

“大帅,我相信独眼是忠心不二的!”

洛山河回应道。

“我不是说这个。”王作霖抬手打断道。

“我是说,你觉得这背后会是谁在搞鬼?”

王作霖补充问道。

“若是唐、楚两家的话,他们要刺杀也只会冲着你来!”

“而三大世家就算有那个心思,也必定不敢在大安城内动手。”

“国外的那些势力,只认钱,不认人。和咱们也是无怨无仇,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最后,只剩下……”

洛山河欲言又止。

洛山河和王作霖的人生经历类似,进士出身,受朝中政敌诬陷而入狱。最后在狱中两人结识,更是因为同病相怜而惺惺相惜。

从当年越狱开始,南征北战多年下来,他献出的无数奇思妙计为王作霖化解了很多难题,一直就是他的幕后智囊。

因此每每遇到难题,王作霖往往会先问他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咱们自己人干的?”

王作霖皱了皱眉,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想从洛山河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洛山河点了点头说道:

“独眼虽是三少的贴身护卫,但一直都藏在暗处,除了我们自己人之外,很少有外人知道他的存在,更没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

“也没人愿意亲自来试探独眼的实力,若是敢来,一个不小心就回不去了!”

洛山河继续分析道。

“只有非常了解独眼的人,才能想到用普通人来刺杀,反倒会使独眼疏于防范。”

王作霖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身边那些了解独眼的都是过命的兄弟,基本上我都信得过。谁会冒这么大风险,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要来刺杀三少呢?”

“刺杀远在边关的大少和二少岂不是更容易些……”

说到这里两人顿时眼神一亮,对视了一眼。

“莫非,那人也知道那个秘密?”

洛山河脱口而出。

了解独眼的人并不多,而能知道当年那个秘密的人更少。

这一分析就能猜得个七七八八了。

王作霖和洛山河、白乞灵三人当年在狱中号称铁三角,虽不是亲兄弟,但关系更胜过亲兄弟。

即便没插过香磕过头,但丝毫不影响他们相互之间的信任关系。

而当年那个秘密却只有他们三人知晓。

“不,我绝不相信乞灵会做出这种事,不会!”

王作霖语气非常坚定。

“大帅,我也不相信会是乞灵做的。只是那件事只有咱们三个知道……”

“不对,那件事不只咱们三个知道!”

洛山河灵光一闪,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继而又说道。

“还有那个太监!”

“没错,当年我们找到那个孩子的时候,那太监正准备杀掉他!”

王作霖语气坚定的说道。

“就是那个死太监!”

王作霖顿了顿又道:“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事实上,当年那件事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就只有当年那个太监知道内情。

这些年,他若想要报复的话,完全有机会安插自己的人混进军队里。

十几年下来,在军中的职务必然不低。

此时想到这里,二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已然有了下一步计划……

此刻躺在急救室内的王道眼皮微微动了动。

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身处在一个宽阔的海滩,整个海边被一层浓雾所笼罩漆黑一片,目力所及只有一米见方。

光着脚踩在海滩的沙子里感觉软绵绵的。

海风从身边轻轻吹过,除了海水的声音没有其它任何杂音,这里出奇的安静!

王道迎着风的方向,想要找到水声传来的地方。

大约向前走了三十米左右,他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影。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用力揉了揉眼睛。

当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赫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外衣头发花白,看上去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者。

只不过白衣老者是背对着他站立,他看不见老者的相貌。

“五万年了!总算又有人来到了我灵海金滩。”

白衣老者淡淡开口道。

那声音显得十分苍老,然而给人的感觉却又那么慈祥和蔼。

“你……你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又是哪?”

……

王道问了白衣老者一连串问题。

然而白衣老者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转过身微微一笑,目光炽热的看着王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