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的身体住着32个人小说叶言薛铃完整版阅读

都市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我的身体住着32个人,作者是鲜红月饼,主角是叶言薛铃,主要讲述了:高中生叶言,一直深受一种奇怪病症的困扰,他总是会无缘无故的突然睡着,然后做着一些奇怪的梦,直到梦中的主角死去他才会醒来。直到有一天因为一场斗殴事件,梦中死去的主角突然附生到了他的身上。从此以后,叶言成

我的身体住着32个人小说叶言薛铃完整版阅读

第4章 叶言的记事本

从趴着的座位上缓缓坐起,叶言扭了扭略有些僵硬的四肢,活动了一下筋骨。

抬眼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江枫寒的身影,看着同学们的动静,和挂在墙上的时钟,叶言明白,现在的时间应该是第一节晚自习刚刚结束。

就在这个时候,后座的宋小然,突然拿笔捅了捅叶言的后背小声的说道:“你醒了,江枫寒出去玩雪去了,他嘱咐我,如果你醒了的话,记的把保温盒里的饭吃了。”

听到她的话,叶言还真的感觉有些饿了,毕竟从早上十点左右,到现在晚上八点多钟,这十个小时里,他可是什么都没吃呢。

“对了你身上披的这件大衣是严老师的,他说等你醒来的时候记得去办公室还给他。”

“还有…那个抱枕是我的。”宋小然的声音细小的都快听不见了。

说着宋小然突然从桌子上,拿出了几本笔记本,递到了叶言的面前。

表情略显扭捏的对着叶言说道:“这是今…今天课上的笔记,这次,你还要看吗?”

宋小然的一番话,真的有让叶言有被感动到,自己虽然得了这种怪病。

但人一到患难的时候才会看到真情,每次犯病,江枫寒都会给他留饭,甚至这个保温盒都是为他买的,老严也会尽量的照顾他,别的不说这个大衣真的很暖。

还有宋小然这个善良的女生也总是会借给他笔记,叶言对能够分到五班这个班级,结识了这群朋友是真的感到蛮幸运的。

“谢了小然,你的这些笔记对我来说可是真的帮了我大忙。”叶言接过笔记,顺便将抱枕还给宋小然后微笑着对着她说道。

看着宋小然桌前空空如也的水杯,叶言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这样吧,以后你的水杯我就包了,要打水,随时吩咐。”叶言满怀笑意道。

说着叶言就将身上的大衣抱在了手中,将宋小然的水杯也提在了手上,然后就准备离开教室。

就当叶言快要走的时候,一直默默剪着指甲的宁可,突然说道:“把我的杯子也打满呗。”

叶言没有犹豫,二话不说就将她的水杯也提在了手上。

等到叶言走后,玩弄着指甲的宁可突然凑到了宋小然身边神情古怪的对着她说道:“可惜了,已经是有妇之夫了,小然你说是不是?”

宋小然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宁可的话,只是盯着刚刚自己座位上放水杯的地方,默默发呆。

叶言来到办公室,并没有看到老严,就将大衣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来到水房打完水后,就缓缓的朝着七班走去。

等到叶言来到七班门口,他就明白了,薛铃为什么没有来找他,此时的七班正在进行着一场测验。

“咳咳。”

听到这熟悉的咳嗽声,正在埋头思索的薛铃瞬间抬起了头,一眼就看到了门外正在对她笑的叶言。

一张小脸几乎是立刻堆满了笑容,但看了一眼课堂上的晚自习老师后,也只能将桌子上的试卷拿起,对着叶言吐了吐舌头,摆了个无奈的表情。

“咳咳”

这次咳嗽的是七班的晚自习老师。

在环视了一眼七班后,叶言并没有看到,一向独坐在最后一排的张阳的身影,反而从七班男生的眼神中感到了阵阵杀意,他明白,此地不能再留了。

对着薛铃摆了个OK的手势,就提着水杯朝着五班走去。

走到一半,叶言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喃喃道:“张阳没上晚自习吗,那会去哪里。”

不知怎么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回到座位,将水杯还给了后座的两位女生后,叶言拿出了饭盒,寻了个僻静的地方,解决了温饱问题。

等他吃完后,第二节晚自习的上课铃声也随之响起。

江枫寒也和班里的几个男生勾肩搭背的回到了教室里。

一看到叶言,江枫寒立刻推开了那几个男生,回到了座位上,来到了叶言身边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可总算是醒了,平常睡四五个小时也就醒了,今天可真有把我吓到,竟然睡到现在才醒。”

“对了,饭盒里的饭吃了没,这可是你家薛铃千叮咛万嘱咐的事。”

叶言点了点头,表示饭已经吃过,然后对着江枫寒问道:“今天张阳有来找过你吗?”

“突然提他干嘛,他还敢来找我,把他在厕所里整了一顿后,今天一天我都没见到他。”江枫寒不奈道。

听到江枫寒的回话,叶言的神色凝重了起来,他多少对张阳还是有些了解,知道这个人是有些偏执的,如果真把他惹毛了的话,做事就不会考虑后果了,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就在叶言思索张阳会以怎样的手段,展开报复的时候。

江枫寒又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贱贱地说道:“把你的记事本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呗!我想知道这次你又做了个啥梦?”

提到记事本,叶言才想起,他还没把今天的梦给记录下来。

赶忙收回了心神,从桌子里面掏出了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我还没写呢,幸亏你提了一下,不然再过一会我可能就忘了。”

说完叶言拿起了笔,在笔记本上写道。

2017年11月16日

早10点20左右到晚8点30左右

梦:红袍将军,黑甲士兵,绝壁峡谷,20几岁,王室,有妻…

死:战死沙场,万枪穿身。

叶言努力的回忆着梦中的世界,但能获得的信息实在太少。

他似乎还记得一张旗帜,那旗帜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多次,旗帜上的字他不认得,似乎是什么古文字,叶言凭着记忆,将它在记事本上画了个七七八八。

“可以啊,这次是大将军呀,战死沙场死的不冤,比上次那个投河自尽的诗人死的有气魄多了。”江枫寒凑到叶言身边感叹道。

叶言记录自己的梦境,是因为他一直感觉他这个事情很奇怪,如果以后他真的需要去看心理医生的话,这本记事本应该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

还有叶言其实从来不认为自己得了心理上的病,但他也确实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无缘无故的睡倒。

从四月初的第一次发病到现在的十一月份,这七个半月的时间里,叶言总共发病32次,约七天就要发病一次,也同样做了32次非常奇怪的梦。

但他的笔记本上却只记录了30次梦境,那没有记录的两次,就是最开始的两次。

这丢失的两次是因为他还没有想过要记录这个事情,等想要记录的时候,他已经记不清前两次梦到了什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