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报告!忠犬摄政王又被我欺负哭在哪可以免费看,萧寒凝墨景璃小说无广告阅读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报告!忠犬摄政王又被我欺负哭主角是萧寒凝墨景璃,作者是袁爱生,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穿越+爽文甜宠+救赎+女强+养成忠犬+双洁1v1】萧家不受宠的嫡女萧寒凝是臭名昭著的痴傻丑女,勾搭三皇子,手拿被利用惨死的剧本。但,她的体内偏偏是21世纪穿越过来的灵魂,不按常理出牌。渣男逼婚?那就

报告!忠犬摄政王又被我欺负哭在哪可以免费看,萧寒凝墨景璃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2章 跪下

原主名叫萧寒凝,芳龄十二。

是慕国大将军——萧平傲的嫡长女,却因为母亲是不入流的、满身铜臭味的商贾而并不受宠,备受排斥。

她在2年前与慕国三皇子,即现在的端王——慕鸿轩一见倾心,被圣上赐婚。

然而,她却在定下婚约后不久,不仅脸上长出了丑陋的红斑狼疮,还一夜痴傻,整日疯疯癫癫,动辄便去端王府寻慕鸿轩,千方百计爬上他的床,行鱼水之欢……

可谓是臭名远扬。

简单来说,萧寒凝赶了一波时代潮流,穿越了。

刚刚被萧寒凝扇巴掌之人,是萧寒凝的庶妹——萧素素。

“姐姐,你……”萧寒凝下手之重,萧素素的半边脸全红,嘴角渗出了一抹血迹,狼狈不堪,却依旧在扮演着楚楚可怜的角色:“你怎么打我都没关系,但你……你怎么能如此对殿下说话呢?殿下明明是在关心你,嘤嘤嘤。”

萧寒凝的眼皮子一跳,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杀人的冲动。

真是一朵盛世大白莲。

萧白莲——哦不是,萧素素虽为庶出,却因其母亲是吏部尚书的庶妹,是京中权贵之女而深受萧平傲喜爱。

萧白莲一直对慕瞎子情有独钟,做梦都想成为他的王妃,故而对与慕瞎子定下婚约的萧寒凝恨之入骨。

今日捉奸一事儿,便是这朵白莲的杰作。

“萧素素,你少在我面前绽放白莲,”眸光落在麻麻的掌心,萧寒凝的声音中充斥着不屑:“我如今会与这名少年出现在这里,不是你一手安排吗?”

“姐姐?”萧素素错愕地望着她,就像看待一个陌生人。

这个傻子什么时候口齿如此伶俐,思路如此清晰了?

“今日,我听闻端王在皇家围猎场,便兴致冲冲赶来,”萧寒凝的语气冷漠,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儿:“你念及我赶路太累,便殷勤地递了一杯茶给我,随后我便昏了过去。

等再度醒来,我便躺在了这名少年的身旁。而你,恰好带着一群人赶来。”

只不过,原主昏迷,并未对少年做什么。

反倒是萧寒凝穿越过来之后,手贱了一把。

真是罪过。

磕得我牙齿现在还在疼。

“真的假的?是萧家二小姐下了药?”

舆论风向发生了改变,众人轻声议论:“说来奇怪,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发现了萧大小姐在这里,所以我们才赶过来的。”

萧素素的贴身丫鬟丁玲顿感心虚,往萧素素的身后靠了靠。

萧素素捏紧了手帕,却依旧维持着纯良无辜的形象:“姐姐,话可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

“证据?”萧寒凝冷哼一声。

她怎么可能会有证据!

问人证丁玲,想来她也不会如实回答,不想浪费时间。

至于物证,那瓶药物估计也早就被处理掉了。

不过,没有证据又如何?

在古代,嫡庶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萧素素,我是嫡,你是庶,我为尊,你为仆!”萧寒凝掷地有声,霸气侧漏:“难不成我堂堂一个将军府的嫡女会自贬身份,诬陷你这个卑贱的庶出不成?”

说罢,她的巴掌再度抬起,挥了下去——

杀人是犯法的,但打几巴掌泄泄愤还是可以的。

“放肆!”

一声呵斥响彻营帐,众人为之一怔。

慕瞎子——哦不是,慕鸿轩高大挺拔的身躯将萧素素护在了身后,一把抓住了萧寒凝纤细的胳膊,目光落在她那张丑陋不堪的脸庞之上,尽是嫌弃:“萧寒凝,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颠倒是非!”

果然是个傻子,看来是还没搞清楚状况,居然如此嚣张!

“萧寒凝,你在此与贱奴行苟且一事儿,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呢!”慕鸿轩临时决定,“贴心”地给萧寒凝分析一波局势,呵斥道:“难不成你想说,你刚刚与那名贱奴亲近的时候,也是萧素素逼你的?”

“殿下……”萧素素见慕鸿轩袒护自己,感激涕零。

萧寒凝挣脱了慕鸿轩的手,往后倒退了几步,冷笑一声:“古言小说诚不欺我。渣男与庶出,白莲与瞎子,还真是绝配。”

“你说什么——”

“不……不是的……”轻若鸿毛般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慕鸿轩的话语。

萧寒凝的神色微动,目光与众人一起,看向了奴隶少年。

“各……请各位贵人明鉴……”少年虔诚地匍匐在地,双手反剪于身后,额头贴在泥泞的土里。

在这群高高在上的贵族子弟面前,他尽显卑微,微不足道,却在努力维护萧寒凝:“奴与萧大小姐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刚……刚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误——唔!”

瞬间,少年的声音化为了吃痛。

“主子们说话,有你这条贱狗插嘴的份!卑贱的东西!”慕鸿轩的语气满是鄙夷,岂能容忍他人洗白萧寒凝,一脚踢向了少年。

其力气之大,将少年踹翻在地,鲜血溢出,顿时陷入了昏厥。

“!”萧寒凝见状,瞳孔地震,便要过去救人,却被慕鸿轩一把抓住了胳膊:“你放开我!”

“哼。”慕鸿轩对萧寒凝气急败坏的表情非常满意,不免冷哼了一声。

很好,这才像是被捉奸了的表情。

他道:“萧寒凝,你如此关心这贱奴,还敢说与他之间没关系?本王看你就是犯贱——”

“我他妈让你放手你没听到啊!”萧寒凝的怒火被噌的一声点燃,瞬间从腰间掏出了一块令牌,高高举起。

“!”众人一看令牌,纷纷一愣。

十四年前,慕国与洛国发动战争。

皇上御驾亲征,战败,沦落江南,被萧寒凝的母亲——夜语桐所救。

皇上为报答救命之恩,将一块御赐令牌赠与了夜语桐。

夜语桐死后,皇上并未收回令牌,而是将其转交给了萧寒凝。

见令牌者,如见皇上。

萧寒凝的声音淡漠:“跪下!”

在场的人倒也识时务,纷纷一撩衣袍跪下。

萧素素心中不甘,目光朝着慕鸿轩看去,似有征求之意。

慕鸿轩神色微动,怒视着萧寒凝:“萧寒凝,你今日竟然为了一个奴隶而掏出父皇的令牌!?”

“你管我为了谁!反正不会为了你!”萧寒凝晃了晃手中的令牌:“跪下。还是说,殿下位高权重,连当朝陛下都不放在眼里——”

扑通。

萧寒凝的话音未落,便见慕鸿轩的膝盖一歪,在地上屈辱地跪下。

萧素素无奈,只能跟着跪下。

萧寒凝连忙跑到了少年的身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