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君非良玉在线免费看梁玉陆拂衣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一苍穹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古代言情小说,君非良玉非常火爆,主角是梁玉陆拂衣,主要讲述了:【无女主,架空文,故事偏玄幻,前期不是很虐,后期虐】梁朝十二年,先王重病。年轻时,先皇一意孤行,只宠爱先皇后一人,导致膝下只有一子——梁玉,尚且年幼。在追随先皇后而去之前,梁皇立下遗旨,由先皇后亲信王

君非良玉在线免费看梁玉陆拂衣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1章“良玉,哈哈哈哈我看你是块假玉!”

(1/1)

梁朝十二年,先王驾崩,举国上下一片慌乱。

新王即位,却不是先王唯一的儿子——梁玉,而是那个常年待在王上身边的丞相——王蒋。作为开国元老,王蒋拥有一众巴结他的王公大臣。

但在极其注重王室血脉的梁国,反对他即位的大臣,不在少数。

王蒋没有顾及这些,而是将反对他即位里为首的大臣们,发配的发配,降职的降职,甚至还有处死的,给朝廷来了一次大换血。

半个月后的早朝上,王蒋穿着一袭奢华的红褐色龙袍,低沉地问道:“还有反对的人没有?”

满朝文武,竟无一人敢吭声。

随着迟公公一声悠扬的“退朝”,满朝文武齐齐地跪拜这个曾与他们平起平坐的新王,道:“新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玉儿,记住,这是能证明你父王遗旨里要立你为王的唯一凭证,无论是谁,都不要让他看到这块玉佩!”

“二十岁之前你要去千翠峰寻一个叫做柳贤的人,他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奶娘,你不和我一起去吗?”梁玉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说话的妇女。

“不了,奶娘这次不能陪玉儿一起了,玉儿你到那里后一定要好好听话,这陆氏,在江湖中以清贤闻名。但是玉儿谨记,你到那里之后,切记要保留锋芒!”

那妇人还想再说什么,迎面走来一威武壮士,拉着梁玉就往马车上拽去。

彼时梁玉还在五岁,第一次就要离开一直照顾他的奶娘,本能的不愿离别的情绪使他竟然挣脱了那壮汉的拉扯,哭喊着朝妇人跑来。

“玉儿不要离开奶娘,呜呜,玉儿会好好听话的!求求奶娘不要离开玉儿!”

“奶娘也不想离开玉儿,但玉儿,你只有离开这里才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长大!”妇人不住的抚摸着梁玉的头。

“好了,再这样拉扯下去,休怪我家大人不客气!”那壮汉又走上前来,这次拉扯得更用力了。

“奶娘,奶娘,呜呜,救我,奶娘——啊,放开我放开我!”这次梁玉没有挣脱开壮汉的怀抱。

“玉儿,你一定要谨记奶娘的话!”妇人已泣不成声。

——哭喊声随着马车的离去传远,这是幼时的梁玉对京城的最后一点回忆。

(1/2)

“唔——!”

“起来啊!来,让我们瞧瞧京城来的公子爷是不是真像传闻中的那样天生神力啊!——”

“哈哈哈,是啊是啊,不过看这狗模样,想来那谣言果然都是假的啊!”

“咳咳——!”梁玉忍不住咳了出来。

“呦,瞧瞧,这就遭不住了,小爷我还没玩够呢?”为首的一个青衣男子叫嚣着,又上前踹了梁玉一脚。

梁玉滚了一圈后,停了下来,又是一阵止不住的咳嗽。

那些人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们踹得更起劲了。

梁玉只好用手挡住自己的脑袋,蜷缩身体,任由他们拳脚相加。

奶娘说了,不能惹事。

柳客行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一个小小的人儿蜷缩在后院,他的双手已经没力气挡住脑袋,自然的垂落在脑袋两侧。紧握的拳头和鼓起的腮帮子显示着他仍在隐忍。

而那些罪魁祸首们,打累了,正在旁边你帮我,我帮你的松着筋骨。

柳客行加快步伐走了过去,伸手准备将地上的人儿扶起来。

起初,那人还不愿意,柳客行一使劲就把他提起来了。

这人虽然被揍的浑身都有血迹,脸蛋却护得好好的,白白净净的脸蛋看起来真像个没断奶的小孩。

那些人看着有人要帮助这个外来的倒霉蛋,起身走过去,准备让他也瞧瞧厉害,一看清来人,吓得一哆嗦,忙拱手作辑,道:“陆——”

“嗯?”柳客行瞪了那人一眼。

“啊不,柳——柳,柳,柳大师兄,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拜见柳师兄!不知柳师兄大驾光临,所为何事?”那人硬是谄出一副笑脸状。

奈何柳客行见过太多虚情假意的嘴脸,只是冷冷道:“何事?”

说着瞟了一眼正托在手臂中竟然昏死过去的人儿。

那人吓得一阵哆嗦,支支吾吾道:“小的只是替师父先行教他些陆家的规矩,别无他事啊!”

“别——无——他事?”柳客行话锋一转:“我记得,尚自对师兄弟动用私刑的人是要棍责五十的吧!”

“柳师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这子太嚣张,小的实在看不过去啊,所以就稍微教训了他一下啊,不信,其他人可以给我作证。”那人说着就拉了拉四周一同低着头的同伴。

“是啊,是啊,柳师兄,为辛也是为了他好,这以后要是入了陆家的门,有些规矩没学好,倒霉的不还是他吗?”

“是啊,是啊!”看着大家不约而同地这样说道,一众人开始有了底气,讨论声高得像在提前庆祝躲过一劫。

“哦?是吗?”柳客行冷冷的声音响起:“那就,一起杖责吧!”

“啊——柳师兄,不要啊!”

“柳师兄,饶了我们吧!我们下次一定不会了!”

… …

“是啊,都是陆为辛一个人做的,快把我们放了吧!”

“你傻啊!这个横空出现的柳大师兄说不定就是和那厮一块从京城来的,那些赶尽杀绝的狼狗的子孙,你还同他求饶,不就是对狗说这话吗?”

“对啊,这俩肯定是一伙的!”

“够了,闭嘴,想活着离开这里,就把刚刚的话憋回去!”那个叫为辛的人镇定下来,脸色阴沉地警告道。

“嘁嘁嘁,还不让人说了,还不是个外姓的。”那人嘀嘀咕咕的,在陆为辛一副看死人的眼神下,还是悻悻然闭了嘴。

下人们正要将这些人拖出去。

“慢着!”一道有力而雄厚的声音传来。

“陆二爷,陆二爷,救救我们。”那些人仿佛听到解救他们的天籁。

被尊称为陆二爷的人迎面走来,一袭黑色为主,金丝绣边的衣袍加身,右手大拇指佩戴的翡翠玉戒更显地位斐然。

“今天这件事,您柳公子就当做没发生吧!”

“没发生,呵,陆二爷,您这么直接的要求还真是为难在下?在下只不过按照家规处置犯错的人而已,为何要放过他们?”

“怎么?一个刚来不久的外——姓人,就让柳——大公子想起自己姓什么了,然后急忙找到抱团的合适人选了?”陆二爷特地加强了外姓和柳字,语气相当嚣张。

盯着陆二毫不退让的眼神和有些玩味的笑容,柳客行思索了一会,冷冷道:“今天姑且放过他们,下次门院里再有这样举动的人,下场可就没这般幸运了。”

语毕,柳客行就拎着早已昏睡多时的梁玉出去了。

后方传来陆二充满不明意味的喊声:“那我就多谢柳大公子卖我这个面子了!”

(1/3)

梁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客房,房里靠窗的桌子坐着一个人,一袭黑色长袍,腰间系了个深红色腰带。

柳客行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醒来的梁玉盯着他看,只稍微微一动,柳客行就落在梁玉床边。

一双桃花眼微眯着凑近道:“在看什么?”

梁玉被突然凑近的脸吓了一跳,忙低下头作辑道:“想必是公子救了我,多谢!”

与成熟稳重的回话不同的是,发出这一软糯糯的声音的人是一个模样只有四五岁的小孩,柳客行有点想笑,但还是很冷淡地说道:“救你?我不过是按照家规来办事而已”他话锋一转,整个人从床上站起来,补充道,“再者,欺负幼小,不是我陆家之人该做的事情!”

“公子看着也不大啊?”梁玉反驳道。

“那你猜猜我多少岁啊?”柳客行转过身来,一脸坏笑地的问道,语气悠扬婉转。

梁玉还没回答,那厮就哈哈大笑,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不在屋内了。

(1/4)

今日是新一代陆家青年,进入陆家内部直属联盟——陆门的重要日子,与陆门外围得水泄不通的挑战之人不一样的是,梁玉作为京城里来的“贵客”,自然在入选名单之内。

这样的特殊待遇,外加他一看就好欺负的面容,梁玉成了同一批进陆门的师兄弟中备受排挤的那一个,为了免受围殴,梁玉自愿成了各位同门的打杂小弟,每天端茶倒水,洗衣打杂。

说来也怪,自打拜了师门,就从没拜见过师父。

据说,这陆门由许多掌门共同执掌,具体要拜哪个掌门为师,得看自己的运气了,要是哪一天自己显露出山水被掌门瞧见了,那自然是直接被收做徒弟了,要是没有这运气,只能等每三年一次的大选,可这大选也是有名额的,没有被选到的人只能再等三年了。

这期间,由那突然被宣布是陆家掌门之首陆天功的首席大弟子——柳客行,带领他们进修。

操练的日子里,梁玉也习惯了点头哈腰,为了不成为拔尖的那一个,每次月内考核,他都会提前一天晚上,拼命的练剑,直到第二天,他已经没有力气拿起剑来测试。

因为梁玉末尾的排名,以陆为辛为首的欺负梁玉的人,也慢慢不再欺负他,有时候心情好了,还拉着他一起练剑呢,梁玉甚至还交到了一个能说得上话的好朋友,名为陆景。

这天夜里,梁玉在众人熟睡后来到不常有人的后山,拿出自己脖子上的玉佩,试图想起更多儿时的点滴。。

他是母后最后留在人间的珍贵,因为他的到来,母亲感染严重的风寒,很快离世。

父王失去了心爱的母后,很少来照看他,说是怕一看到他,就想到离去的母后,难掩伤心之色,索性日日埋案朝堂,导致英年早逝,让年幼的他落入此番糟糕之地。

但他也不能怪父王,这世上只愿得一人心的人实在太少了,何况他还是九五至尊,承受的压力更是难以想象。

只是可怜无权无势的奶娘,一个先王后的婢女,一个人要如何在险象丛生的王宫大院生存。

还有漫长的十个年头,他才能到二十岁。

梁玉正在悲伤中,一阵突兀地冷呵声传来:“入夜,不睡?思考人生?”

梁玉急忙把那玉佩塞了回去,那人很快坐在了自己身边。

他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为什么相仿的年纪,这人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高超的武艺,想来绝对有什么妙法或者他本身就是个奇才。

梁玉连忙做出平日里的卑微状:“不知柳师兄深夜来到后山寻我,所谓何事?”

“寻你?怎么?什么时候我陆门安排的巡视名单还要向你通报了?”

“啊,没有,没有,柳师兄您辛苦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休息了!”梁玉急忙摆手道,身形不着痕迹地往后挪去。

“慢着!”

梁玉脚步一顿,道,“师兄还有什么吩咐吗?”

“拜了这么久的师门,你能告诉我你姓什么吗?”

“那入门的花名册上不是写着吗?”梁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每次考核名单上都有他的名字,怎么,师兄年纪轻轻,眼睛就不好使了。

“嗯——?”柳客行语气中有些怒意。

“这,师弟入门这么久,不也从未听说过师兄的介绍过自己的名号吗?”梁玉急忙道。

“在下柳客行!”柳客行爽快道。

“客行,客行,侠客行之江湖,好名字!”梁玉赞叹道。

柳客行笑了笑,“你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

梁玉继续道:“师弟名曰梁玉!”

“敢情你还知道自己姓梁啊?”柳客行突然站了起来,语气变得尖锐。

梁玉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柳客行又突然转身,双手环抱着他那把显眼的佩剑,然后微微弯腰,眼神狠狠地看着梁玉,语气咄咄逼人,“知道自己姓梁的话,就不会两年过去了,还这么低声下气,活得窝窝囊囊;知道自己姓梁的话,就不会放着自己几年来倒数的排名任人耻笑,三更半夜居然还在这里观星赏月。”

柳客行急速说完,不等梁玉插话,又站起身来,扭头往前走去,悠扬的声音传来

“如此看来,你也配不上梁这个大姓嘛?倒不如说自己姓乌好了,单名一个龟字!哈哈哈哈哈哈!”

柳客行说罢,轻摆衣袖,这次大大方方地走了,远方传来他的声响,

“日后,休要再卑躬屈膝做人奴才了,良玉,哈哈哈哈我看你是块假玉!”

微风凌乱,吹得乌云遮住了月光,梁玉站在原地,双手握拳,在凉风中暗自咬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