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顾清梦纪星河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重生2010,当学霸嫁竹马完整版在线阅读

重生2010,当学霸嫁竹马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腊月十五,主角是顾清梦纪星河,主要讲述了:如果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你会选择回到什么时候?顾清梦在经历情场职场双双失意后,看着手机跳出来的几行字,苦笑道“如果真有重生就好了。”鬼使神差下她点了那个链接,“你想回到的年份是?”顾清梦随便输了个20

顾清梦纪星河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重生2010,当学霸嫁竹马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7章 月下散步

纪星河母子俩离开之后,顾清梦又开了好几单,一直忙到六点,才闲下来吃晚饭,没多久路娜也回来了,喊着隔壁饭店里的小伙子把货都搬进来,两个人一边招呼来的客人,一边把新品都上架。一直忙到九点,路娜喊着吃不消了,早点打烊回家休息,两个人盘点了下库存,算了下今天营业额达到了五万。路娜对顾清梦的业绩很是满意,照例包了个厚信封给她,又是两千。“谢谢娜姐。”收到钱的顾清梦很是激动,照这速度,这个寒假就算只干年前这十几天也能挣出下个学期的房租费了。“这是你该得的。走,我送你去公交站台。”路娜现在是把顾清梦当妹妹一样关爱。“今天就不用啦,我们同村的邻居正好在市区办事,说捎我一程。”正说着,纪星河来了电话,“我下班了,这就出来。”顾清梦急忙收拾包出去,和路娜挥了挥手,“那行,你到家了告诉我一声。”路娜叮嘱道。“好的,娜姐拜拜!”。

不远处的街角,车里的纪星河透过车窗朝顾清梦招招手。“清梦,这里!”顾清梦快步走上前,上了车。“泥壕!”副驾驶上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回头跟顾清梦打招呼,“这是我的丈夫,伊夫。”宋婉介绍道。“Bonsoir,monsieur!”顾清梦用法语说晚上好,把宋婉和纪星河惊呆了,伊夫更是瞪大眼睛,竖起大拇指,“你说的真好!”,纪星河忙问“你会法语?”,“哦,学校里有过二外课,稍微会说两句。”顾清梦有些得意,但还是面带谦逊。其实是因为前世的她大学里就学习的法语专业,那时候觉得学小语种当翻译很有前途,后来发现自己想多了,四年的时间想要学会翻译一门语言是真的难,毕业后的顾清梦从事了非本专业的工作,法语都生疏了很多,没想到重生了居然有了用武之地。知道顾清梦会点法语,一行人又用法语交谈起来,顾清梦大部分能听懂给他们回应,有时候听不懂就好奇宝宝发问,心想这不是练口语的绝佳机会嘛,多些技能总归不会错。

没多久就开到村子口了,顾清梦下车道谢,纪星河也拎着行李箱下车,他要在奶奶家住一阵子,宋婉和伊夫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冬天的乡间小路上漆黑一片,脚下是一片泥泞,泥土混着烂雪,在月光下发出一些清亮,顾清梦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些什么,“时间过得真快,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在田里捉蚂蚱,过年的时候在路边摔鞭炮…..”纪星河满是回忆,步子也缓慢了不少,行李箱的轮子卡过一个又一个石子,咔哒咔哒的声音划过寂静的夜晚,顾清梦的思绪仿佛也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无忧无虑玩耍的日子,“是啊,时间真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气氛有些伤感,纪星河又急忙道“我们也才16岁,还正当少年呢!”顾清梦收回感伤,“是啊,都说人开始回忆过去就老了。”说着,虚打了一下纪星河的胳膊,“还不是你,开了这个头。”“汪汪汪!”一条黑狗狂吠,纪星河吓得,一米八的大个子嗖的一下躲在了顾清梦背后,“哪里来的狗啊!”,纪星河小时候被村里的一条小花狗咬过,从此有了心理阴影,看见狗都蹦的三尺高。“没事,这是春兰奶奶家的小黑,牵着呢,估计看你个生面孔叫两声。”顾清梦有些好笑,果然帅哥都是怕狗的么,又不得不安抚他,纪星河听到狗是牵着的,这才放心些,看顾清梦要跑去逗小黑,他赶忙拉住顾清梦手腕,往旁边扯了扯。“你别去弄它,小心他咬你。”一脸警惕地拉着顾清梦绕过小黑家门口。顾清梦看着被纪星河抓着的胳膊脸上竟露出一抹娇羞,“咳,好了,你可以松开了。”“哦哦,对不起,我最怕狗了。”纪星河连忙松开顾清梦的胳膊解释道。不过,清梦的胳膊细细软软的好舒服,好想再摸会。纪星河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两个人就在尴尬的氛围中走到了顾清梦家。“我到家了,拜拜!”顾清梦有些如释重负,刚刚这尴尬的气氛她都要喘不过气了。“嗯,拜拜,有空再一起玩啊!”纪星河脸上也露出轻松的笑容来。两人愉快地道了别,各自回家了。

又过了两天,是去拿成绩报告单的日子了。顾清梦一早就坐了公交去学校,班级里早已来了不少同学,正叽叽喳喳地聊着自己寒假里的见闻。顾清梦坐在位置上只想着赶紧拿了成绩报告单走人,下午照常去店里打工。四周突然安静了,丁建兰抱着一堆文件进来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放下文件,又摆起了她的招牌pose,双手抱臂斜倚在讲台侧面,一脸冷厉地看着学生们,一句话没说,然而此时的教室里安静到了极点,再等了一会,丁建兰才开口道“现在开始发成绩报告单”说完,底下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人期待有人愁,丁建兰扫视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顾清梦脸上,喊道“顾清梦”,一般发成绩单都是从低到高发或者从高到低发,顾清梦的名字一报,大家都开始议论起来,“啊,她也不至于倒数第一吧。”,“肯定倒一啊,总不可能第一的。”,顾清梦心里也打着鼓,但是坚信自己不会是倒数的,挺起脊背走上讲台,丁建兰递过来成绩单,说了句“你这次可是一鸣惊人啊,数学满分,还考个第一”,顾清梦接过成绩单就往下走,完全没品出丁建兰的阴阳怪气,底下一片哗然,质疑声四起,“不会吧,她怎么考第一的?”,“数学满分?她平时最多考个平均分吧,怎么可能满分呢?”,顾清梦回到位置上,有些懊恼,早知道就做错几个小题了,弄了个满分那确实蛮吓人的。丁建兰拍了拍讲台,继续发成绩单。这跟古代科举考试放榜没啥差别了,紧张又刺激,持续了十分钟,终于发完了,底下都是讨论声,“这次,我们班的总分平均分排名全市第五,总的来说,还算可以了。有几个同学发挥失常的,寒假里好好反思一下,也有超常发挥的,回去也好好想想,自己这分哪来的,有没有水分…”说着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顾清梦,顾清梦这就莫名其妙了,这话明显是针对顾清梦的,意思是她这成绩来的不清白,旁边同学也议论起来,明里暗里都说她是作弊来的第一名。顾清梦只觉得好笑,但又不能解释自己是重生来的,预知要考什么,况且丁建兰也没挑明了说她作弊,她这时候解释反而是欲盖弥彰,想想真是憋屈。丁建兰又讲了大半小时的大道理,诸如要珍惜光阴,努力学习云云,这才结束了班会,让同学们休息会,准备待会的年级表彰大会和先进合影。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