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许希小说这白月光我不当了无广告阅读

强力推荐柚柚汽水的小说这白月光我不当了主角是许希,讲述了:在一场绑架案中,多年的同床共枕,只换来一句:“希希,你不要怕。”——陆清砚天之骄子的一生,在国外资本圈混得风声水起,国内更是集团的继承人之一。少有失意的时刻,唯有那场噩梦的火焰,让他永远失去了那个为他

许希小说这白月光我不当了无广告阅读

第7章 沉默

多年前,要是遇上这样的陆清砚,许希一定会很没有出息地低头投降,然后乖乖地任他欺负、蹂蹑。

但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她,心里除了恨还是恨。

虽然背后那人威胁她来当卧底间谍这事实在不道德不光彩,但是殊途同归,反正许希也想着在这渣男身上狠狠报复一笔,就不觉得这事有多难以启齿了。

陈立拉住了濒临发疯的男人,“周围那么多摄像机,您冷静一点。”

许希手挽着身旁的男人,对陆清砚嫣然一笑,礼貌而陌生,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仿佛他只是一个多余的陌生人,仅此而已。

陆清砚此时的神情诡谲莫测,一双凤眸暗沉锐利,隐隐多了几分血丝。

许希还是如当年般清秀,但也如当年一般站在宋驰安旁边,实在扎他的眼!

摇曳着红酒杯,许希跟着宋驰安找了个位置坐下。身旁一直有个灼热封魔的视线牢牢地锁着她,令她浑身不自在。

陆清砚这渣男怎么比她想象中反应还要大啊?就那么迫不及待想杀她第二次吗?

话说回来,这任务危险系数还是蛮高的,她其实也不是很想再出现在他的面前。恨归恨,可她也不想以卵击石。

她的脑子里疯狂地布织着接下来的计划,台上主持人说完话,底下响起一片掌声,她才稍稍回过神来。

盯着宋驰安那修长的手指,她还是忍不住地疑惑。

他真的不是背后那人吗……

找了借口起身离开,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不出意外地被保镖拦住去路,“太太,先生要见你。”

听到这称谓,许希反胃地咬牙,“你们的太太另有其人。”

陈立无奈上前,“太……许小姐,先生在等着你。”

反正迟早也是要见面的,许希忍住怒气,跟着他们走。

她自带的保镖在暗处守候,她向他们使了个眼神,便往别的方向走去。

偌大的总统套房,处处彰显着奢靡的气息。许希想,这人的品味,一如既往地令人不敢恭维。

忽地,手腕被人狠狠攥住,她痛得惊呼一声,转身看见那张令她又爱又恨那么多年的脸。

他道,“你还活着,你果然还活着。”

许希冷笑一声,挣扎无果后只能放弃,一字一句地盯着他道:“陆清砚,你竟然还敢硬着头皮出现在我面前!”

陆清砚低下头咬住她的唇,直到尝到血腥味才将她放开,“我为什么不敢出现,许希,我告诉你,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我这辈子都要缠着你!”

许希一巴掌狠狠地盖在他的脸上,随后配合地挤出两滴泪,“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

那男人握着她的肩,大声道,“到底是谁消失了不让我找到,是谁一直在折磨我!”

许希从未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居然还敢倒打一把。

她怒声质问,“你不仅见死不救,我回来找你的时候,居然还亲眼见证了你盛大惊艳的婚礼,陆清砚,你到底是怎么敢出现在我面前的?!”

手上与别人女人的婚戒令他霎时沉默,但他还是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的右手微微颤抖起来,多年不见这人越来越会发疯,许希推开他试图离开,被他再次锁在怀里。

许希嫌恶地躲开他的吻,他便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细细舔舐,仿佛只有血腥味才能让他冷静下来慢慢接受许希回到他身边的事实。

许希用力挣脱躲喊,却无法阻止男人到处滑动的手。

当他摸到背后那本该光滑的肌肤此刻却让他感受到疤痕不平,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女人的长裙已经歪扭残破,背后布料的撕碎露出残破的肌肤。

她无所谓地一笑,背地里狠狠地捏自己一把,疼痛使她的双眼布满泪光,“你的杰作,还满意吗?”

“怎么会这样。”

“你不明白吗,当时那么大的火,我怎么可能毫发无伤呢。”许希似是被勾起了回忆,喃喃道,“你根本不知道当时我的痛苦,被清醒地灼烧是什么体验……我醒来的时候,几乎全身上下裹满纱布,还有我的脸,迫不得已做了手术,手术也很疼,麻药过后我几乎痛得想打开窗户跳下去,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些……”

原本狂躁阴戾的男人突然抱着她沉默下来,手掌慢慢抚摸着她的伤口。

是她的错觉吧,她的肩上一片湿润。

陆清砚,这是我第一次见你为我哭,真是千年铁树开了花。

但有什么用,我还是恨你。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