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楚方休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诸天神明,向我低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玄幻小说诸天神明,向我低头!是由作者君知朗朗所写,主角是楚方休,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简介:(神话+玄幻+神明+诸天+男主用长枪)江楚遗风,朝宗归海。须弥芥子,求仙问道,修真寻祖。三千人间界被后天神魔入侵,古天庭就此陷落,女娲大神也就此失踪。身世清白楚方休,前半生吴钩带血,护卫神州,后

楚方休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诸天神明,向我低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6章 来自莽荒的巨蟒

与此同时,楚方休、方梓、方二分散成三队,沿着不同的路径朝着倭国基地进发着。

那截断木已经落入蛇沼中,楚方休随着荡起的泥一起迅速滚落到别处。

泰坦蟒巨大且有力的蟒躯很快就将这截断木绞碎,化为泥沼中新的成分。

楚方休检查了一下和老六的信号连接并未出现异常,

旁观一闪而过老六的身影,他果然在这无立锥之地的沼泽中,

也能够做到行如平地,与沼泽融为一体。

此时正好有一条巨蟒钻出泥沼,

压过其他稍小一些的泰坦蟒,要往更中心处卷动的样子。

于是楚方休趁势而起,身体宛如羽毛般跗骨在这相比而言更壮硕的蟒身之上,

动作之轻灵,如轻车熟路般点在泰坦蟒的鳞片上。

见老六这家伙人就在沼泽中扭上扭下,仿若施展凌波微步一般,游走在这狰狞的巨物中间。

心中一紧,出声在队伍频道说了声,

“老六,这些泰坦蟒都很危险,咱们尽量远离一些。”

老六完全与沼泽融为一体的身影顿时一僵,他看着此刻正整个人攀附在泰坦蟒背部的楚方休,

心中不知作何感想,远………离?嗯?(远离)

……………

行吧,而后老六比较细小的身影便再度消失,再出现在楚方休感知之中时,

已经是落足在百米外另一条泰坦蟒的背部了,

竟是学着楚方休一般,嵌入它们的背鳞之间

楚方休摸摸头,我不是说的远离吗?

感知到这条巨蟒又要翻身往沼泽之中游去,连忙身形化作流光,

附到了另一条泰坦蟒。

这般往复循环了几百次后,随着楚方休二人在这片蛇沼内的深入,泰坦蟒的体长和宽硕也渐渐增长,

这些蟒蛇在如此狭窄的空间中不停地扭动身躯,不时有碰撞和摩擦,入耳声全是石壁撞击的撕磨,

可见其鳞片的坚硬。

楚方休和老六二人此时精神都极度紧绷,之前楚方休只是稍重了踏着泥沼渡水的力度,便险些被这些泰坦蟒们发现。

楚方休和老六此时都发现了,不仅仅是他们两精神很是击中,这些蟒群,似乎更加击中,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它们的惊觉。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到底有着什么?

虽然心神已经略显得疲惫,但无论是楚方休还是老六,呼吸和体表温度,都控制得与这些泰坦蟒的节奏一致。

即便老六是潜伏中的精英,顶尖的行家,

此时横越蛇沼四五里地,也额上见汗。

沼内寂静无声,唯有蟒躯之间的碰撞声传来,

无比压抑的环境。

每一个机会都是转瞬即逝,你必须时刻专注。

川泽淤染,此地不堪斧钺。

蟒群纷忙,却序嘱有章。

并无一丝一毫的凌乱之感,

仿佛有着一个将军在最中心操持着这百十千泰坦蟒。

邻近两条巨蟒再一次游动了,荡漾着浑浊的泥沼,

激起两道波纹,由远及近,将要碰撞到一起,

随着波纹碰撞并与一处,即是巨蟒两相厮磨之时,

楚方休眼中精光一闪,身形化作幽灵般,

踏着那圈一直往外扩散的泥波,

在两道泥波互相抵触的一瞬之间,

于无声处爆裂开来,游走到更深处的蟒背上。

不知是第几条巨蟒了,楚方休又一次攀到鳞甲之上,

此时天边隐隐有红霞涨升,

黎明已至,楚方休心中想着。

忽然冰冷从脚底升至大脑,似乎是直面洪荒猛兽一般,一股又一股的恐惧袭来,

是什么?楚方休不敢四处张望,他尽可能把自己的浑身上下器官的呼吸都停止。

究竟是何等威势?

过了两三息的功夫,楚方休和老六的耳中都齐齐传来一声嘶吼,

是自上古而来的莽荒,

带有着无尽灼烧着的焦躁,

带着王者的威严。

刚刚,只是泰坦蟒群中王者的吐息么?

是在扫视这数里方圆的泥沼么?

楚方休不得而知,他只能眼见泥沼中再次泛起波动,

从丛林各处,继续迁来更多的泰坦蟒。

楚方休来不及细想,这是难得的继续前进的机会,

他和老六稍微沟通,便在着微小的间隙里履过游龙,

接近那嘶吼声传来的方向。

楚方休停止飞蹿,他刚刚似乎听见了一声低笑?

错觉么?不,不应该,天权境的武修早已身与心合,

不论是噩梦和错影,都不会再出现。

正要继续前进,却发现老六的身形僵硬,一动不动,瞪大着眼睛望着天空!

楚方休甚至能够看到他那攀附在蟒鳞上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究竟是…………怎么了?

楚方休惊觉望向天空,率先便望见两栋房子般大小的瞳孔。

瞳孔中眸光与眸心拆成两半,如此分明。

!那股惊惧瞬间凝为实质!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暴露的?

楚方休此时才发现,原来身上这套作战服上的恒温系统已经不再运转!

他们就这么赤条条地暴露在蛇类的感应里,

就好像寒泉中忽然被扔进了两块碳石!

在蛇内的热成像中,楚方休和老六二人,便是在一片水蓝中的两团红色!

惊和俱一起涌上脑门!

“老六!跑!!!!!!!!”

楚方休是直接吼出声的,将老六从僵直中惊醒。

楚方休却来不及再管老六的迟钝,身体紧绷,将作战服直接爆碎,跳上空中!

从手环中取出核磁米手雷,一个扔向空中那条无比巨大,如山一般的巨蟒,

一个扔进无数蟒群栖身的泥沼中,

而后身躯急转,竟向着空中那庞然大物的根尾部冲去!

“脱了作战服!跑!去找方梓!告诉他们快撤!”

不等楚方休话说完,老六就已经撒开腿跑了。

楚方休来不及再去看往上空抛掷的核磁手雷有没有效果,

泥沼里的那枚手雷已经爆炸,瞬间将两百米范围内所有水分蒸发,露出泰坦蟒往外翻露的血肉和骨刺。

至于上空那枚,硕大的体型令它本不能避开,

但是直觉告诉他,危险来了。

蟒首忽然蜷收,颈部扩张成翅翼,边缘似针羽,将那双瞳子护住。

这也就造成了,那枚核磁米手雷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并无实质性的效果。

但是却再一次引动了此僚的怒火。

蛇蟒亦有吞天怒,豪饮长江束追风。

头颈灵活转动,瞬间便张口欲要咬住楚方休。

楚方休的应对十分有经验,他贴着泥沼的最表面,

在这小山一般的蟒首迅猛一击来临时,闪身险之又险地跃出,落在正不断焦躁乱动着的另一条蟒背上。

楚方休原本以为这样迅猛的冲击,势必会激起千层浪,误伤下方的那些小一号的泰坦蟒。

但堪堪转首便看到,此蟒对于攻击控制得极为精准,

仅仅只在沼面蜻蜓点水而过,便再度蜷收回去,保持颈部的曲张。

再来几次,楚方休没把握次次都能躲过这样精准而又猛烈的攻击。

此时这条巨物的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半空中。

咬咬牙,计上心头。

恰逢立身的蟒背翻转,脚下这条巨蟒早已经反应过来,一条尾巴扬出泥土,身体快速旋转着。

楚方休继续踏浪而行,其中间隙越来越窄,也不知老六那边如何,

是他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它们是兽,我们是人啊。

便听得一声呼啸如龙似虎,传遍四方,这些紧促在一起的泰坦蟒忽然井然有序。

很快在楚方休的前方挪出了片小湖泊似的空间。

楚方休猛然停了下来。

他,抬头望着,

它好似一个图腾!来自远古,来自上苍!

这时才看清这最为巨大的泰坦蟒的全貌,

两盏幽绿光芒的明灯,是自上而下的瘦长形状,

中间漆黑两道稍细缝隙,透着冷冷凶意。

但楚方休却从这双眸子中,望见了须弥。

沼面掀起的波浪渐渐平息了下来,

单只是此蟒露挺立在半空中的上半身和蟒首,

竟已经离地数十丈之高,

那一对幽幽冷芒的蛇瞳,此刻正望着下方于它来说,

好似介子比之须弥的楚方休。

他是整个泰坦蟒族群的图腾之兽吧?

此时晨曦拂露朝阳,四周耸立着的山峰,

亦吹来清凉的风,

这是一股怎样的一阵风?

将数百上千巨蟒的嗡鸣声全吹作静谧,

只剩下游动带来沼泽的咕咕声,

风声呼啸!

凶意阵阵!

但是蟒王并未有所动作,它那没入泥沼中的下半身蛇尾只需一扫,

便可崩裂这一刻的安宁,

但是它并没有这么做,

它巨大的身躯亘立在楚方休的东面,

楚方休周围数丈,都失去了光亮,

黑暗笼罩住了他。

楚方休屏住呼吸,怔然不语。

一面想着可还有生还之机会,一面想着为什么,

为什么这厮的眸中,

除了兽性的冷,

还带着无尽的怒,难言的悲,

夹杂着质问和苍凉

难道上古这么多岁月以来的苍茫,

都不曾消去你的伤心和执念么?

楚方休如此想着,四周一片寂静。

死前的时光,似都有着难以言明的寂。

一人一蟒,就这般彼此对视着。

但就在转眼间,蟒王似乎被什么惊动一般,

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

楚方休的内心几乎也在呼啸,快双手掩住自己的耳朵!!!

随后只剩下耳中嗡嗡作响,

却猛然瞧见着泰坦蟒王者蟒躯一动,原本浸泡在沼泽中硕大的蟒尾一扫,

刹那之间掀起一排直有数十丈的泥墙,铺天盖地而来!

而在这泥泞之中,更有黑色蟒尾夹杂在其中,带着无边的气劲冲来。

泥水还在数丈之外,狂风便已经呼啸先至,

令得楚方休脚步直须退,

可想而知,若被这如海啸一般的泥墙打到,只怕不是一个死或残可以形容得了的。

当是粉身碎骨。

所以楚方休动了,他的身形同样也很迅速,甚至比之这风更快几分。

水声如雷,几乎就在耳边,楚方休全身紧绷,脑海中几乎没有任何念头。

向上飞去!!向上飞去!!

全力向上横渡而去,几乎横移了数丈,楚方休却还是全身一凉!

自大地逆行伐上,除了苍茫的天,还有着什么呢?

还有早就等在空中狩猎的蟒头!

楚方休想也不想,身体已经做了最本能的反应!

被卷入那滔天巨浪之中,涛声震天!

楚方休周身上下无一处不被巨力挤压,等闲之辈只怕片刻便要被击裂!

而就在此时,忽然瞄见,泥浪之中,轰隆作响处,又闪来黑影!

蟒王那巨大无比的黑色蟒尾再度如山一般冲了过来。

这黑尾所过之处,泥石激射,声势无比,

说不清是数十颗石子,还是数百颗石子,击打在正蓄势蛰冲的楚方休身上。

这比之海浪更痛,生死一瞬,瞬息只来得及一发!

楚方休奋起余勇,体内竟再度激发出十二分的力气,

双手拨扭,双腿瞬抚,贴着那道黑影而过,

饶是如此,也令得楚方休大口吐血,仅此一击,便比方天厉的全力一击更猛更强。

此刻不是分心时候,楚方休再度提神,

有道是,将也死,不将也死,何不莽一波!

双脚仿佛注入了千斤之力,在黑影贴身而过的顷刻之间,

踏着蟒尾瞬这鳞甲纵奔直上!

便是这样,蟒王便没办法了么?

楚方休隔着泥幕,再次听到了一声震颤天地的嘶吼,蟒身所有鳞甲齐齐抖动,有冰甲凝聚而出!

怎么,怎么可能?!

楚方休才堪堪穿过这泥石流,这些散发着蓝色幽光的坚冰同时颤动了起来,

瞬间有某种场域激发了出来,无数大小等同的冰晶纷纷以疾如闪电的速度呼啸冲来。

楚方休面色一滞,伸手从腰间一掏,手中一件枪状的黑色武器,

而楚方休的手环已然不见,这黑色武器,正是那手环变换而来。

瞬时间蓝光闪烁,坚冰如雨,

冰块对撞声不绝于耳,

挥枪如游龙翱翔,将其尽数抵挡,

电光火石的每一个瞬间,楚方休在这条巨蟒的皮鳞之上且战且往蛇首奔去。

无数道白色幽光蓝质坚冰,追逐着赤裸着上身的楚方休。

间不容隙,层层冰甲无穷无尽,楚方休亦有力尽之时,

一块冰晶从前胸穿胸而过,这正是使枪时难以抵御的一击,

楚方休此时又惊又无奈,自己要是再强一点就好了。

不过好在此时的高度已然够了,猛然以枪尖杵中蟒躯,蓄出一轮满月,将自己弹射出去,

无数坚冰紧随其后,而这不是最致命的,那双冷冷幽眸,也在此时发动致命一击,

蛇头带着无尽煞气猛冲而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楚方休咬来!

楚方休将手中长枪舞出无数残影,在见到那巨首蜷缩曲张之时,

心中亡魂呼啸,果断地舍弃了手中长枪,脚下狠踏中此枪,身形跃出数百米,往沼泽最中心落去。

如此巨大,如此强大的泰坦蟒,应该就是这沼泽内蟒群的王者了吧,

楚方休心中如此想着。

他没有犹豫,下意识地往沼泽中心望去。

说来也奇怪,这里原本是大陆转化为沼泽,此时应是一片污泥,

可是最中心处水光清澈,楚方休甚至能看见自己身在半空中的样子。

无论是刚刚那蟒王这般声势浩大的抽扫,还是那几声震撼天地的嘶吼,

都没有掀起这中心区域一丝一毫的水波。

这里,是一片无人打扰的湖泊么?

楚方休正要钻进水中,一探究竟,却不曾想,

水中忽然卷起漩涡,楚方休连忙踏波再次凌空而上,

顿见那周遭巨蟒包括那蟒王存在,都停下了追逐,慢慢悠悠地,注视着这里。

用它们那冷冷的幽眸!

这是?怎么回事?

楚方休想到了什么,连忙向下望去,

那漩涡中心此时已无半点水渍,露出的,是神秘的深渊,以及那股怎么也挥之不去的恐惧。

于黑暗中陡然出现两道灯光,楚方休瞧见了,

也瞧见了一个与那蟒王一般无二大小的蛇头探出水面,眨眼间就到了自己脸上,

张开巨口,就要将自己吞吃下去!

楚方休身在空中,躲无可躲,索性张开了双手。

过往岁月,慢慢浮现,悠悠而过,戛然而止。

是谁在轻声叹息,又有谁会因此而双眼朦胧?

就此,永别吧…………..

原来,真正的送别, 没有长亭古道,没有劝君更饮一杯酒,

就是在一个或危险或和平的早晨,

有的人留在了前一刻,走不到下一秒。

只是为何?楚方休隐隐听见了自深渊中传来的呼唤?

巨口将楚方休整个吞下,随后这条巨蟒也消失在了中心处,

这片水域湖泊中,再度恢复平静。

蟒王顿时失去兴致,再度指挥起这些蟒群继续往下方探索,顺便揪住并未逃出沼泽的……老六。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