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邪小说章节目录阅读,星与王座与机械人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由作者KP摸鱼中所著,科幻小说星与王座与机械人火爆上线,主角是苏邪,主要讲述了:当时,有七件事情已经在他身上发生。他知道了他是帝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王储。他亲手杀死相处十二年如亲如友的祭司。他第一次明白了复仇的感受。他第一次交到朋友,第一次为他的朋友,为除了他以外的别人握着自己的

苏邪小说章节目录阅读,星与王座与机械人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9章 无题5

米斯达说谎了。

图拉姆非但是一个信教者,还是一个死心塌地、一片赤诚的邪教徒。

是的,他信仰邪教,这一点少有人知。尽管帝国宗教自由,各派教徒都可光天化日走在疆域之上,但是邪教仍然遭到人们的敌视与蔑视。图拉姆将邪教图的身份隐瞒得几乎是滴水不漏,他用信仰相近的密特拉教作为借口,掩盖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黄昏教徒的事实。

但是,米斯达凭着一种难以讲清的敏感看透了图拉姆的本质。

图拉姆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员工米斯达发现真相。图拉姆这位纯粹的邪教徒,每天七点起床,在第一束光照亮窗帘的时候。他对着全息影像供奉朝拜,然后吭哧吭哧地爬上椅子,用尾巴作支撑点。

他闭眼沉思,捻了捻两边的胡须,然后点上三柱电子香烛。

幽微光火一闪而过,白烟缕缕升起。

接着,图拉姆就会跳下椅子,两只脚轻轻踩在地上,迅速地点开电子屏幕。他的电子屏幕上早已登着自己的账号,他看见了慈心善社对于他那一列长长捐款单的回复,图拉姆先生的鼻孔这时候总会呼出一口气,他很轻快地说:“哦,瑞德在上,这都是我该做的,那些受福的人们中还有我的朋友们呢。”

是的,图拉姆每年都会给各种慈善组织捐款,他相信这种赐福积累会让他的神的光芒再次照耀宇宙。

图拉姆检查完邮箱,然后唱着歌曲,腰部扭动,欢快唱歌:“黄昏,黄昏,我们都是黄昏的孩子,我们杀人放火,我们毁灭一切,嘿呀嘿呀嘿呀,我们的日子多么快乐!我们的战争多么激烈!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我们毁灭一切,我们无恶不作!”

图拉姆引吭高歌,然后幸福地开始一周的《超级大乐透》的拍摄。

他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亲自制作《超级大乐透》。

“哼哼,我要夺走你们的性命,让你们感受黄昏的恐怖。等到死神来临,你们这群愚蠢的牛,你们才会领会到黄昏的奥秘与无穷。”

他嘀嘀咕咕,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关于图拉姆是邪教徒的这一点,米斯达只字不提。她笑容浅浅,慢条斯理地吃培根意面,无声期待着苏邪在图拉姆先生身上翻一个大跟头。

十二点,图拉姆没有出现在娱乐大厦。

十二点半,图拉姆没有出现在娱乐大厦。

米斯达眉毛微微拧起,她的酒杯已空了。

“他没有来。”苏邪说。

米斯达按了按保护环,她的面前浮现出一层淡蓝薄膜,眼神似乎落在虚空的某处。现在,她就在赛博空间,被无数的信息洪流冲刷而过。

须臾,米斯达说:“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苏邪说:“我想先听好消息。”

米斯达说:“图拉姆失踪了,他本该今日十二点来到娱乐大厦,但是系统显示他的坐标在一个小时前消失在了庞贝广场。”

苏邪看着米斯达,他看不出来她有没有说谎。

于是,苏邪说:“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米斯达接口说:“图拉姆是《超级大乐透》的导演,他在节目里的地位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失踪了,对你来说不就是一件大喜事吗?”她怀疑苏邪做了什么。

苏邪说:“坏消息是什么?”

米斯达说:“如果图拉姆导演没有回来,这项节目会无限延期。”她补充道,“无限延期的意思是七天的时间无限延长,延长到图拉姆导演回归宣布本期节目结束……或者,你死。”

苏邪眼神如刀,他有一种被他们耍的感觉。我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他想。

“导演失踪了,节目不是会暂停吗?”苏邪问,这个问题暴露了他很少接触赛博全息节目的事实。

米斯达轻轻地说:“先生,我们的节目制作与拍摄全在赛博空间进行。哪怕导演死了,上面还是会调来一个导演。”

苏邪问:“你很想上位。”

米斯达耸了耸肩,“正常程序应该是我,但图拉姆先生失踪被归纳为特殊情况,上面会调来新人。”

苏邪垂眼,把刀匣和背包背起。

他去找图拉姆。

他扫了一眼米斯达:“你知道你对我说谎的后果是什么吧?”

米斯达心里骂一声,面上微笑:“倒吊者先生,我如果骗你,你割下我的耳朵。”

她的一只耳朵至今还在耳鸣,尼德霍格那一刀仿佛在她耳膜上放置了十个炸弹,轰鸣了她的听力。

苏邪闻言,没有半点犹豫地踏上了悬空梯。娱乐大厦的墙壁上面都开了玻璃窗,米黄色墙壁间每隔五米就有一扇窗户。灰暗雨水淋过这些窗户脸颊。

苏邪的鞋子踏在雨水上,发出清亮的声响。苏邪重新戴上面具,他拉起黑色兜帽,眼神暗沉。嘻嘻的笑声在他的脑海里肆意跳跃,时而如拨动丝线一样拨动传达疼痛的感官。高楼大厦上的全息影像依然播放着“苏邪”。苏邪站在电车站台,随意把一个可乐罐踢到蓝色垃圾箱的口袋里。

拉奥孔不见了,他知道我的心脏不是心脏吗,苏邪静静思索着。

帝国标准时下午1点30分,车皮画着彩色涂鸦的一列电车疾驰而至,停在站台。电车里面没有司机,也没有乘务员。一眼扫去,一百个座位的电车里面没有一个乘客。

电车礼貌地问:“请问您的目的地是哪一站?”

苏邪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里有一丝冷漠:“庞贝广场。”

电车自动打开车门,苏邪坐在座位上。电车是一个话唠,只要一辆车一天都见不一个乘客,它也一定会和这辆电车一样滔滔不绝、话多如油。而这辆电车明显不是区区一天,而是很多天都没有遇到一个乘客了。它从天文地理谈到社会保障局的最新规定,然后又从电能价格吐槽到庸俗漫才。

“你很活泼。”苏邪说。

“哦,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人类这么评价我,以前他们都说我太吵了,可是瑞德在上,我已经很努力控制我的文字输出量了,我有三十个语言包,足够我说单口相声七天七夜还不止的。不过,单口相声总是很无聊,那玩意没有人听就是废话。”

电车的说话速度与它的行进速度成反比。

当路边的一头金属大象超过苏邪的时候,苏邪有点怀疑它故意延缓了速度。

不过,电车似乎也意识到了速度太慢了。

它终于把精力集中在飞行上,它张开双翼,如鸟一般飞至空中轨道。一张唱片从车顶的储物柜滑到唱片机上,清爽、干净、活泼的歌手声音传出,音乐随着电车的律动而摇摆,仿佛无数雨点落在鼓面上一样。这张唱片是旧地1981年发行的《I Love Rock N’Roll》复刻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