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这病态大叔的心尖宠,我不当了在哪看,封易行班织小说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这病态大叔的心尖宠,我不当了主角是封易行班织,作者是梅子瞎了,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重生+双洁+1V1小甜饼】荣欣悦二十岁那一年,被迫嫁给了大自己二十多岁的老男人。婚后每天只做两件事,作死,想念自己的白月光。却没想到,她真的把自己作死了。一朝重生,她重生到了老男人十几岁的时候。成为

这病态大叔的心尖宠,我不当了在哪看,封易行班织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03章 夫人的白月光回国了

“手链还给我。”

封易行系好了领带,表情淡淡的,声音也很冷,“你昨天晚上乱踢,扯坏了。”

荣欣悦猛地翻过来,“你什么时候带到床上的?”她怎么不知道?!

封易行拿了西装外套,站在床边穿上。目光落在她身上,黑沉沉的瞳孔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样,“脱你衣服的时候。”

“掉哪了?”

封易行目光转移,落在垃圾桶上。

荣欣悦捂着被子,也不管身上的酸痛,爬到床边,掀了盖子往里看。

那条粉珍珠的链子确实在里面,也确实坏了,有几颗珍珠还碎了。荣欣悦没法捡。因为垃圾桶里面有四个套。

用过的,还没系紧的那种。

封易行垂眸,看着荣欣悦白下来的脸。

“就那么喜欢吗?”

荣欣悦躺回床上,直觉告诉她,封易行知道。

那就没什么好瞒的。

坦荡告诉他,“是,就那么喜欢。”

封易行没再说话。在床边站了两秒,离开了。

一纸鉴定被团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荣欣悦照例去拉床头柜里的避孕药,倒了两颗,直接生嚼咽下去。她吃避孕药封易行是知道的。

最开始是新婚那一夜,她一滴眼泪也没流。平静地绕开了封易行伸过来要抱她去洗澡的手,当着他的面,磕了避孕药。

封易行就站在床边看着她,漆黑的眼眸像一片冷凝的冰。

荣欣悦以为他要发火,可他没有。他坐下来,胳膊撑在腿上,挺直的脊梁弯了下来。他闭了闭眼,睁开眼睛时说:“不想要,我会戴。你不用吃。”

荣欣悦才不管他。

套他是一定要戴的!

药她也是一定要吃的!

人生那么多意外,双重保险,才能让她稍稍心安。

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她单方面的针锋相对,到现在的一潭死水,直接开摆,把封易行当成一根按摩棒,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

荣欣悦不知道自己还要度过多少个这样的两年。

荣欣悦笼了睡衣,走到浴室里,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肌肤上满是吻痕。没一个地方逃过此劫。

脸色更难看了。

他们上了那么多次床,封易行鲜有失态。

荣欣悦拿起电动牙刷,正要往嘴里塞,看到了手机亮了。

——【悦悦,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翟志坚回国了】

“咔。”

荣欣悦听到自己尘封两年的生活,裂开了一条缝的声音。

*

毕业以后,高中聚会组织过很多次。荣欣悦一次都没有去过。这一次,却因为要出席,站在自己满柜子的衣服前,犯了难。

半晌,她挑了一件款式大方的白色裙子。简单的裁剪,不过分凸显她的身材,衬得她像一朵优雅白净的马蹄莲。

聚会的地点是本地的一家星级酒店。

“悦悦!这里!”

刚下车,夏忆就朝她挥舞着小手。她是荣欣悦唯一还在联系的高中同学,关系不错。

“你今天出来,他知道吗?”

荣欣悦摇头,又点头。

跟不跟他说,没什么区别。反正会有人把她的行踪告诉他。

“那些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怕他干什么?”

夏忆噤声。

也对。

悦悦为什么会嫁给封易行,这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封易行更清楚。

两个人坐了电梯往定好的包间走。推开包间的门,里面陡然一静,然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看着门口的荣欣悦。

“她怎么来了?往年她都不来的。”

“你说呢?”

有人窃笑,“当然是因为另一个以前都不来,今天却要来的人了。”

此话一出,角落里一阵轻笑。

荣欣悦听到只言片语,冷眼扫过,不想和这些人一般见识。

夏忆拉着荣欣悦到一边坐下。

因了荣欣悦的另一层身份,在这张桌子上的,不在这张桌子上的同学,都过来巴结她。往往以你记不记得某某事情为开头,然后被荣欣悦一句,“不记得。”直接堵回去。

夏忆憋笑。

没坐几分钟,包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众人视线看过去,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的年轻男人,和一位容姿俏丽的女人一起出现。立马有人起身,“哟,学委,你怎么和志坚一起过来?”

学委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微笑道。

“在楼下碰到,就一起上来了。”

“志坚,两年不见,一股子精英范!听说这次是有公司挖你回国,前途无限啊!哥们几个,可能要靠你照顾照顾了!”

这话一出,周围应和之声四起。

夏忆看着身边的荣欣悦。

荣欣悦正看着翟志坚。

可翟志坚还没有看到她。

荣欣悦站起身,准备喊他。

突然有人站起来,大声道:“我们敏敏和志坚站在一起,可真是般配!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你别说,还真是!”

“是般配,学委还没对象呢吧。考虑考虑?”

学委在一片起哄声中,红了脸,小声道。

“你们不要乱说了。”

翟志坚礼貌一笑,终于在老同学的寒暄里,得到了片刻的喘息。目光四处搜寻,找到荣欣悦的刹那,有片刻的怔忡。

两人的视线隔着人群交汇。

荣欣悦的眼底泛起些苦涩。

周围的人,渐渐注意到两人交汇的视线,自觉得让出了一条道来。

翟志坚走到荣欣悦的面前,用目光描绘着她的轮廓,微笑道:“好久不见。”

荣欣悦心口钝痛。

苦涩在口腔里蔓延,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一句,“好久不见。”

夏忆看了看两个人。

“我想起来,我有东西忘记拿了!你们俩陪我下去拿行不行?”

拙劣的借口。

有人冷笑,“什么东西啊,还要两个人?夏忆你自己拿不行?”

本就是一眼能看穿的借口,夏忆没想到还有人较真。

荣欣悦转脸,说话的是班上的生活委员。叫什么,荣欣悦一早就忘记了。只记得她嫉妒自己长得好看,又有个有钱的爹。在班里没少嚼舌根子,遇人就说荣欣悦的妈妈是小三上位。

生活委员脸上挂着笑,嘲讽道。

“你怎么还敢使唤荣欣悦啊?她现在可是封太太。封总金尊玉贵得养着,买个岛都买能看到极光的。你也不怕,伤了她的油皮,封总找你算账。”

这句话一出。

包厢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荣欣悦看着她,“你更勇,你嘲讽我。”

生活委员乐了。

“我哪敢。我就是提醒一下,你现在是有夫之妇。老情人重逢,干柴烈火,别擦出点什么,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不好跟封总交待。”

荣欣悦脸瞬间沉了下来。

包厢里的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

这事大家心知肚明,当年的事情也都知道个大概。但谁也不敢放在台面上说。

因为谁都不想惹封易行不痛快。

封易行不痛快,自己就不会痛快。

翟志坚沉着脸,“同学聚会而已,你想的太多了。”

生活委员却是个不怕死的,小嘴依旧叭叭。

“我就是善意提醒一下,没有别的意思。当初荣欣悦结婚,班里的这些老同学,一个都没请。我们也没表示什么。今天难得荣欣悦来了,那我吟诗一首,算是迟到的祝福。”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是不是很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