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这病态大叔的心尖宠,我不当了在线免费看封易行班织小说无广告阅读

强力推荐梅子瞎了的小说这病态大叔的心尖宠,我不当了主角是封易行班织,讲述了:【重生+双洁+1V1小甜饼】荣欣悦二十岁那一年,被迫嫁给了大自己二十多岁的老男人。婚后每天只做两件事,作死,想念自己的白月光。却没想到,她真的把自己作死了。一朝重生,她重生到了老男人十几岁的时候。成为

这病态大叔的心尖宠,我不当了在线免费看封易行班织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09章 学姐她想告白

秦媛赶着二质检考试回来了。

二质检的成绩学校很重视,也是学生定型的体现。谁能考上,谁能去上重点大学,在这一场考试能看出个大概。之后也会重点培优。

二质检结束后,仅三天,其他市区的试卷就到了封易行的手上。照例用牛皮纸包着,装在书包里,沉甸甸的,像块砖。

这样的砖,封易行有两块。

一块是班国强送来的。

只要班国强给女儿找试卷,必然会给封易行一份。所有班织借秦媛的手给他的试卷,封易行都有两份。

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垒得很高。

大部分都没有写。

他写的都是班国强给他的那一份。

封易行下了车,先往班织的房间看一眼。那里照例亮着灯。回望一眼,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封易行推开院门,打开了家里的灯。

灯光驱散了屋子里的黑暗,却将屋子里的空旷照得分明。他站在客厅里,回望那盏灯。不出几秒,那盏灯熄灭了。

每天如此。

夜夜如此。

在一个家人都没有的小洋房里,却有一束来自对面的灯光,留给他。

那束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的心也跟着亮了好久。

封易行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拿出那一摞试卷,递到鼻尖轻嗅。上面的香气已经变得很淡,几乎快要闻不见。拿到就放进包里了,已经保护的很好了,可还是没留住多少。

封易行很喜欢这个味道,闻起来会让他觉得放松,就像这个气味的主人。

即便气味已经很淡了,可他的脑子还是被这股香气占据,连手心都酥酥麻麻的。

高二高三的时间作息不同,班织又是艺体生,两个人本来就难以碰面。秦媛还在学校的时候,她偶尔会趁着课间偷偷来看他。

秦媛出去校考后,她就没有来过。

他才明白,班织大概是在撮合他和秦媛。

她喜欢自己吗?

要是喜欢,为什么撮合他和别人?

要是不喜欢,那些静默无声的陪伴又该怎么解释?

封易行上楼,把试卷和积攒的一叠试卷放在一起后,走进了浴室。

他泡进浴缸里,水里有和少女身上的香气很像的味道。这是他自己调的,气味很接近。

像个变态一样。

封易行闭上眼睛靠在缸沿,眼前浮现一截纤细白嫩的后颈。他想象着自己亲吻在上面,她就会回头,笑着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里,有他的倒影……

他很清楚,如果不让自己像个变态,那他应该会成为真的变态。

泡完澡,裹着一身的香气,封易行坐在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片。将笔从右手换到左手。把自己的一天,事无巨细地写了下来。

末了,在右下角画了一朵丁香。

*

秦媛第二天给班织带来一个噩耗。

封易行对她冷淡了!

渣男!

秦媛不过就是去外面考试,才走多久?这就没兴趣了!?

她果然没有看错封易行。

太渣了!

秦媛六神无主。本以为自己的爱恋快要实现,现在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

“织织,怎么办?”

班织安抚她不要着急,和秦媛一起去门卫那里拿了一张卡片。秦媛好奇地看着她,问:“这是什么?”

“你不是离开学校吗?我怕他身边有什么妖艳贱货,我就请你们班的学生帮我盯着封易行。每天他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都写给我。然后每天放在这里,我来取。”

秦媛一阵感动。

“织织,你对我太好了!”

班织不好意思得笑了两声。

其实这也是为了我自己。

卡片上写着封易行昨天的事情。细致到早上吃了什么都有。如此细致,不该有遗漏掉的环节。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班织:“也许有什么细节,她没注意到。你去问问黄蕾。”

秦媛一惊。

“黄蕾?”

“对呀,我找的她。你问问看。”

秦媛又看看明信片,有点惊恐。

这不是黄蕾的字迹!

秦媛也怕弄错,就去问黄蕾。一开始她还支支吾吾不愿意说,后来说了实话。不是她不帮忙,课业太重。她不能一天到晚都把心思放在封易行身上。但是她又实在是想要班织手里的试卷,就糊弄了班织两次,被班织发现。

黄蕾没办法了,有一次直接去问了封易行,“你今天都干啥了?”

封易行就这么知道了。

此后所有的卡片,都是封易行本人写的,都写了半个月了。

秦媛震!惊!当!场!

但很快又觉得不对。

封易行一向不理会这种事情,怎么还愿意天天给班织写?还特地换了笔迹。

秦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有一种猜测在心底慢慢成形……

她需要印证自己的猜测。

秦媛惴惴不安,午饭都没有好好吃。已经能够预感到某种结果,让她的心脏酸涩难受。她突然看到班织和同学从不远处的廊下走过。

秦媛灵光一现。

立马朝着班织喊了一声,“织织!”

然后立马用余光去看封易行。

封易行在班织看过来之前,先抬了头,看向了班织的方向。

秦媛的心瞬间沉底。

*

“你要告白?!”

秦媛点头。

班织不理解。

告白就等于定刑。

按照现在的发展来看,秦媛被判死刑的概率非常大!

“学姐,你再想想吧。”

秦媛坚定地摇头,“我去校考的时候,有国外的学校联系我了。他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准备出国了。”

那他就更不可能答应你了啊!

都没感情基础,谁那么小跟你搞异地恋?

找虐么?

可班织也不能说,你放弃前途吧,死磕封易行。

那太不道德了。

“那你想好怎么告白了吗?”

秦媛摇头。

班织:“那我帮你吧。”

她最了解封易行了。

看着感觉特别出尘的一个人,实际上俗得不行。喜欢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子。这还是班织以前在他书房里发现的。

一幅手绘的画,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裙子,站在窗前压腿。

应该是他那位初恋。

牛皮。

穿裙子压腿,真不是一般人。

班织给秦媛制定的计划,是在元旦晚会的舞台上,穿白色的裙子跳舞。跳完以后,把封易行叫出来告白。

秦媛跳舞她见过的,特别好看,每一个动作就像画一样。

她一个女的都心动。

封易行有什么理由不心动?

即便告白不成功,秦媛也能在封易行的回忆里,占据一席之地。

为了能让这一席之地变大点,班织特地拉着秦媛去商场买衣服。最后在一位老裁缝那里订做了一件白色的裙子。上面还有水钻装饰,在舞台上会有一闪一闪的效果。

绝美。

元旦晚会前一晚,秦媛和班织打电话,马上就要面临最终的审判。她有点不安。班织疯狂给她打气。

秦媛笑了,“我忽然觉得,你和封易行其实挺配的。我要是不行,你可以和他在一起,不用考虑我喜欢他的事情。”

???

大半夜的你不要讲鬼故事!

哪里配了!

晦气!

班织赶紧打住秦媛的危险想法,并且强烈推荐她明天穿一条紫色的内裤。

秦媛不解。

“为什么?”

“因为紫腚能行。”

“……”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