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图舀书岩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伏妖册无弹窗阅读

强力推荐卿常在的小说伏妖册主角是图舀书岩,讲述了:“旱魃一出,赤地千里。”“日安不到,烛龙何照。”“九凤翱翔,雪耻前仇!”“伯奇食梦,森林隐至。”一本伏妖册,封印着大大小小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妖怪,可又有谁能读懂她们背后的故事呢?

图舀书岩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伏妖册无弹窗阅读

第02章 青衣女孩

雍凉古镇。

因为干旱,百年古树早已枯死。

几股黄土从村口席卷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伴随着那阵阵尘土,急促的叫喊声也从中传来:“快逃命啊,僵尸来了!”

几个身强力壮的青年从遮帽公子和小侍从两人身边冲了过去,带着脚下尘土奔向古村。

而那些老弱病残者,都被身后的怪物吓傻了眼,两腿一麻,倒地荡起一层层尘土。

几个陶罐“咣当”打碎在脚边,红色的液体洒了一地。

逼近的僵尸一个跨步踩在那滩泥浆上,“噗呲”一声响,一股烤肉味扑来,僵尸的脚底瞬间被烫穿,冒起了青烟。

僵尸生痛,缩回脚掌,掉头跑掉了。

瞳孔放大的村民们连滚带爬,挪了几个身子,抱起手中陶罐,互相搀扶着跑进古村。

小侍从走到泥浆前,伸出手指沾了沾僵尸脚印中尚未烤干的红色液体,凑到嘴边闻了闻道:“这是什么东西,为何僵尸会怕这些液体,要不我们也随身带点吧?”

“是童子尿与黑狗血的混合物,好闻吗?”遮帽公子问道。

小侍从赶紧停下手来,弓腰托腹干呕起来:“好恶心啊,你为何不早说!”

“不是我不早说,是你急着要闻这僵尸的克星,我能有什么办法!”

正说时,又一股卷起的尘土从远处逼近。

一名青衣女孩撞在了小侍从怀中,两人相迎皆被碰倒在地。

“什么东西,走路不睁眼的吗?”因为刚才那件恶心事,小侍从并未意识到有人从远处冲了过来。

“对……对不起……”青衣女孩穿着一件连体遮帽衣服,除了鼻尖和嘴唇半露在外面,她的额头和双眼都被遮在了帽子下面。

女孩定定看着打落在地上的那把红伞,顿了片刻道:“这伞,可是皇宫里的那把聚魂伞?”

“你认得它?你也是从宫里来的?”小侍从捡起聚魂伞问道。

女孩侧了侧身子道:“不,不认得,只不过是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人族皇宫有一把红伞,不是用来挡雨的,也不是用来遮日的,是一把收集孤魂幽灵的神器。”

轻盈稳健的步伐走来:“姑娘,你对皇宫里的事很了解啊?”

一双祥云帆布鞋出现在了她遮帽余光下:“不,我不了解。公子,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不然那些旱死的村民变成僵尸……”

“书岩,我们走。”女孩的话还未说完,遮帽公子转身朝古村的方向走去。

“姑娘,你……你还是快些去找你的亲人去吧,我走了啊!”小侍从刚跑出两步,就闻得身后一阵抽噎声传来。

他不忍心将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留在黑夜的树林中,小侍从又折返回去:“你哭什么?小心引来附近的僵尸,我可没有黑狗血帮你驱邪。”

“小哥哥若是不肯带着我,纵是我不被渴死,也会被今晚出没的僵尸吃掉的!”两股清泪从帽檐下滴了下来。

“喂……怎么办……”小侍从转头朝远处大喊一声。

“自己决定。”清冷的声音传来。

“姑娘,要不你就跟着我们吧,等明日……明日天亮了,你就找自己的家人去吧。”小侍从扶起青衣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鬼犮。”青衣女孩起身,“家人?我没有家人……”

“没有家人?”

“书岩,快点过来,要不然我只开两间房了。”

“两间?”小侍从边跑边回头喊道,“姑娘,你跟上来,别走丢了,我先去看看。”

小侍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头扎进客栈,还没等缓一口气,就听柜台前传来一阵声音:“老板,两间客房。”

小侍从眉目一瞪跑了过去,一掌拍在柜台上,一颗白灿灿的银子磕在木板上:“三间。”

“这……”唇角干裂起了好几颗水泡的客栈老板瞅了一眼两人,“公子,我们不收银两的,只收饮水。”

“饮水?这是什么世道啊!”小侍从咬牙撤回银子。

“这是两壶清水,开两间客房。”遮帽公子将两个通明玻璃瓶放在了柜台上。

掌柜喜笑颜开,一把抓起两个瓶子,赶紧拧开瓶塞抿了一口,在唇齿沾到水分的那一刻,他的两只眼睛乐成了一条线。

水瓶在掌柜手中翻来覆去不下五分钟后,他才视如珍宝地将那两个水瓶锁在了自己柜台下的保险箱中。

女孩也赶了进来。

“我……我不和她谁,人家姑娘怎可被我毁了清誉!”小侍从不愤道。

“你跟我睡。”遮帽公子道。

“跟你睡?我宁愿打地铺……”

“也行,只要你不怕僵尸,睡哪里都行。”遮帽公子朝二楼客房走去。

“姑娘,早些休息。”小侍从客气地说了句,随后踩着木板,也朝二楼跑去。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窗棂的时候,客栈里传来了哭声。

掌柜死了。

而他保险箱里的十三瓶饮水,却没有被人盗走。

经过掌柜尸体的时候,遮帽公子看到了他脖子上印着的两排牙印,已经判定他的死因是被什么东西吸取鲜血所致。

遮帽公子伸了一个懒腰,扭了扭脖子,看着天空渐渐高起来的焦阳:“姑娘,昨夜客栈出了人命,为了保险起见,不如你跟我们同行吧!”

“这样最好不过了,只要公子不当我是累赘,两位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青衣女子丝毫没有犹豫。

“我们要去前面的村子,听说那里曾经烧死过一个女孩……”

青衣女子抹了一把眼角:“那我就随你们去村子看看。”

“怎么,姑娘哭了?”遮帽公子问道。

“没哭,是汗水。”

“对了,姑娘为何一直戴着遮帽?”

“公子不也一直戴着遮帽吗?”

“北方风沙大,又遇到旱灾,帽子可抵御沙尘。”

“公子说的没错,帽子可帮我们抵御沙尘,让我们不那么快被风沙吹老,也可遮去我们过去的不堪。”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