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明日重启:大亨之路全文阅读,沈在渊林凡在线免费看

强推热门小说明日重启:大亨之路是由天街浪人写的都市类小说,主角是沈在渊林凡,主要讲述了:沈在渊发现,自己梦里的场景,都变成了现实。自此,稚嫩的他在一次次经历中快速成熟,一步步迈上社会升迁的天梯,直到所有人都在仰望这一道身影。“沈总是我见过最有远见的人!”“难以想象,在他这个年纪,能做出这

明日重启:大亨之路全文阅读,沈在渊林凡在线免费看

第1章 开端

星期一,西河大学。

“买它的基金啊老沈!”隔壁班的男同学亲热地搂着沈在渊的肩膀,“其实我上周四就收齐了,全部买的基金,现在上面的利率还有点高。

反正学校是要求这周内交齐就行,你今天收完了也等等我,咱们周五一起交钱!白赚一百块没问题。不然你交了老师肯定问我为什么没交。”

沈在渊并不想赚这种钱,奈何对于这位同学的强烈要求,他只觉得难以拒绝。便答应了周五再缴纳。

可早上的场景还一一在目,一晃眼就出了状况:

这几万块钱不翼而飞。

沈在渊一整个下午都在这条路线上来回走,想着自己当时到底在哪些地方停留过。

刚交往两个月的女朋友打过多次电话,也被他焦急的挂断。

因为他知道,女朋友的电话没有一个小时结束不了。

谁让自己把课表都传过去了,不上课的时间都得依她的。

但今天这事儿怎么办?自己收齐钱又没直接交学校,现在更是直接找不到了。

甚至为了应对这个问题,联系了高中时班上一位关系很好的富裕同学。

不过对方回复一人的钱两人花,自己也没有余钱。

一脸懊恼的沈在渊在天黑后才沮丧地回到寝室。

每个月生活费只有几百块的他,算上仓鼠般一点点存下的钱也就几千。

“老婶,赶快上号!”宿舍年龄最小个头也最小的老四秦云看到沈在渊回屋,立刻催促。

老三专注的打野位置,是他上分的关键。

沈在渊苦笑一声,就直接洗漱躺床上去了。

身材高大的老二林凡和室长叶辰对视一眼。

“应该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吧。”

听到老大的话,林凡点点头,接着小声说:“算了,谈恋爱的人不要去劝。说不定咱们安慰完明天他们就和好了。”

沈在渊将自己连着脑袋全埋在被窝里。

今年学校寝室加装了空调,对应寝室的学生被要求每人缴纳600的公寓物品费。但被部分勇士质疑举报后,改为了押金名义收取,在大四搬出寝室时退款。

班上45位同学,沈在渊代收了两万七千元。而他的生活费,是每月八百块。

在这个钱币购买力还很强劲的年头,足够他顿顿食堂两荤一素,每个周还能去外面和实用AA一顿。

一周内,他又能从哪里填平这笔钱呢?

迷迷糊糊之中,焦躁的沈在渊渐渐睡去。

**

西河大学的石林山下,被电话叫过来的沈在渊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前的女友。

穿着崭新黄色长裙的章梓涵,应该说是以前的女友。

因为在一分钟前,对方已经说出了分手两字。

这让沈在渊回想起当时在一起的原因,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大家看这两人显得很亲近,就认为两人好上了。

实际上两人也从来没有正式确认过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的话说完了。你人确实不错,但我觉得,我们两个相处的时候,还是能看出很多不合适。早点分开吧,对你对我都好。”

章梓涵秀气的面孔显得十分冷静,可是沈在渊却有些心头不是滋味。

“你凭什么说我幼稚?”

“没必要说出来。但你既然问了,那我也可以讲我的看法。”章梓涵叹口气。“每次打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只会嗯嗯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分心跟你狐朋狗友们打游戏?”

“游戏怎么了?”

“对,游戏是没怎么,但你觉得你打游戏能打成职业么?”

“我就打游戏为了娱乐,这跟幼稚不幼稚有什么关系?是因为昨天我没接你电话?”

“好,那你说,你对自己的未来打算是什么?”

沈在渊沉默。现在他才大二,感觉大一的入学典礼还历历在目,恍如昨日,现在被突然问未来打算,这个话题让他有些不开心。

学校并非第一流,专业也是招生人数最多的机械专业。

平时的他,下意识想逃避这个问题。毕竟有家里稳定的八百元每月生活费,学校食堂每天的开支也不高,足够他无忧无虑得跟室友快乐开黑。

“要么专业紧俏,毕业后就能找到高薪,要么自己提前为考研和保研做准备。但我们在一起4个多月了,除了一开始约在图书馆看过一次书,你有再去过图书馆吗?”

“好了,我不想听这些话。不就分个手么,谁稀罕。”沈在渊猛然打断。

“叮叮叮!”

章梓涵的手机响起,她看到手机屏幕,脸色微变。

见状,沈在渊顿时心头巨震,仿佛头上多了什么,然后冷笑一声,“你要接就接,怕什么?”

皱起眉头的章梓涵复杂地看了沈在渊一眼,接起电话。

“爸…是的,我在…”

听到这,沈在渊才感觉头上凉快了一些。

“我爸要跟你说话。”章梓涵突然把手机往前一递。

沈在渊突然有些心虚。

“昨晚我跟家里也说了一下。现在他知道你。”

【早知道不如不让你接。】

拿起对方的手机,沈在渊喂一声。

“你就是沈在渊吧,听我女儿说你是川省人?

叔叔也不给你瞎扯了。昨晚梓涵说了你们两个的情况。听过来人一句劝,你们不合适,在大学里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为什么?为什么不合适?”

“你是学机械的吧?你将来打算去干什么?非要我说吗?我们梓涵是临城,这边房价9000一平,等你毕业后又会是多少?你能在这里安家吗?

那我再问你,你是毕业后打算来临城发展还是待在西河省?你觉得哪个父母会让女儿跑去这么偏远的地方!”

沈在渊心头突然有些堵。

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你有什么能力和我女儿待一起?

见沈在渊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手机,心知父亲性格的章梓涵心里也不太舒服,上前将手机拿走,直接挂掉电话。

“所以,是你家里人劝你的?”沈在渊低着头,看不清面色。

对方犹豫片刻,还是摇摇头。“其实我也没清楚当时怎么就在一起了…算了,随你怎么想吧。大家好聚好散,以后见面还能打个招呼。”

沈在渊感觉自己似乎被人踩了一脚,心头火起,却不知如何浇灭。

等到他茫茫然回到寝室后,才调整好表情,生怕室友们看出来。

连喝两杯水后,沈在渊又怔怔地坐在自己电脑前。

此时,寝室唯一炒股的叶辰正在仔细分析股票走势。

“这烂股票,阴跌一个多月了,我当时为啥杀进来!”叶辰一拍桌子,然后连点几下,把持有半个月的股票咬牙卖掉。

平时温文尔雅的叶辰每次面对股票都会被气的暴躁如雷。

沈在渊转过头,看着叶辰的股票,也没有做声。

昨天他不知道怎么填窟窿,现在是脑袋也变成了一团浆糊。

股市对他而言就是赌市,他不觉得自己能从凶狠的庄家和游资手中喝到汤。

等到午休完毕,又躺在床上的沈在渊被叶辰的惨叫惊醒。

“草单的狗庄,刚割的西方通讯收盘居然涨停了!”

沈在渊恍恍惚惚的睁开眼。

原来是梦。

想起昨天白天掉了钱,晚上还做梦分手,可真衰啊!

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有空来石林山这边,我有话想当面说清楚。】

沈在渊睁大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手机屏幕。

这段话怎么这么熟悉?

几秒后,他猛然坐起身。

【十分钟到。】

打湿脸又擦干,沈在渊换好鞋就径直离开。

远远地,他就看到在石林山登山梯的一道苗条身影。

穿着一件漂亮的黄色长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