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舒雅君纵北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越后我成了偏执魔尊的小娇妻无弹窗阅读

热门古代言情小说千千万,红色冬天的穿越后我成了偏执魔尊的小娇妻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舒雅君纵北,主要讲述了:舒雅穿越就遭天打雷劈。忍了……不会使用灵力?唔,好烦……魔尊:乖,到我怀里来,我教你。舒雅吧唧着嘴:不要,我喜欢有魅力的男人,比如:抽烟喝酒的,会疼人会哄人的……魔尊:行,从今天开始,抽烟……

舒雅君纵北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越后我成了偏执魔尊的小娇妻无弹窗阅读

第3章 未来魔后

舒雅放下毛笔,两只手撑着眼睛,翻着白眼。

一会她用力眨了一下眼,甩了甩头。

不行,不能睡。

睡着了小命就没了。

又提起笔蘸了一下水墨,在白纸上画符。

没多久,眼皮又开始打架。

她偷瞄了一眼君纵北,见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

睡一会应该没事的吧!

趴在桌子立马睡死过去。

君纵北一直有注意她这边的动静,每一个小动作都那么可爱。

甜到心里去了。

舒雅睡着后君纵北起身,脱下外衣盖在她身上。

“尊上。”一旁的六大护法被君纵北的一番操作震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尊上有很严重的洁癖,特别是对女人。

所以他身边连个女人也没有,侍卫都是男的。

他们高高在上的魔尊亲自给一个女狐狸精盖衣服能不震惊吗?

冥风上前准备脱自己的衣服,突然一声令斥:“滚。”

君纵北一副要杀人的模样让冥风停下动作,咽了咽口水。

他哪里惹到尊上了,他只是想帮个忙而已。

一旁的冷晔扯了扯冥风的后衣,朝他摇摇头。

这家伙怎么就不明白呢?

尊上这棵铁树开花了。

若是换做别的女人,还未近身就魂飞魄散了。

可眼前的狐狸精不但没死,还被尊上悉心照料。

这说明什么?说明什么?

他们很快就会有魔后了。

君纵北瞪完冥风后转过头看着舒雅,她睡的似乎不是很舒服,小嘴还在吧唧吧唧着。

这时君纵北才注意到她在纸上写的字。

原谅他不厚道的笑了。

歪歪倒倒,字写的很大,这么长时间才写了不到十个字,却也没几个是对的。

原来她是真的不识字。

“报”

一小厮跑进大殿,单膝跪地,手握拳头,正准备开口说话,忽然一阵强大的灵力波动将他震飞,直撞门窗。

君纵北黑着脸的同时舒雅也从桌上抬头,睁开半闭半睁的眼睛。

撅着嘴骂道:“谁啊!一天天的唠唠逼逼个毛啊!”

待她看清一旁的君纵北时睡意全无,瞬间清醒。

规规矩矩坐着,脸上带着笑容:“魔尊大人,您有事吗?”

六大护法嘴角抽了抽,这变脸比翻书还快。

“无事。”他在舒雅看不见的地方手指一弹,撞在门窗的小厮瞬间消失不见。

舒雅也压根没有注意到。

“哦!”

舒雅本想继续写字,忽然背上的衣服从肩滑落。

舒雅“咦”一声。

弯下腰捡起衣服,她怎么觉得这衣服在哪见过呢?

想着抬起头看向君纵北,只见他耳根微红,心里一目了然。

他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舒雅心里有了计策,笑靥如花道:“魔尊大人,你的衣服好香啊!。”

语毕朝他眨了眨眼。

是该狐狸精发挥的时候了。

这还不算,又继续朝他挤眉弄眼,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举起手里的衣服放在鼻尖闻了闻。

是很香。

纤长的睫毛轻颤,抬起眼眸深情的看着君纵北,微扭了一下腰肢,双腿一长一短,调整好曲线 。

君纵北深邃的眼眸沉了沉,脖颈青筋暴起。

“魔尊大人~”声音娇嗲妩媚,摄人心魄。

君纵北看不出什么异样,反而是他身后的白破流了鼻血。

白破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鼻子流出,擦拭一看,不是鼻血是什么?

这也不怪他。

谁让魔尊大人对女人有洁癖,他们连个女的都见不到。

一来就看到像舒雅这样国色天香的狐狸精,流点鼻血也正常。

舒雅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她也没料到会是这样子。

察觉到舒雅的异样,君纵北转身就看见满脸是血的白破。

怒火冲天。

额头青筋显露。

“滚,回去抄一万遍静心咒。”

白破委屈但不敢显露出来,正想着抄静心咒还不如去炼狱塔。

没想到……

“都滚去炼狱塔待十天。”

其他五个人不敢出声,恶狠狠瞪了一眼白破,麻溜退了出去。

门外

“白破,你小子胆挺肥啊!”

连魔尊的女人都敢一直盯着看。

白破憋屈目视幸灾乐祸的五个人,“滚,你们还不都一样。”

他只是比他们多了流鼻血而已。

冷晔拍了拍白破的肩膀,“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一次,委屈你了。一万遍静心咒。哈哈哈!”

鸢骆闷笑一声,提问:“话说尊上这是动真格了吗?”

六人相视一看。

“或许是真的。”

“我们很快就有魔后了。”

“看见尊上刚才的眼神了没,啊啊啊,搞的我都想成亲了。”锌戈扭扭捏捏,羞涩的像个不谙事世的青年小伙。

“滚,别在这恶心我。”罗宇嫌弃的推了一把锌戈。

“走走走,小心被尊上听见了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

大殿里

舒雅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她怕啊!

万一魔尊一不高兴就把她给吃了怎么办?

君纵北坐在王座上,调整好心态,看着舒雅低着头于心不忍责怪。

“抬起头。”

舒雅咬着唇慢慢抬头,楚楚可怜的样子。

“魔尊大人。你别生气,也别吃我。你要是饿了我给你做麻辣烫吃,或者火锅,实在不行麻辣小龙虾也可以。”

君纵北眯了眯眼,这些是什么鬼?

吃小龙虾?成精的还是没成精的?

麻辣烫?烫哪?

还有锅里的火怎么吃?能吃吗?

舒雅看他不说话,心里没底,一分一秒都觉得煎熬。

许久,君纵北才开口,听不出语气是好是坏。

“本尊不吃白丁,掉价。”

他身边的人都是文武双全,偏偏看上了个文武不行的狐狸精。

只是他不知道,现在才刚刚开始,后面的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舒雅嘟着嘴,小声嘀咕着:“又没有老师,自学哪里学的会。”

可君纵北听力极好,一字不漏听了进去。

暗暗偷笑。

起身绕到舒雅身后,俯身握住她的手提笔,在她耳边低语:“背挺直,手腕时而上抬,时而下压。凝重处,力透笔尖。”

舒雅这才反应过来他在教自己写字,认真听课像个小学生悉听教导。

只是,热气吹洒在耳边,有点痒。

注意力压根就集中不了。

舒雅微微偏头,尽量离他远点。

他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不得不说,他的手生的很好看,细长,宽大,很安心。

君纵北感觉到她一直在游神,嘴角勾起,压低了几分。

“注意力集中。”

大殿硬是被她们给搞成了学堂的感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