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陆北川小说散修仙途无广告阅读

玄幻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散修仙途,作者是南山真人,主角是陆北川,主要讲述了:陆北川穿越到修仙世界一个同名散修上,发觉这是一个充满着危机凶险的修仙世界,而自己只是一个灵根低下的散修。上无资质,中无功法,下无资源。自己成了那些宗门子弟口中的底层蝼蚁,命如草芥。在竞争激烈的修仙世界

陆北川小说散修仙途无广告阅读

第5章 激斗

修仙界这么凶险的吗?

到底怎么回事?

我只不过是出去喝口水,怎么就这一会的功夫,大家就遇到袭击了。

还有杜卓你这个笑里藏刀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叛变的?

原来这次你喊我出来,参加交易会是假,盯上了我才是真的。

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贪图我的身子?

陆北川的身体有些颤抖,既是气的,也有些许被吓的。

看着眼前三个敌人,还有他们偶然间看向自己的目光,陆北川就忍不住寒毛倒竖。

他能够真切的感受到,眼前这些敌人对自己的恶意,那毫不掩饰的贪婪和杀意,充分的表明了对方的目的,那就是要自己的命。

陆北川顿时一个激灵,直接拔出了自己的腰间佩剑,同时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袖间的小弩,戒备的看向了眼前的敌人。

这些家伙,想杀他,那就拿命来试试。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的陆北川,此时为了保护自己的性命,也露出了自己的狠劲。

“咳咳……”

赵一水捂着自己的腰,手上鲜血淋漓,此时咳了两声,语气森寒的冲着杜卓说道:“杜卓,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究竟为何要害我?”

他实在想不清楚,自己哪里被对方给盯上了。

“为什么要害你?”

杜卓闻言,哈哈笑了两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好一阵后才止住笑,语气冰冷的说道:“要怪就怪你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赵道友,你手上是不是有着一份炼气功法,足以修炼到炼气后期?

还有你,刘道友,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年前在盐池大会的时候,那个高价买走了灵器碧水剑的人是你。

至于你……”

杜卓视线移陆北川,见他警惕戒备的模样,冷笑一声道:“陆道友,要怪就怪你那死鬼师父吧。谁让他是风灵根呢?你师傅是不是留下了一颗风灵丹?

很不巧,我也是风灵根,修行遇到瓶颈了,正缺这种同系灵丹辅佐。

这次让你出来参加交易会,为了换富水莲子,你应该就带在身上了吧?

别着急不用一会,这灵丹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杜卓猖狂的大笑起来。

“你……”

赵一水看到他这副模样,顿时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原来你平时接近我们,就是为了打探我们的底细,你果然是个贼子,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陆北川也是倒吸冷气。

杜卓这家伙,平日里原来对他们这些人如此热心,就是算计着有朝一日好探明家底,骗取信赖,然后来个杀人夺宝。

此种心计,此种心肠,真真歹毒的很。

“怪不得前身师傅说过,让我小心些这家伙,还是师傅他老人家看得准啊。”陆北川心中有些后悔不及,早知道就该直接推了这趟行程,如今却落得个这种遭遇。

“赵道友,杜道友,休与他说这些了。”

这时旁边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刘百全,大声喊道:“这些贼子此时不过是在拖延时间,想等赵道友你体内的毒伤发作,好让我们这边先损失一人。

今日我等与他们,已无二路,不是他死,就是我死,唯有拼了。”

说话间,刘百全就张手一扬,一片黑粉就朝着眼前的杜卓撒去。

“姓刘的,你还不是在拖延时间,在准备法术。”

杜卓痛骂了一声,但也不敢接那片黑粉,连忙侧身躲避。

让他才闪到半空,刘百全身形就扑到了近前,手中大刀向下一挥,闪烁着寒芒的利刃就贴到了他的脖颈。

速度之快,让杜卓心头一凉。

毫不犹豫。

只见一片青色的风刃,就在杜卓的身前成型出现,然后瞬间斩向了刘百全。

他唯一道法术,此时就用了出来。

但在杜卓满怀期待的眼神中,只见一声清脆的水流声,眼前刘百全手中的长刀层层破碎,随后露出了长刀之内的一柄蓝色宝剑。

正是先前他所说的,被刘百全高价买走的那柄碧水灵剑。

青色风刃与碧水灵剑相碰,只见灵剑微微一闪,风刃就被灵剑给斩碎,消散了去。

见此一幕,杜卓心中暗呼不妙。

对方有着灵剑,此时估计又积蓄了一道法术,而他为了自保,已经放出了风刃,根本就不是刘百全的对手。

分析出了战局,杜卓立刻闪身躲避,不再和刘百全硬拼,而是游走拖延起来。

嗖——

陆北川闪身躲过一道白芒,然后左手袖袍一抖,藏在里面的珍袖小弩就发动,细小的短箭飞驰而出,射向了身后追来的黑影。

那黑影见到短箭飞来,连忙抬刀一拨,将短箭挑开,但身体也跟着一顿,速度就慢了下来。

得此空隙,陆北川身形连闪,落到了几丈之外的地面,口中喘着粗气。

此时的他形象颇为狼狈。

头上竖起的长发,不知何时披散开来,其中几缕明显比周围短了许多,竟是被人给削掉了。

身上的衣物也多了几道裂痕,露出了里面的软猬甲。不过就算是甲衣,此时也满是伤痕,一副随时就要破掉的模样。

不过甲衣之上,那些微突的尖刺中,几缕鲜血残留,那透黑的血液,显示了其中带有的剧毒。

“小贼,你够阴的。”

对面的蒙面黑衣人左手微微抽搐,右手捏着刀柄露出青筋,此时盯着陆北川咬牙说道。

方才和眼前小贼交手的时候,他看陆北川动作稚嫩,招式拙劣,明显就是新手。

于是心头大喜之下,不免多了几分轻视。

所以在接连猛攻,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一个心急,想要快点拿下对方,然后去帮助旁边的同伴。

因此在贴近身前的时候,直接伸掌前拍,想要直接震碎对方心脉。

谁知陆北川竟然穿了一件软猬甲,上面还涂了剧毒,直接就令他毒刺入肉,中了招了。

此时一番缠斗,气血翻涌,毒素进入经脉,隐隐间已然有些压不住了。

“哼,哪里及得上你们。”

陆北川吞下从喉咙涌出的血水,调集气息,压制住心口的痛苦。

刚才对方一掌,实在狠辣。

虽然身上穿的软猬甲,缓解了一下对方的劲道,但透过甲传入体内的劲力,依旧令他受了不轻的伤。

此时心脏跳动起来,隐隐带着痛楚,速度也比正常慢了许多,也不知伤成什么样了。

不过现在生死关头,也顾不上看伤了,不杀死眼前的敌人,一切皆休。

只是两人此时都受了伤,彼此间都有些顾忌,一时间竟不敢再轻易动手了。

“啊!”

就在这时,旁边一声惨叫。

陆北川余光瞥去,却是赵一水此时被人一剑刺中胸膛,直接钉在了地上。

先前就被人偷袭中毒受伤的赵一水,此时终究敌不过敌人,先一步殒命当场。

见此情形,陆北川不由心头一紧。

自己这边少了一个同伴,对面则多了一个帮手,这个杀了赵一水的黑衣人,该不会转过头来盯上他吧?

怕什么,就来什么。

那黑衣人杀了赵一水,随后没有半点迟疑,直接抽剑而出,视线直直盯向了陆北川这边。

剩下两个人中,刘百全实力明显更强,也个难杀。而陆北川就是个雏,柿子先挑软的捏,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

“嘿嘿,小子,你同伴死了,下一个轮到你了。”连陆北川正在对峙的黑衣人,也看到了这一幕,此时就不由阴冷的笑道。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陆北川如坠冰窟,但此时却不输气势,依旧咬牙说道。

他已决定,就算真的要死,也要拉到眼前这家伙来垫背。

远处的黑衣人缓缓踱步,慢慢的从旁边靠近了上来,目光盯着陆北川,似乎是在寻找着他的破绽。

危机渐渐逼近。

“安道友,先别管那小子了,快来助我。”

但就在这紧急关头,远处杜卓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几人望去。

却见杜卓此时浑身带伤,鲜血浸透了半片衣服,而刘百全则举着闪耀着蓝光的灵剑,不断的逼向于他。

看这模样,似乎下一刻,杜卓就要撑不住,被刘百全斩于剑下了。

见此一幕,原先斩杀了赵一水的黑衣人,犹豫了一下,终还是咬了咬牙,直接放弃了陆北川,飞身朝着刘百全而去。

远处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黑衣人提剑和刘百全交手,一时间打的难分难解。

但仔细看去,却可发现。

面对刘百全手中的灵剑,黑衣人手中的普通凡剑却是有些难以招架,才交手一会,就多出了不少豁口,看样子也撑不了多久。

好在旁边杜卓得了同伴支援,稍稍缓了两口气后,便从袖中取出几根银针,时不时地朝刘百全射去,抽冷子来两下,令刘百全不得不拿出大量精力,用来防备于他。

两边斗起来,一时间竟是势均力敌的局面。

“这下你没同伴了。”

陆北川看到刘百全的猛样,心中顿时松了一大口气。放下心来,此时看着眼前已经受伤的黑衣人,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中了我的毒,能撑多久?”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