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林柔柔顾一城重生七零,糙汉霸宠小辣媳无弹窗阅读

最近作者大大鱼素写的重生七零,糙汉霸宠小辣媳呼声非常高,主角是林柔柔顾一城,主要讲述了:简介:(年代+空间+糙汉+互宠+种田)一睁眼,林柔柔正躺在大红喜被上,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死死盯着她。她重生了,身边的男人正是她上辈子的丈夫顾一城。上辈子,她过得稀里糊涂,把对自己好的顾一城推远。重来一次,她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娇软喊着“城哥……”村里出稀奇事了,城里来的林柔柔居然安安分分过起了小日子,很多人不看好,等着她跟顾一城分开。然而,林柔柔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抱住男人的胳膊想,抱怨道:“城哥,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顾一城克制许久的心再也忍不住,把人一把按住,咬牙切齿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自那以后,林柔柔再也不敢撩拨他了。

小说林柔柔顾一城重生七零,糙汉霸宠小辣媳无弹窗阅读

第9章 警告赵红艳

林柔柔等啊等,睡着了都没等到顾一城。

再睁开眼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院子里有人说话,她揉着眼睛坐起来,发现被窝旁边是温热的。

“城哥?”

顾一城在外面洗脸,应了一声。

林柔柔穿衣,低头看了一眼,挺满意的,身材苗条,该翘的翘,是后世女人们都羡慕的那种。

可惜了,顾一城怎么就不知道欣赏,昨晚居然还落荒而逃。

林柔柔出屋门时正好听到王桂莲和顾一城说话。

“你就别在家里吃早饭了,我给你捎了几个红薯,你路上吃就行,快回去,见了领导们记得问好。”

“嗯,我知道。”

顾一城掏出一把钱,塞王桂莲手里。

“油的事我跟大毛说好了,让他帮忙搞点回来,到时候你把钱给大毛。”顾一城说出了目的,“这事就算过了,你也别揪着不放。”

王桂莲快被气死了,昨晚还不准她吃肉,今天又威胁她。

到底谁是儿子谁是老娘!

“你就护着吧,以后有你受的。”王桂莲骂他。

顾一城请了好几天假,置办婚事用了几天,假期已经用完了,今天得赶回厂里去。

上辈子也这样,顾一城去厂里了,再次见面,都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只是她的心境发生了变化,上辈子是窃喜,这辈子是舍不得。

她鼻尖发酸,很想跟着他一起去,但是不行,不能任性给他添麻烦。

顾一城朝着她走过来,想要揉她的脑袋,手抬在半空又放了下去。

“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妈说,要做什么可以带上彩霞,让她帮你。”

“嗯”

“村长那边我已经跟他商量好了,你不用再干以前的活,和彩霞一起打猪草就行了,这活轻松一些。”

“嗯”

顾一城见她一直低着头,很想抬起她的下巴看看,最终忍住了。

去省城要大半天,好几天才有一趟车,顾一城不能耽搁太久,交代了几句,提着一个小袋子就要走了。

顾彩霞在一旁快哭了,“三哥,下次放假你记得回来呀。”

符金香打趣道:“你三哥肯定会回来,以前不回来是没记挂的人,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媳妇,你让他不回来都不成。”

顾一城又看了一眼林柔柔,这才转身离开。

捏紧的拳头又放开,林柔柔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在顾彩霞低呼声中追了出去。

“二嫂,她这是干嘛呢?”

“还能干嘛,新婚夫妻,舍不得呗,行了,你也别看了,跟我去干活。”

院子外面,林柔柔已经追上顾一城了。

她很想抱着他,发现有邻居偷看,硬生生忍住了,改成了抓住他的袖子。

她眼眶发酸,瓮声瓮气道:“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有空了就去看你。”

顾一城盯着她的眼睛,看到了她眼中的情绪。

很想把眼前的女人搂在怀里,怕她生气,只能拍了拍她的肩。

“妈就是刀子嘴,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家里人都好相处,有什么困难找他们就行。”

他以为她害怕跟顾家人相处。

林柔柔坚持道:“我会去看你的。”

顾一城没放在心上,时间已经不早了,再耽搁赶不上车了。

“我走了。”

顾一城扯出袖子,大步往前走,不敢停留,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只要林柔柔好好跟他过日子,他不介意帮秦卫洋一把。

其实他私心里,巴不得把秦卫洋弄得越远越好。

路过赵家的时候,顾一城停了下来,跟赵婶子打了声招呼。

赵婶子笑眯眯,“顾老三这是要去省城啊。”

要说村里最混的小子,肯定是顾老三,最出息的人,也是顾老三。

银州厂,那可是省城重点厂子,多少人削尖脑袋往里挤,谁能想到顾老三居然进去了,还是以技术员的身份。

满山野的顾老三,居然有这样的出息,差一点自己就是她的丈母娘了,可惜啊。

“婶子,赵红艳在家吗?”

赵婶子眼睛一亮,朝着屋里大喊:“红艳,快出来,顾老三找你。”

赵红艳以为耳朵出毛病了,见到她妈已经进来了,脸上全是笑容。

她这才有了真切感,顺了顺两个麻花辫,又整了整衣服,红着脸出了院子。

“三哥,你、你找我什么事?”

村里比他年长的和平辈的,一般叫他顾老三,比他小的一般叫三哥。

赵红艳心花怒放,难掩羞涩,下一秒被泼了一盆冷水。

“林柔柔是我媳妇,谁要是欺负她,别怪我不讲情面,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你给我好自为之。”

“三哥我……”

顾一城已经转身离开,丝毫没有要听她解释的意思。

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赵红艳无比委屈。

她是喜欢顾一城的,知道王桂莲想要她当儿媳妇的时候,开心了好久。

以为可以嫁给顾一城,没想到冒出个林柔柔。

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到底给顾一城下了什么迷魂汤。

顾家早饭是稀粥,稀粥还算浓稠。

酸黄瓜,咸菜,一碗辣椒酱,配着吃,味道很不错。

最近活重,大家都很累,昨天还剩下的红烧肉每人分到了两块。

王桂莲虽然看她不顺眼,但也没故意刁难她。

吃了早饭,林柔柔就和顾彩霞去猪圈那边了。

割猪草算是清闲活了,只要猪草够猪吃,可以早点下工,时间上很灵活。

洗猪圈那样的脏活被顾彩霞包了,她也没让林柔柔帮忙,就让她捣鼓猪草。

另一边,等着林柔柔干活的孙萍芳傻眼了。

“什么叫林柔柔不在这边干活了?”她惊叫道。

要是林柔柔不在这边干活,那谁帮她?

昨天林柔柔不在,她累的都直不起腰了,夜里睡觉腰酸背痛。

就指望着林柔柔今天帮她多干一些。

知道内情的人嘲讽她,“人家男人跟村长那边商量了,有本事你让村长也给你安排过去。”

孙萍芳脸色不好看,要是能说得动村长早就说了,还用得着别人提醒。

秦卫洋也来干活了,找了一圈,没有看到林柔柔。

他脸上还顶着淤青,看起来挺滑稽。

他看了一眼天空,又是艳阳天,再看面前的活,眼前一阵阵发黑。

“秦卫洋,你怎么不多休息一天?”

秦卫洋看过去,是孙萍芳,心下一喜,有了主意。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