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陈江白紫洛的小说黑夜猎杀者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黑夜猎杀者,作者是南城阿江,主角是陈江白紫洛,主要讲述了:天穹之下,灵气复苏,有没有想过这是一场人为的制造,还是某个组织或国家的阴谋呢?地球灵气盛行的背景下,自人类中诞生灵境修行者以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黑夜猎杀者的出现。现实生活中的‘罪恶滔天’之人,竟是灵境中

主角是陈江白紫洛的小说黑夜猎杀者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八章 意外

“喂,你催什么催呐!我肯定有空的啊!

“行!我等下就来,立马来!”陈江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李静琼打来的,约他林郊公园见面。而陈江也是忍着心中的气,一口答应了。

毕竟也好,自己那两万块到手,以后都不会在和她有往来了。

一想到这,心里就舒畅。要说不难受不痛心?这是假的。

毕竟,全身心的投入感情,相恋了快四年。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那就只有恶语相加,全想着你的不好的一面,那样就会心里好受许多,自己也不会很颓废、自卑的。

“哼!”

“老子绝不会有半点难受的样子给你看到的。

“毕竟是你抛弃了我,休想让我受到什么矮矬穷的观念打击。”陈江咬着牙暗道。

扫了一辆共享电动车,陈江把马力握到了最大,四十码的速度在街上吹着日风,叼着烟,一脸见谁谁不好地表情在往林郊公园赶去。

骑着电驴过了几个红绿灯的时候,

后面的岔路口极速甩来了一辆大众宝来,在慢条斯理地跟着他。

有点无视被被跟踪的人发现一样,慢悠悠地在跟着电瓶车。

“他丫的,还真以为老子是不看路的?”陈江咬着烟,看也没看最右边车道上缓缓跟着自己的车。

宝来车晃悠悠地跟踪着小电驴过了几个红绿灯,傻子都能看得出你在跟踪。

“吴队,我们这么汽车跟着电动车行驶,他怎么也会发现的吧?”副驾驶上的一个烟熏妆的三十大几的妇女对开车的人说道。

“没事,就这么慢悠悠地跟着他,看他去哪,反正已经监听了他的手机。”婴儿肥脸的开车人回道。

………

陈江依旧速度不减的在骑着,心中在咒骂道;

“你丫的,我是欠你钱了,还是犯法了呢?真想在路边好好问下你……反正咱有超能力不怕。”

城街近工业区的一个绿化带花园路边。

鲜花盛开。

上班工作的日子里,花园里没有行人。

停车位上的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车主刚准备下车。

“呼~呼”

从她车的左侧依次飞速地驶来了一辆金杯车和一辆五菱面包车。

在前后逼堵着法拉利。

顷刻,车上就下来了三个套着阀体保护帽的大汉,二话不说,就在那拉着法拉利的车门,拍打着车窗要车主下来。

法拉利车里的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富家女,她吓得脸色苍白,在车里惊慌尖叫着。

不过也没有慌张得无措,她下意识地就点火起步,狂踩着油门在撞堵着前面的金杯车。

“嘭!嘭!”

老大的油门加速声几里外都听得到,排气管冒出了浓浓的白烟。

一时间,汽车碰撞声“砰砰”作响。

陈江刚好就骑行到了绿化带的小道上,看到前面像在绑票的拦住了他去路的几辆车,顿时就来了脾气。

这要在以前,自己肯定拔腿就跑,自昨晚之后,有了超能力,还怕你个锤子。

“喂!你们挡爷的路了!”陈江朝着几个大汉在砸窗要拉人的喊道。

“怎么办,被发现了?”一个同伙,朝着老大说道。

他们原计划是速战速决,现在看样子是不行了。

“那……”

“走,走吧,快走。”

“不干了?”

“……”

几个同伙都有点慌了。

看得出来他们是第一次绑票。

陈江得意地看着他们慌溜溜的回了车,听到踩响出的“哄哄”油门声,面包车仓促地从法拉利的侧面撞行了过去,俩车一溜黑烟的跑了后。

陈江骑过这引擎盖凹陷熄火玻璃快被砸碎了的法拉利车旁,顺眼看了眼车里的,还在那惊慌失措深呼吸的富家女,他头也不回的就骑行了过去。

她有手机,和车里卫星救援电话的,不需要自己去献殷勤帮忙的。

“喂!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了。”下了车的富家女朝着过去了的陈江尖声喊道。

陈江扭过头,回道;“不客气,救你也是无心之举。”

又是一个美女,脸比白紫洛还好看了一点,身材倒是显瘦了点。

“喂,你等一下。”女子又喊道。

“不必感谢我,也不必知道我的名字。”

陈江头也不回的骑远了。

还有些无措立在原地的李佳佳,看着远去的骑车人背影,感慨;这人好奇怪哦。

她是浏南市的几十亿规模的李氏地产集团的千金,她只是想在这公园里走一走拍几张好看的花朵照片,没想到就差点被人给绑票了。

……

“这多是些什么事啊?”

“怎么尽和些女人有关?一个李静琼,二个白紫洛,今天又遇到一个富家女……

“看来我不是在走桃花运,而是在成为修行当和尚的路上。”

陈江又叼了根烟,心里想到着。发现跟踪他的宝来车还在后面。

宝来车里。

“自强,那好像是李家的千金,去管吗?”

“不了,跟着这小子吧,看他去林郊公园干什么要紧。希望,他别做出傻事犯下罪就好。”吴自强摸了下肿痛的脸,这是被昨晚陈江打的一拳。

………

林郊公园。

“我的钱呢?”陈江走过去看着有手提包在独自等他的李静琼说道,有些诧异她怎么一个人就出来见面了。

细软的和风在吹乱着李静琼的发丝,有点浮肿的双眼,显得她昨晚没睡好,又有些伤感。

陈江没有理会她的样子,管她就会触动自己的内心,保不齐自己就会再难过起来的。

再说了,他吗的今早电话里就听到了你旁边有男的声音的。

“呐,你点点。”李静琼一脸伤情的看着他。

陈江拿过两垛钱,翻了一下。

“好,什么也别说了,往后不相见,互删。”

陈江扭头就走,怕再说会难过和愤怒的。

“对不起!”李静琼捂着嘴哭咽了起来。

陈江听见了,没回话,只管走,看到了前面冒出的三个拦路人。

“喂,就这么走了?”一个白夹克,带银色吊坠说唱风格搭配的青年说道。

他的身边跟着一脸有气的徐波,还有一个大金链子的国字胡子的壮年男子。

三人中只有徐波不是灵力行者,其他两人都是一级的灵力行者。

看着不怀好意地拦路人,陈江回过头去,瞪了眼不敢看自己的李静琼。

“想怎么着?抢钱呐?”

“呵”青年冷笑了一下,“我蔡金宝,还犯不着去抢你打工仔的钱。”

“哼”旁边的两人也是跟着冷哼了一声。

“你是猎杀者?”国字胡的壮年打手严肃问道。

白天状态之下是看不出对方是否是猎杀者的,只有晚上才会散发出猎杀者的气息来的。

陈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们。

于是,自报家门的蔡金宝就在那轻蔑地打量着陈江。

发现他好像也是个一级的灵力行者。

不知道他是觉醒的什么能力,不过自己身边有个一级半的猎杀者帮手,对付这个刚一级的灵力行者倒绰绰有余了。

如果试探出了他是猎杀者的话,立马就结果掉他,同时还能领赏不受法律制裁。

蔡金宝便在双拳蓄力紧握,

顿时,一股小范围内的空气气流瞬时就环绕在了他的身边,拳头在带有一种很小的蓝色的电磁波光。

蔡金宝奔跑了起来,一股带着风流的速跑,在拳袭陈江。

在才刚感受到小风吹身的时候,陈江就一个后空跳跃,已离原地两丈多远,提前就避开了攻势。

“?”

蔡金宝惊愕了。

攻击还没过去,没想到他就躲开得这么远,怕了吗?

他带着疑惑和气恼地,又继续的轰拳追去,同时他拳能的蓝色磁光也更亮了一点。

蔡金宝急了。

“轰”

拳头又没轰中。

一旁的灵力行者感慨道;

“好小子,蹦哒的这么高。”

国字胡的壮年汉子,随即也加入了战斗。他拳头处的蓝磁电光比蔡金宝的要明亮一些,看起来是比蔡金宝厉害了一点。

很快,场面就是二打一。

蔡金宝前面追赶,壮年汉子行动则更为迅速地是在左右逼击着陈江,纷纷跳跃轰拳着。

徐波则在一旁搂着李静琼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蔡金宝在旁加油鼓劲。

男人的本性,

都是不希望和自己女人有过亲密关系的其它男人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

徐波此刻是恨不得自己就能够亲手杀了陈江的,心里没有半点是自己夺人女友在先的愧疚感。

而这一边。

此时的陈江要么逃,要么对拼。

一打二,这么躲避拖延下去会吃亏的。

他选择了对拼,想试一试自己的潜能。

此刻,受了指示的心脏就在极速地供血出能量在流遍陈江的全身,他身上的表皮肌肉更是在紧绷蓄力,像抗打没有疼痛感的一样。

白天他无法变化成猎杀者形态,

兽人态的再生抗打能力也不够,更别提还能有兽性的狂暴、速度作战力了。

但好处是,他可以利用这猎杀者兽人形态的不多的灵力,可以更好地了解下自己体内潜藏的超能。虽说不能全部利用起来能力,但也能使用个四五分吧。

……

陈江巧妙地避开了壮年汉子的一记带着蓝磁电光的拳击后,立地,飞跳而起,拳头也在迎着蔡金宝的拳头而去。

“呯”

俩人双双拳头中胸,响了一声。

壮年汉子瞅准时机,一个比先前更快的速度,一拳偷袭打在了还没站稳的陈江胸口上。

前者轻蔑地笑了,

后者已胸中两拳,口吐鲜血。

“不错,达哥。”蔡金宝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吐了口血腥沫子。

“宝少,过奖了。

“这小子受了我徐明达的一记重拳,如果是猎杀者这会应该要有异样了。”壮年汉子得意道。

陈江在极力克制住自己的心中愤怒,他感觉现在的心中在有怒火冲天的一样……

他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想杀人念头,更怕这一次一旦纵由了自己,这猎杀者体能以后是再也不会受自己控制的了。

看着在逼近走来的蔡金宝和徐明达,

陈江想跳跃而走,无奈胸口受伤,还没来得及有时间喘息恢复,现还只能勉强得站立。

蔡金宝看着这有点不像是猎杀者的人,他身体没出现异常,疑惑地看了眼徐明达。

“宝少,再去打他几拳,看如果还没有异样,他就不是猎杀者。”打手的徐明达随即解惑道。

“好,我试一试。”蔡金宝应允道。

一旁的看客也跟着来附和了。

“金宝哥,他是猎杀者。昨晚我清楚地看见了他全身黑紫青筋的,眼睛是黄瞳光……”徐波喊道。此刻他恨不得陈江是立马就现出原形的,好让蔡金宝他们打死他。

便还一个劲地在夸张说;“他变身起来,会像个黑皮的绿巨人一样,几米高,全身黑紫……”

“徐哥!”李静琼看着越说越离谱的徐波,用手打断了他。心里有种很愧对陈江的感觉,不想陈江再受伤害了。

蔡金宝没去理睬他们,缓缓走向陈江,在拳头蓄力,右拳带着蓝色电磁光波准备在打去站着的人。

而陈江的身体似是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似的,有两颗心脏的他,霎那间就在剧烈不安地跳动。

一种被压迫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冒出,感觉;只要他放手一搏,不再压抑着自己,内心就会解放,一种解脱了的愉悦的心情感觉瞬时就会被出现。

纠结激动的他双手都出了汗,

可陈江还是选择了压制住他心中的嗜杀念头,担心只要他一松懈,感觉就会像昨晚一样会丧失掉理智地。

如同欲望一样,不经常克制就会受制于欲望成为傀儡。

“嘭!”

花草旁,传来一声枪响。

众人闻声看去,一个婴儿肥胖脸的青年和一个烟熏妆的女人出现。

“住手!”吴自强和女人跳跃而来,立在了陈江和蔡金宝的中间。

蔡金宝也认出了吴自强和女人来。

吴自强和女人余小妹是浏南市这个县级市的城市护卫队的成员。护卫队才刚组建不久,离省城又不远,全队还只有两人。但是他们权限很大,可以让司警部门协助帮忙。

“别管闲事,他可是猎杀者。”蔡金宝指着陈江说道。

“哦,是吗?”吴自强看了眼身体没出现猎杀者特征的陈江,又说道;

“我会上报给省级的城市护卫队,要求惩戒你蔡金宝和你身边的这个灵力行者。如果,伤者严重,我还会上报给官方灵力行者部门的…申请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权力。”

余小妹也附和他,对蔡金宝说道;“你身边的这个灵力行者有没有备案,为什么我在浏南市找不到这个灵力行者的身份?麻烦把身份证拿来给我看下。”

说着,余小妹先拿出了证件给他们晃了一眼,就朝着徐明达走去。

徐明达有些慌了,灵力行者的身份暴露了,备案后,自己日后就要受到监管了。

“我不是,不是。我只是个练武的。”说罢,徐明达对着蔡金宝使了个眼色,自己就开溜了。

蔡金宝心领神会,也跟着走了。他有家世背景,量这吴自强他们也不敢强得罪他。

余小妹和吴自强也没去理会这溜了的蔡金宝俩人。

蔡金宝身边的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灵力行者有空可以上报给省队,申请让省里下发文件告知和调查的。

“怎么样,没事吧。”吴自强微笑着露出两排淡黄牙对陈江说道。

“谢谢,没事。”陈江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吴自强,这不就是昨晚拿警棍打他,被自己一拳打晕了的青年吗?

陈江看见他突肿的脸,发现徐波和李静琼也在跟着仓皇地跑路。

于是,几个跳步过去,逮着徐波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啊!啊!”徐波杀猪般的叫道。

“你昨晚打我不是很得意吗?今天还带人来找我的麻烦。”

陈江又是几拳下去,徐波被打得快要吐血了。

“阿江,别打了。”李静琼哭哭啼啼地叫道。

“草”

陈江也没手软,没打徐波了,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李静琼差点被打飞了,接着稀里哗啦哭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瞪着大眼睛看着陈江。

陈江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看得吴自强和余小妹一愣一愣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