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玄阴驱鬼人在哪看,唐鬼东方紫韵小说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玄阴驱鬼人是由落拓生写的悬疑类小说,主角是唐鬼东方紫韵,主要讲述了:通阴阳,驱妖邪,镇鬼神,荡乾坤,天生鬼子,命不由天。光明之下是阴暗,玄阴驱鬼人唐鬼,带你揭开这个阴邪的世界。

玄阴驱鬼人在哪看,唐鬼东方紫韵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4章 鬼上尸身

我听到悲情的呼唤声,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这回坏了,怪不得李二寡妇没来,原来在这等着呢。

我已经可以肯定,李宇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李二寡妇的手笔,没想到这个女人深藏不露,真是个狠人啊。

李宇的五感被我封了,按理应该听到声音,但是母子连心,直接被他突破听觉了。

他听到李二寡妇的呼唤,眼珠不停的乱转,似乎要撑开眼皮,同时从口鼻喷出寒气,将身体笼罩,把火焰隔绝开。

我大喝一声:“你这个该死的孽障,我要超度你,你却如此不知好歹,既然这样,别怪我心狠手辣,打的你永世不得超生。”

我结了一个法印,口中念念有词,手指蘸着朱砂,在一张符纸上画了一下,向着前面一指,符纸飞射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四根棺材钉突然飞出来,在空中彼此交叉,将符纸撕的粉碎。

李宇直挺挺得立起来,两只眼睛猛然睁开,眼珠是血红色的,看上去特别的瘆人。

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个情形,吓得纷纷后退,如果要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宇发出一阵阵的低吼,就好像一只野兽一样,脚在地上一蹬,从坟坑里蹿出来。

百姓吓的屁股尿流,疯狂的挤在一起,全都瑟瑟发抖。

我冷冷的看着李宇,大声喝道:“你这个该死的孽畜,既然你娘一心让你魂飞魄散,今天我就成全你。”

我拿出一把桃木剑,随手挥的两下,看上去颇有大侠范,只不过没有人欣赏。

我手上蘸着朱砂,在桃木剑上画了一下,脚下踏着禹步,向着李宇冲过去。

李宇用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我,再次发出一声低吼,随后挥动双手,恶狠狠的向我扫过来。

我灵动的向着边上一闪,桃木剑砍向他的后背,结结实实的抽在上面,发出刺啦一声,就好像铁板烤肉一样。

李宇发出一声惨叫,猛然一个转身,锋利的指甲划向我的身体,想在我的身上割块肉下来。

我向着后面跳了几步,手中多了一把小小的金钱剑,好像飞刀一样甩出去,正好刺在李宇的心口上。

李宇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我心中大喜,正打算上前结果他,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鼓声,形成一种独特的韵律。

李宇听到鼓声之后,身体随着韵律摇摆,简直就是坟头蹦迪,越蹦越精神,最后把金钱剑拔出来,一把扔在地上。

我知道这是太平鼓的韵律,使用太平鼓的不是萨满,就是跳大神的。

我以前见过李二寡妇,她是纯正的汉人,不可能是萨满,只能是跳大神的了。

跳大神一般都是二人组,一个神婆加一个神汉,通常是夫妻,所以在李二死了之后,李二寡妇也就不跳了。

李宇这一次死的冤,李二寡妇觉得有冤无处伸,所以将儿子变成煞尸,来个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我大叫一声:“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二婶子还不出来,你真想让你儿子,永世不得超生。”

我大喊了三声,李二寡妇终于出现了,她脸色惨白,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也是大限将至。

我看到这个情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李二寡妇以自己的性命献祭,足以说明心中怨气滔天。

我打了一个稽首:“见过二婶子,不知道你请的是哪一路神,有什么事情不能说,何必要走这一步呢?”

李二寡妇露出凄惨的笑容说:“你用不着盘我的底,我已经把我的命献给神,借神的力量,让我儿子报仇。

不是我要走到这一步,是他们逼我这么做,我儿子老实巴交,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就因为我是个寡妇,所以总被他们欺负。

他们还冤枉我儿子偷鱼,于根本就不是我儿子偷的,偷鱼的是李德贵的崽子,他们还死不承认。”

我看了一眼李德贵,看到他的眼神躲躲闪闪,知道李二寡妇说的没错,这个老实人为了儿子的名声,真是铸成大错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儿子是被冤枉的,并且还丢了性命,对方一定会付出代价。”

李二寡妇咧着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虽然你是个毛头小子,但是说这番话的时候,连你自己都不信吧。

老天真要是有眼的,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得把自己搭进去。”

我冷冷的说:“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倒要看看你们母子,有什么神奇的手段。”

李二寡妇一声大叫,将太平鼓的鼓槌,插进自己的心口,随后一头栽倒在地。

别人看到的只是李二寡妇死了,但是在我的眼中,李二寡妇的魂魄站起来,直接扑到儿子的身上。

我脸色大变,怎么也没有想到,李二寡妇居然会使用这招,鬼上煞尸绝对威力无穷。

而这么做的害处,也是非常明显的,不管是鬼魂还是煞尸,必将会烟消云散,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

李宇再次发出一声吼叫,用女声说:“你这个混帐小子,赶快给我滚开,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把桃木剑一横,用手指点着眉心说:“今天有我在这,就不允许你胡作非为,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我咬破手指,在桃木剑上抹了一下,向前一指,桃木剑飞射而出,就好像离弦之箭,瞬间到了李宇面前。

李宇根本没把桃木剑当回事,连躲闪的意思都没有,任由桃木剑扎在身上,直接就刺穿了。

李宇发出痛苦的嚎叫:“怎么可能会这样,为什么你的桃木剑,能够刺穿我儿子的身体,难道是因为你的血。”

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以为我和别人一样,简直就是个笑话,别以为你上了煞尸身,就有什么了不起,看我把你揪出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右手拍在李宇的头上,八卦胎记闪过一道黑光,他身上冒出黑气,不停地颤抖着。

我向着外面一拽,把李二寡妇生生拽出来了,接着把她吸收,然后将目光放在煞尸身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