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严呈非龙麟征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墨菲斯游戏完整版在线阅读

游戏动漫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墨菲斯游戏,作者是一无所有的空想家,主角是严呈非龙麟征,主要讲述了:高科技公司“元创”的创始人元乾去世之前留下遗嘱秘密挑选六人参与“Morpheus”计划(墨菲斯即希腊神话中掌管梦境的神祇)这六个性格、背景、际遇不同的人将在这个计划中找寻真正的答案然而殊不知潜藏在背后

严呈非龙麟征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墨菲斯游戏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7章 风起,剑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张伟你给我起来!又上课睡觉……”

高中时老师讲解临江仙的场景在夏侯思迁脑中浮现。遥想那时脸庞青涩的男孩女孩,布满爬山虎的教学楼,还有那在台上喋喋不休训话的教导主任……唉,爷的青春啊!

“这位先生相貌不凡,不去立番大事,何故在此叹气?”一个扛着锄头头戴斗笠的老汉突然站在夏侯面前。

老伯你误会了我只是个大学老师可不是中山靖王之后。

在刚进入Morpheus系统后夏侯也挺懵的,不过在时间和黑色手环的帮助下冷静下来。当他得知他掉落的副本是《三国演义》时,脑海里便想起高中时的事情。

“我看你这小伙子年纪轻轻,身子骨也壮实,为何不去投军呢?”

投军?夏侯听到这突然醒悟过来。

对啊,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按书中所述正是东汉末年,群雄逐鹿的时候啊!

“喏,此去向南二十里就是新野城,刘皇叔正在布榜招兵,他是汉室宗亲为人忠厚贤良投他帐下匡扶汉室岂不负此生?”老汉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这让夏侯思迁不由得燃起热血,想起曾在高中时就心里发誓要报效国家而读书,虽然后来只成为个普通的大学讲师但韶华热血,饮冰难凉!

夏侯与老汉告别,然后提脚奔向新野。

自从上次与宁无去他们去了次密室逃脱后,这是龙麟征第二次玩侦探游戏了而且还是英国“侦探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名作之一——《无人生还》

龙麟征进来后发现自己正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举头望去周围林立的房子,远处数根巨大的烟囱正吐出滔天黑烟。泥泞的道路,脸色冷漠的路人以及寒冷的空气,龙麟征体验到高中历史老师所讲的工业革命的气息了。

他从黑色手环得到的第一条任务指示是让他去苏格兰场。

苏格兰场?不就是伦敦警察局么?不是吧,刚进游戏就要入号子,属实瘆得慌。

新野城郊一片热闹非凡,夏侯思迁赶了半天路有些累了,寻了个茶摊向老板讨了碗茶又向老板打听刘备募兵的地方。

“小哥是来投军的啊,这儿是北门刘将军的募兵处是东门,你往左绕过去,那东门城楼下有一白布,那儿便是募兵的地方。”老板很是热情地向夏侯释疑。

夏侯向老板道谢后放下茶碗直奔东门。他边走边寻思:刘备现在驻军新野,从时间节点上来说此时刘备应该是投奔了同是汉室宗亲的刘表门下,不知道他有没有三顾茅庐把诸葛亮挖来,没有的话他也可以帮刘备一把,说来他熟读过三国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不一定非要请诸葛亮出山,自己可以为刘备出谋划策就让他待在卧龙岗锄草算了。

正想着,夏侯思迁看见前方竖立一杆巨大白布,上书四个血红大字——“讨贼除奸”,下面有二三十个身着盔甲的军士,还有七八个身着各异的小伙子,看起来也是来投军的。

“我叫梅比·查理斯,听说苏格兰场有寄给我的东西。”龙麟征念着化名询问窗口的警员。

那个警员扶了扶自己的帽檐打量了龙麟征一下,然后起身走到后面的架子上,架子上的东西五花八门:大小不一的箱子,半成新的烟斗,镀银烛台,一大沓报纸……那个人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封信交给龙麟征。

“呼……呼……这封署名昆蒂诺·扬的人给你的信,查理斯先生。”胖警察喘着气说,显然在杂物堆里花费不少力气。

龙麟征拿到这封信后思考了一会儿,《无人生还》的结局如书名所述,全领了盒饭,有自己什么事呢?

撕开信,里面是一张羊皮纸,上面是一行诗。在系统帮助下下面浮现出成龙麟征看的懂的中文:[十个印第安小男孩,为了吃饭去奔走;噎死一个没法救,十个只剩九。九个印第安小男孩,深夜不寐真困乏;倒头一睡睡死啦,九个只剩八。八个印第安小男孩,德文郡里去猎奇;丢下一个在那里,八个只剩七。七个印地安小男孩,伐树砍枝不顺手;斧劈两半一命休,七个只剩六。六个印地安小男孩,玩弄蜂房惹蜂怒;飞来一蛰命呜呼,六个只剩五。五个印地安小男孩,惹是生非打官司; 官司缠身直到死,五个只剩四。四个印地安小男孩,结伙出海遭难;鱼吞一个血斑斑,四个只剩三。三个印地安小男孩,动物园里遭了殃;狗熊突然从天降,三个只剩两。两个印地安小男孩,太阳底下作长息;晒死烤死悲戚戚,两个只剩一。一个印地安小男孩,归去来兮只一人;悬梁自尽了此生,一个也不剩。]这是一首英国童谣,也是阿加莎这个故事的线索,诗的下面还附上一行地址,这是一个暗示,龙麟征如果想知道些什么就必须到那里。

“这位壮士姓甚名甚?籍贯哪里?做什么的?”负责登记的人问夏侯。

“鄙人复姓夏侯,名思迁,字……字见异,籍贯南阳。之前是个无产阶级啊不农民。”夏侯稍加思索后回答。

登记的人和周围军士听完后顿住了,看夏侯思迁的眼神也透露不善。

嗯?我说错什么了吗?为什么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夏侯思迁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太对。

一个穿戴比其他士卒要好一些应该是他们的头领的人看似随意的走到夏侯身后,突然猛扑上来。

结果扑了个空。

夏侯早就注意到地上逐渐逼近的影子,身体慢慢绷紧,在那个人扑上来的瞬间闪到一旁。身体反应与现实里一样丝毫不差。

头领扑空后并没有放弃,他挥手示意手下,周围的士卒立刻上来把夏侯包围,手持长矛指向夏侯。

“我诚心来投奔刘皇叔,为何如此待我?”夏侯很纳闷,之前只知道逃兵役要被刑拘,不曾想来还有主动当兵要被抓的,世道变了?

“你说你姓夏侯,众所周知夏侯氏与曹贼狼狈为奸,你今日来投军必是谋害刘皇叔,先把你绑了献于主公帐下。”头领说罢挥手想把夏侯拿下。

夏侯思迁全身布衣布裤,背着一个打满补丁的行囊,看似孤立无援。

“铛!”一名士卒的长矛在刺向夏侯时被击飞然后在头领面前重重插下,吓得他连连后退,周围的人也一并停下来被震慑住了。

囊中有剑,剑应人思。

等他们反应过来夏侯已经站在包围圈外了。

多亏落地配了把剑,多亏他小时候学过剑术。

其实夏侯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给自己一巴掌,兴冲冲的来投奔,名字这茬却忘了,这么些年书白看了!

“各位大哥,不要误会,我只是姓夏侯,跟那边真没关系啊。我是真心想帮刘皇叔匡扶汉室。”

“你刚才那一下子功底不凡,分明是久历沙场,怎么可能是农民?别狡辩了!你们上!把这个奸人拿下!”头领大吼,无视夏侯辩解。

靠!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夏侯知道没有余地只能拔腿就跑,其余人紧跟着追上来。夏侯思迁特意往山上跑,夏侯在大学时参加过运动会3000米项目还差点破了校记录。士卒们有些追不上了,慢慢地被落在后面。

夏侯见他们追不上也停下来喘口气,汗滴从脸上流下来痒痒的。

“嗖!嗖!”一支黑羽箭从夏侯脸边掠过,几秒钟后夏侯才意识到脸颊有什么东西流下来,然后一阵剧痛袭来。

追不上开始用弓箭了,这是夏侯失策了。

龙麟征从马车下来,根据信上的地址他来到这个地方。

这是一栋带着小花园的白色别墅,门口有一棵大香樟树,前面的院子里种满了石楠与月季,碎石小径上落满花瓣与香樟叶,看得出房子的主人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打理这个院子了。

龙麟征走到门前,门上的铭牌镌刻着几个字——[沃格雷夫]

沃格雷夫。看过书的人都知道他是无人生还中的始作俑者。

龙麟征正欲敲门,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

门是虚掩着的!

龙麟征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他小心地推开门,里面十分阴暗但看上去很整洁。龙麟征走进去后发现左手边是楼梯,他蹑手蹑脚走上楼梯到达二楼,二楼是一个小客厅还有几个房间,而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打开着,地板上赫然出现一双手!

有人倒在地板上!龙麟征赶紧跑过去。

地上卧着一个老人已经停止呼吸,他穿着正式,旁边还滚动着一个药瓶,里面的药丸洒了一地。

龙麟征能脑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老人收拾好了一切正要准备出门但顷刻间疾病袭来,老人痛苦地寻找他的药,但在旋开药瓶的时候老人支持不住了,倒在了死神的怀抱。

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时候楼下传来敲门声和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沃格雷夫先生您在吗?我按照时间来了!”

完了!有人闯门了,这可咋整啊?龙麟征看看地上的人,又听到门外的声音,他必须有所行动!

龙麟征迅速走出房间把门关上然后下楼迎接那位不速之客。

就装他的朋友找个借口忽悠走他。就这么办!我实在太机智了!龙麟征得意地想着打开门。

“啊您一定是沃格雷夫先生吧!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年轻。您准备好了吗?火车快开了,我们得快点啊先生。”门口的小伙子急切但不失礼貌。

龙麟征没反应过来,对面的先手让他像是得了失语症,只能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

“是您雇佣我的啊先生,我是拉夫,您不记得了吗?您吩咐我今天过来接您去车站的呀法官先生。”小伙子也急了。

“啊,对对对!事情太多忘记了,我收拾一下马上来,你不介意在外面等一会儿吧!”龙麟征这才明白过来这厮是把他错认为沃格雷夫了,看来他得顺水推舟好好演场戏了。

龙麟征回到原来的房间,老人依然趴着,床上有两个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想必在之后会有大作用。只是他现在替用了人家的身份,还有一个使命——无人生还。

他提着行李,上了男人的汽车,看了眼香樟树,心事重重。

夏侯思迁擦了把脸上的血继续向前跑,后面的士兵疯狂射箭,夏侯左冲右突好几次差点被射中。越过山后终于摆脱追兵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投奔刘备无望,那剩下的呢?曹操,狗都不去;孙权,有点远还要过江;其它的,还是算了。

正当夏侯胡思乱想之际,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横在他脖子上。

“不许动!”一声低喝在耳边传来,放在旁边的宝剑也被一脚踢得飞远。树林里冒出数十名黑衣蒙面人。

正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欲知夏侯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龙麟征下了火车最终抵达码头,发现海边停着一艘快艇。

“哈!先生您好我叫【弗雷德·纳拉科特】是这艘船的主人,我会送您到士兵岛,听说那儿有一栋大别墅还有享用不尽的美酒和佳肴,真可惜与我无缘,哦,该死!还有您的行李,我去拿过来先生。”

龙麟征没有在听弗雷德的话。他站在码头上,天空有些阴沉,海风吹得龙麟征的脸有些刺痛。

起风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