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墨菲斯游戏严呈非龙麟征小说在线阅读

最近游戏动漫小说非常火爆,一无所有的空想家的这本墨菲斯游戏就写的超级精彩,主角是严呈非龙麟征,主要讲述了:高科技公司“元创”的创始人元乾去世之前留下遗嘱秘密挑选六人参与“Morpheus”计划(墨菲斯即希腊神话中掌管梦境的神祇)这六个性格、背景、际遇不同的人将在这个计划中找寻真正的答案然而殊不知潜藏在背后

墨菲斯游戏严呈非龙麟征小说在线阅读

第2章 被选召者们(上)

铅灰色的天空下正飘着细雨,一列黑色的车队顺着城市的主干道向市中心疾驰,那里矗立着一座黑色高楼,四周还有四座灰色建筑如卫兵般拱卫着它——“元创”,科技公司中帝王般的存在,各种数码产品,高精芯片,人工智能等尖端领域产品让其他公司难以企及,而且它是国内唯一一个可以与国外的几个科技巨头平起平坐的公司,但是在今天一个重磅消息狠狠地在各类社交媒体和新闻头条当中激起千层巨浪——“元创”的创始人元乾在凌晨时分去世,享年九十九岁。街头巷尾都纷纷议论着这个消息,所有的目光望向那被建筑群拱卫着的黑色大厦,犹如穆斯林信众朝圣圣地麦加,只不过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的不是虔诚而是狂热,似乎在期待这个企业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巨变。

黑色车队在接近元创大厦时开始减缓了车速,车队队首是辆黑色捷豹XJ,车内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神情疲惫的男人,戴着胶框眼镜,镜片后的眼睛有些红肿,黑发凌乱地贴在额头上其中还夹杂着几抹白色。他单手靠在车窗上扶着头,窗外不断吹进冷风还有些雨丝刮到脸上,这让他稍微舒服了不少。

“滴滴——滴滴”衣兜里的手机响了,男人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拿出来接听。

“老钟!你现在到哪儿了?我这边董事会的人都到了,这群老东西平时摸鱼喝茶的啥事不关心,这个节点都是属兔子的蹦得贼快,你可不能把这烂摊子甩给我……”“峰哥,我快到门口了你别催了,你先陪他们一会儿,我刚从医院回来,得收拾一下很快就过去。”钟纬打断电话那头急哄哄的主儿随即挂断电话揉了揉太阳穴,这个时候可真是一刻也停不下来啊。

元创大厦建筑主体共117层,总高620米傲视全城,顶层为前董事长元乾的私人办公室,下面则是平时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办公室,此时会议室里已经聚集了四五十人他们围坐在会议桌旁交头接耳,脸上不停变换着表情。和他们的画风截然不同的是一个衣冠不整,胡子拉碴的男人靠在会议室门口,朝着电梯口不停张望脸上写满急切,不时回头瞥一眼房间里坐着的人们嘴角微微下扬,充斥着不满。“叮”的一声响,电梯门打开,钟纬健步如飞精神抖擞地向胡子拉碴男走来。“你可算来了老钟,我TM的给这群老东西砌了不知道几回茶……”男人唾沫星子飞溅向钟纬大倒苦水不过很快被钟纬一个手势打断“辛苦峰哥了,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噢对了峰哥你最好去卫生间收拾一下,你这个样子对公司形象不好被霞姐看见是要挨骂的。”“嗯?我这样不好吗?中年男人不该走这个颓废风格吗?你是不知道那前台小妹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诶你听我说完啊!”钟纬没理这些白烂话头也不回地踏入会议室。

当钟纬走入会议室时房间内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向他点头致意,虽然他们中不乏有资历比他老的公司元勋但他们都知道这个名为钟纬的男人在元创的地位,他不仅是已故董事长元乾的秘书,还是三位副董事长之一深受元乾信任,元乾在十年前退休后就挂个名在家里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公司的日常运营都是钟纬打理。如今元乾去世,公司的权力交接是董事会最为关心的尤其是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巨变。不过有一个人与其他人不同,他二十七八的样子,肤色白净,身材修长。

他是钟纬走进会议室第一个站起身来的人。

他对钟纬点头的同时露出关切的神情,而钟纬也报以点头同时脸上还有一些歉意:这个男孩是元乾唯一的孩子,单名一个奇字。元乾的妻子在生下元奇后身体落下病根不久就去世了,元乾此后也再未续弦。元乾虽然十分疼爱元奇但忙于公司事务只能把元奇留在家里与保姆为伴,后来元奇稍大后被送往国外接受教育。最后元奇考入麻省理工大学而且还拿下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博士学位。但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元奇回国之后并没有进入元创帮助父亲打理公司,而是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城郊,平日里十分低调,人们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过他是元乾的儿子,元创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钟纬在会议桌的一头坐定其他人以及元奇也陆续落座。钟纬从电脑包里拿出电脑,同时打开会议室的投影屏幕开始操作,屏幕上的画面几经变更最终停留在一个秃顶老人穿着病号服,身形瘦弱但表情坚毅地望向正前方。看到这个老人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端正坐姿肃然起敬,正是因为有这个老人才会有如今的元创。他是元创的缔造者、无与伦比的发明家也是他们的领导者、导师、老板更有甚者则视他为神。但现在他们都知道这个深受敬畏的老人已经不在了,现在他在屏幕中所说的话,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轻语。

“诸位,我是元乾。没错,我快不行啦!老天爷估摸着我在人世间已经待够了该领我走了,不过走之前得跟你们说两句,不多啊,就两句。”老人诙谐的语气是在座的人们最为熟悉不过的,他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玩世不恭的口吻但字字深入人心。“首先呢,我说说公司的事啊,你们这些家伙最关心的不就是我走之后你们的位子还在不在不是?我退休后呢就挂个名屁事不管了,都是小钟几个孩子忙前忙后所以呢钟纬的副董事长就把副字摘了,你们以后就管他叫钟董事长,峰子和小霞和以前一样一个管人事一个管钱袋子你们呢大事参与一下,小事别掺和。”老人这番话说罢,会议室内的人的神情变得缓和不少。“公司的事说完了,说下我自个的事儿,我去之后的事由小钟打理,我的那些个东西死了也带不走就捐了做慈善,怎么着也不会去修罗地狱了吧,嘿嘿。”老人的这席话让会议室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钟纬摇摇头难得的露出笑容。“好了,话讲完了,我去等死了,你们玩你们的吧。”老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后画面停住。

钟纬站起来面朝董事们脸色镇定:“各位,承蒙元董事长信任由我出任元创科技董事长一职。希望能够与诸位团结一致,荣辱与共。”钟纬话音刚落,众人心底有些诧异从头到尾元乾只字未提他的儿子难道老的和小的闹矛盾了?脑海中开始上演各种家庭伦理小剧场。反倒是元奇第一个站起身说话:“恭喜哥,你坐这个位子理所应当,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董事们才反应过来随即赶忙附和“对对对没错”“恭喜钟总”的声音四下响起。钟纬捏了捏元奇的肩膀递来感激的目光。

会议室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歪七扭八的椅子和一堆喝剩的茶杯。钟纬坐在桌子上,视线始终停在挂在墙上的一副肖像,肖像上的老人笑呵呵地望着他似乎在询问钟纬当上董事长的感觉如何。

“我真的是正确的人选吗?”钟纬自言自语。“嘿!太子爷!临朝亲政的感觉怎么样啊?”声音传来的同时一只手已经伸过来搂住了钟纬的脖子。

“程峰我再说一遍!建国之后就没有什么太子皇帝了。他是我的老师,上司!”钟纬一把甩开那只手朝那个胡子拉碴男嚷嚷。“我的我的,开个玩笑别生气嘛。我对老爷子肯定是百分百尊敬的,这不我看你独自伤感来安慰你一下嘛。”程峰举起双手笑嘻嘻地说。

“小钟你不用理他,他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还不是学老爷子的。你好好休息几天,公司的事我和程峰来就行了,刚才我在见公司的客户董事会的事缺席了,没什么意外吧?”一连阵铿锵有力的女声传来随即一个黑色西服,剪着利落短发的女子走进会议室。

“霞姐还是霞姐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来猜猜,你最近健身房没少去吧这身材。 嗷~~!我错了姐,我闭嘴我闭嘴!”钟纬回头一看,女人的高跟鞋正狠狠地踩住程峰的皮鞋,程峰的脸已经扭曲的不成人样了。

“没事霞姐不用担心我,现在这个时间我哪能休息得支棱起来啊。您放峰哥一马吧,不心疼他的脚总该心疼高跟鞋吧,TORY BURCH的?不便宜吧。”“没事,大不了再买一双呗。”名为秦霞的女人一边笑着说一边挪开了脚程峰马上抱起脚心疼地哈气。

钟纬看了看门外,确定外面没人后立马关上会议室的门。程峰和秦霞看他这般模样有些不解。他们发现钟纬的表情十分严肃,钟纬看着他们解释道:“峰哥,霞姐。其实有件事我刚才瞒着董事会没说。”“什么事情啊?难不成他还有什么恋恋不舍的嫩草要你来照顾一下?”程峰刚问完急忙缩脚不然铁定被旁边那位的高跟鞋洞穿。

“其实老爷子的遗嘱并没有说完,还有两条。”

“那两条遗嘱到底交代什么东西,重要到只有我们几个能知道连董事会上都不允许说吗?”秦霞有些焦急。

“霞姐,准确地说是六个人和一个计划。六个我和你们从未认识的人和一个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的计划。”面对眼前两个面露疑惑的人,钟纬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元乾,这个怪人,虽然走了但给这仨人留下了一个谜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