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夫君不是人在线免费看安丞君彦小说无广告阅读

主角是[标签:主角]的小说夫君不是人火爆上线,是由周荒屿所写,主要讲述了:我叫安丞,出生在“镇灵人”世家。每年村子里都会有许多怪事,尤其今年,村口刘爷爷只余白骨、怀胎八月的孕妇死前还被挖了一颗眼珠、早产孕妇诞下血婴、村长坠入古井尸骨无存……同时,在外祖母死后,我身上也开始浮

夫君不是人在线免费看安丞君彦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7章“妈妈死了也可以跟我玩呀”

罗姨的葬礼办的跟平常没两样,唯一不同之处就是:棺材里只有罗姨生前最爱穿的几件衣物和我母亲吩咐放进去的一只绣鞋——坠井后留下的那只。

“罗姨丈夫”依旧是那般机械呆滞,目光空洞的瘆人。我谨记着母亲告诉我的“那根本不是罗汉子”,这几天和他碰面后就立马以各种理由转身离开,生怕自己小命不保。

为罗姨送行那天,所有人怎么找也找不到小宝,可下葬的时候到了,也没人再管他去了哪,吹着唢呐抬起棺材就往后山去。

途中,棺材盖再次剧烈起伏着,我再次想起那天从外祖母棺材里爬出来的女鬼。

可这次响起的是一串清脆的笑声,可能是氛围所致,童声听起来也多少有些空灵。

抬棺匠纷纷撂下挑子将棺材停在了半路,带头的那个摇摇头:“里面八成藏了什么脏东西。”

可胆大的村民掀开棺材板一看:是小宝正在棺材里跳来跳去!

许多人开始谴责小宝的调皮,可我却似乎看出了不对劲:

先不说他是什么时候怎么进去的,在里面待了这么久他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并且村里所有的棺材都是王木匠做的,他做的棺材都是黑檀木板,比其他木材重上许多,小宝一个几岁的小孩哪来如此大的力道将棺材板顶起?

越是细想便越是疑点重重,我带着一肚子的疑惑,问小宝:“小宝,你为什么要在这里面?”

“这里面好玩呀!”小宝小脸上堆满的笑意,“妈妈还在里面陪我玩呢!”

!!!

不知道为什么,小宝脸上的笑脸看得我心里发毛,没由来的心慌。

并且罗姨跌入古井,尸骨无存,棺材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呢?

这一点不仅是我想到了,其他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不会又要出什么事吧?”有妇女担心地看着棺材,“上次柳婆婆死的时候也出了问题,死了好几个人呢。”

她口中的柳婆婆,正是我的外祖母。那天我是被君彦带回来的,至于其他事情我一概不知,只听说第二天又去了一批人将外祖母的坟墓填上了。

至于第一批人……

细细想来,我真的再也没见过其中的任何一个!

“你少乌鸦嘴了,柳婆婆生前镇压了太多的邪祟,死后有脏东西缠身再正常不过,”另一个妇女反驳道,“罗婆子怎么可能跟柳婆婆一样?你想想,有哪个‘镇灵人’能有一个好归宿?”

说到后面,她也自知说错话,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母亲的听力异于常人的好,妇女的对话她肯定是听的一字不落,但母亲什么也没说,甚至表情都没什么变动。

身为“镇灵人”后裔,母亲早就明白自己的宿命,我也一样,每一代“镇灵人”都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好的结局,可她们义无反顾。

而“镇灵人”的担子会从我这里,一直到我的女儿、外孙……不断传下去,在我以后的女辈延续下去。

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棺材里里外外都被查看了一遍,可什么东西也没有,依旧是那几件衣服和那只绣鞋。

村民慌作一团,我拉过小宝的手,轻声问:“小宝,你是不是看错了呀?”

小宝摸摸头,小眼睛里露出些疑惑来:“什么看错了?”

“你妈妈怎么会在这里面呢?”我有意无意地将手心里的姜糖在他面前晃悠。

小宝眼睛瞬间就亮了,乖乖说:“刚刚妈妈真的在里面,她还朝我招手呢。”小宝说着就要再往棺材里爬,我拦下他与母亲对视一眼,母亲的眼神告诉我,暂时先不要插手。

经母亲一问我也发现了,小宝的笑意不达眼底,根本不像一个小孩子该有的表情。

除非……

我接收信息后立马拉着小宝站在一边,他不乐意,可当我将姜糖塞进他嘴里,瞬间就笑眯眯地任我牵着。

可那笑容,依旧是虚假无比的。

“送行!”母亲这一声叫喊惊起了栖息于树枝的乌鸦,它们嘲哳着扑腾翅膀飞远了。

“可叶夫人你看那……”

当然也不止我一人注意到了黑鸦群,在村里的传言中,乌鸦也是不祥的兆头。

“还要继续走吗?”有人试探性地问。

“现在不给罗婆子找好墓地,等她成了游魂第一个来找你。”母亲走在队伍最前端,也不管后面的有没有跟上只顾自己往前走。

“愣着干什么?跟上呀。”我趁乱松开了小宝的手。牵他的这小半分钟之内我便察觉到不对劲:他的劲脉搏弱的反常,根本不像是一个人该有的!再拉着他,我的小命没准就保不住了。

抬棺匠犹豫了一小会,还是将挑子再次扛到肩上跟上母亲的步伐。

母亲回头与我再次对视,我知道那意思是:小心小宝。

可当我再次扭头看时,哪还有什么小宝,空荡荡的泥巴路上空无一人,连脚印都在渐渐淡去,抛了满地的纸钱也只剩下零星几张。

只怕是有什么脏东西潜伏在周围,可母亲不说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扰乱军心。

越到林子深处,树木便长的越是苍翠繁茂,只剩几缕日光从枝条绿叶中穿过,天气阴的有些不太正常。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脚边蹭过,触感有些凉,借着昏暗的日光,我看到一条小蛇从我脚底爬过,后面还有蜥蜴、壁虎、甚至还有蚯蚓在地上蠕动。

这景象,就和电影里的世界末日一样。

队伍停的很突然,我一个没控制住撞上前面那人的背,我连连道歉可那人连理都不理我。

正前方,小宝从深林里走出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脸上挂着有些阴森的笑脸,偏头靠在肩膀上,发出咯吱咯吱的笑声。

那笑声圈圈荡开,再次惊起树上鸦群。

“小宝,你怎么在这?”在这种关头敢开口的也只有我的母亲了。

“我妈妈刚刚在朝我招手。”说到这小宝走近来,缓缓地将头立直,嘴角快要拉到耳朵根去了。

“可是你妈妈不是已经死了吗?”有人惊恐出声。

“妈妈死了也可以跟我玩呀,我刚刚就看到了。”小宝笑声日渐猖狂,听的人心头发凉。

原来,他一直知道他的母亲死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