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凤君的小说原神:救命,帝君怎么变成蛋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原神:救命,帝君怎么变成蛋了!是一本穿越小说,作者是恩心,主角是[标签:主角],主要讲述了:【原神+搞笑+二次元+伪养崽】一只老凤凰穿越到提瓦特大陆,因为体内涅槃之力失控,将岩王帝君摩拉克斯变成了一颗蛋,之后又不小心将护法夜叉魈也变回了小团雀时期……面对璃月众仙的愤怒之火,他将演绎出怎样啼笑

主角是凤君的小说原神:救命,帝君怎么变成蛋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6章 真相

“这,这……”

宛烟纠结了一会,还是坚持道:不!不可以!如果只带走一半的断剑,那,那我就没办法修好它,也就没办法向世人展示[盐之魔神]的权能……”

她抬头望着凤君,坚定的说道:“无论如何,凤君先生,为了我对[盐之魔神]的信仰,就算是破坏契约,我……我也在所不惜!”

凤君简直要乐开花,要的就是你不遵守契约啊。

“红吧,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与之前的愚人众一样,你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换言之,这个决定意味着,你同样也要承受[食岩之罚]。”

“就算是这样……那也没关系。”

宛烟攥了攥拳头。

“曾经的[盐之魔神],为了保护她的信众,连生命都可以付出。我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您同意,让我带回我信仰的证明!”

凤君转身,掀开布袋看着龙蛋,在心中大喊:“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又是一个要破坏契约的,摩拉克斯你可是被称之为契约之神,快点出来给她一点教训!”

“啾!”魈鸟也从凤君的头上探出脑袋,往布袋中看去。

只见蛋壳上的裂纹越来越大,更加夺目的金色光芒透了出来。

“加油!加油!”

“啾!啾啾!”

被无视的宛烟一头雾水:“凤君先生?”

凤君:“嗯,不要着急,因为你破坏了契约,我正在想惩罚你的方法。”

他特意在“破坏契约”几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果然,听到这几个字以后,龙蛋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随即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整个龙蛋裂为了两半。

一只胖嘟嘟的金龙幼崽露了出来,它似乎是极为疲惫,小肚皮一鼓一鼓的,奋力的喘息着。

“帝君?”

凤君小声的叫了一声,然而小龙崽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仅仅是出壳,就消耗了他全部的力气,暂时是没办法交流了。

“凤君先生?”宛烟再次疑惑的喊了她一声。

凤君叹了一口气,好吧,还是先把这边的工作做完吧。

他转过身:“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作为违反契约的惩罚,我将告诉你有关于这件事的[真相]。”

“什么?”宛烟有些不解:“真相?你说[盐之魔神]的真相是对我的惩罚?”

“你没有听错,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就是你破坏契约需要付出的代价。”

凤君的语气变得严厉。

“虽然你可能难以接受,但是非常遗憾,作为[盐之魔神]的,她并不是一位权能强大的魔神。”

“与你的认知相反,赫乌莉亚的力量非常弱小,而且她性格迁就、柔弱,可以说,她是绝无可能登上七神之位的——败者。”

宛烟完全无法相信:“你说什么……?!”

凤君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

“在魔神战争时期,尘世间的所有魔神们为了争夺这片大陆,可都是拼尽了全部的智慧与力量的。

但是赫乌莉亚不一样,她选择了逃避,在她看来,只要在争斗发生之前就放弃,那战争就永远不会波及到自己和子民。

多可笑的想法啊,在残酷又漫长的战争岁月里,[退让]是绝对不可能会有止境的。

无底线的退让让几乎她失去了所有的土地,最后,只剩下这一处容身之所。”

宛烟有些不能接受:“不……这不可能……没可能的……”

“非常难以接受是吧,可是这就是事实,在最后那段时刻,赫乌莉亚甚至连一把能用来保护信众的兵刃都没有了。”

宛烟望着他,突然像抓住了最后一棵稻草,反驳道:“连一把兵刃都没有?可是……这断剑……”

凤君垂下眼眸,讲出了更加残忍的事实。

“你想说,这里为什么会有一柄断剑是吧,那当然是因为,这并非赫乌莉亚的遗物,而是……杀死她的凶器!”

“凶器?!”宛烟突然大声道:“不,不是这样的,你说的这些都是假的,你只是想要迷惑我对于神明的信心。”

她似乎是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冲凤君喊道:“岂有此理,原来你也是摩拉克斯的信徒,我不信!你休想骗我!”

说完,便向着秘境深处跑去。

“啾?”魈鸟望着她叫了一声。

“哎~”凤君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也跟上去吧,既然她不相信,那只能让她自己亲自去看看了,毕竟里面的东西,可是她无论如何都不得不接受的[真相]啊。”

果然,往前走了没多久,眼前就出现了更多的雕像。

宛烟站在一座大门前,有些恐惧的说道:“这…这些…这都是什么?这些人……怎么会?他们看到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

凤君往前打开了石门,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那就用你的双眼去见证吧。我想,这扇门后的痕迹,会将那时候所发生的事,都如实的记录下来吧。”

两人走进石门,只见石门之中也有很多那种食盐雕塑。

凤君的眼神落在中间那些盐花上,说道:“这里就是最后的现场,当初[盐之魔神]赫乌莉亚形骸溃散,只早这里留下些许盐迹。她临终的画面,也定格于此。”

宛烟震惊的望着这一切,说不出话来。

“我就把我知道的故事讲完吧:赫乌莉亚的子民们,在最后的时刻,终于意识到,他们所信奉的这位魔神,仁善却柔弱,在魔神战争中,她根本保护不了任何人。

既然魔神战争如此残酷,那与其让她经受战败后的挫折,不如在那之前,就赐予她相对轻松的解脱。

你现在看到的这些雕像,就是当时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信众。即使是再怎么弱小的魔神,在死亡之时所流失出来的力量,也不是凡人之躯所能够承受的。

而那些逃出去的人,他们离开了这里,选择前往璃月,请求岩王帝君摩拉克斯的庇护。

而他们的后代,因为害怕赫乌莉亚会施予他们永世的诅咒……

最终冒着危险回到这里,将当初弑神的剑折断、供奉,希望借此来平息赫乌莉亚的怒火。”

凤君讽刺的笑了笑,望着宛烟继续道。

“但其实,这不过是多此一举罢了,赫乌莉亚直到最后都没有反抗过,又怎么会对自己曾经的子民,心怀怨恨呢?”

宛烟完全无法相信,她仿佛实在做最后的捶死挣扎:“就算是这样……我……我……我不接受……这是骗局……是虚假的历史……一切……都……别想动摇……我的信仰……”

她说完,仿佛是再也无法面对凤君,转头跑了出去。

凤君叹了一口气:“果然,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就先给她一点时间吧。”

布袋中的小金龙翻了个身,抱着自己的蛋壳“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

凤君没忍住,上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被小肥啾啄了一口。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