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阴桃花灵异事件在哪看,何萌萌詹子元小说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悬疑小说,阴桃花灵异事件主角是[标签:主角],作者是又何妨,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何萌萌好像被阴桃花缠住了。从小到大一直梦着的那个少年告诉她,他叫詹子元。第二日就有两个陌生女人梦中议亲。冷清的街角突然出现了一座破旧的大厂房,和何萌萌梦里的一模一样。可记忆中那里只有断垣残壁、满墙粉白

阴桃花灵异事件在哪看,何萌萌詹子元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二章 天花板上的水渍

“何萌萌……”

“何萌萌。”

耳边的轻唤声越来越清楚,眼前有一阵光炫,她抬手遮了遮,发现自己竟站在老家村子后的一处破旧的老房子那里。

老房子早就被推倒的只剩下了一面院墙,那面墙上开了满满当当的都是粉白色的蔷薇。

风吹花瓣扬起,飘到不远处逆着光的少年那儿。

夕阳的光将他周身镀上了一层柔光,何萌萌却依旧看不清他的那张脸。

只觉得他正笑着,好像认识了她很多年。

“何萌萌,终于找到你了。”

少年说道。

何萌萌怔了怔,“找我?你是谁?为什么找我?”

少年听到她的话,似乎有些失落,转瞬却又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他的声音似三春暖阳,让人听了一阵颤巍巍的心悸。

“我叫詹子元,一定要记的啊。”

眼前又一阵晃眼的光,何萌萌醒了过来。

这个梦她从小到大一直在做,只是今天才知道梦里的那个少年居然叫詹子元。

“啪嗒—”

好像有水滴在了她的脸上,何萌萌缓缓睁开了眼。

鼻腔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她定睛一看,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而正对着自己头上的天花板,正在森森的渗着水。

“醒了?”

随着一阵冰冷的声音,入眼就是徐小冰一张比声音更冷的、拉的老长的脸。

“天花板漏水了。”

她说道。

徐小冰抬头瞟了一眼,却不在意,伸手扯掉架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捏了捏眼眶,低沉着声音,满是不理解。

“何萌萌,不过是吵了几嘴,你就去跳河?我是真的忙,你能不能理解理解我?”

“……我没有……”

何萌萌摇了摇头,想起了沿河公园的那些经历,瞬间就不住的颤抖起来,仿佛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小男孩那张惨白的脸。

她颤栗着拉住了徐小冰的衣角想告诉他。

“啪嗒—”

又是一滴水落在了她的脸上。但是好奇怪,脸上竟然没有水。

徐小冰瞬间没有了任何耐心,冷漠的推开了她的手,继续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一样了,啊?”

他始终低声说着,可何萌萌知道,他并不是不忍心对她大声,而是觉得这样很丢脸。

一股委屈突然涌上了心头,眼里就嗪满了泪。

“小冰,我刚刚差点死掉……我好害怕……”

她啜泣着,伸出手想要眼前的男朋友给她一些安慰。

可徐小冰依旧冷冰冰的端坐在一旁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陌生女人,任她的手僵在半空中。

何萌萌知道,无论她再举多久,徐小冰也不会妥协了。缩回了手,静静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那片水渍越来越大,渐渐的竟像个人脸这么大……不,好像就像个人脸。

眼睛、鼻子、嘴巴。

那嘴巴弯弯的,慢慢的越咧越大,最后竟就是个清清楚楚的人脸在对着她笑。

放空的思绪猛然回过了神,何萌萌瞬间坐了起来。可天花板上的人脸却又不见了。

她揉了揉眼睛,天花板上还是什么都没有。

徐小冰突然起了身,冷冰冰的说道:“我看你也差不多好了,我去给你办出院。你收拾一下,门口等你。”

说着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难道是幻觉?

见徐小冰越来越不耐烦的态度,何萌萌撇了撇嘴,将满腔的委屈咽了回去。

办好了出院,何萌萌跟着他走出了医院大门。徐小冰却又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说了几句,就让何萌萌自己先回去。

医院门口都是出租车,何萌萌倒也没怎么等,坐上车子,看了一眼还在医院门口打电话的徐小冰,心也像沉入了冰湖底。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徐小冰对她早已没了耐心。

“和男朋友吵架了?”

司机突然问道。

何萌萌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司机却是个自来熟,继续说道:“丫头啊,听叔一句劝,小伙子看着不错,长的也精神。还这么担心你,别跟他置气了,啊!”

何萌萌苦笑一声,担心她?她怎么没看出来。

脑海中却又浮现出了救她的那个人,应该是看到未接电话的徐小冰吧,不然还能是谁?

心情稍微就好了些,却也不想跟个陌生人谈论这些,就岔开了话题,说道:“叔,空调可以开高点吗?有点冷。”

司机咦了一声,一边往上调了调,一边自言自语道:

“开的低吗?”

不知道怎么了,从出了医院大门,何萌萌就觉得身上很冷。这外面不应该比医院热一些吗?但想着大概是落了水受了寒,也就不在意了。

没多会儿,车子就到了她住的小区门口。何萌萌付了钱就下了车,却听出租车司机说道。

“小伙子,好好哄哄她,小姑娘就是要哄的!像你那样光一脸哀怨的盯着瞧,能瞧出什么花来?”

何萌萌愣住了,看了看司机,见他正瞧着自己笑,有些不明就里,就问道:“叔,您跟谁说话呢?”

司机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劝劝他!丫头,你也别生气了,他还病着,脸都煞白,回去给他补补,都好好的啊!”

何萌萌浑身的汗毛立马像打开了振动一样,颤巍巍的就立了起来。

四周瞧了瞧,确定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确实除了他们一辆车、两个人没有其他人了。见司机一脸笑的诡异,不禁有些哆嗦,连忙关上车门就往家里跑。

司机却还很高兴,朝着后视镜里又看了一眼,那小伙子已经跟上了何萌萌的脚步,正回头朝他无声的笑着。

“唉,日行一善!”

司机念念叨叨的踩了油门,车子刚起步,却突然猛踩刹车停了下来。

“他……他、什么时候下的车?!”

想到这儿,不禁再次向后视镜看去,昏暗的路灯下,走进小区大门的,分明只有何萌萌一个人。

……

司机刚刚的一席话,让何萌萌直打颤,七月份的天,却觉得冷的锥心刺骨,嗓子也越来越疼。

冷的受不了就想泡个热水澡,忽然发现戴在脖子上的一块从小戴到大的玉佩不见了。

那是还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兰奶奶送她的一块碧绿的环形玉佩,说是让她带到结婚。

兰奶奶是专门给人看那种病的。所以她送的东西,何萌萌的奶奶就要何萌萌一直带着,说是肯定能护身什么的。

可现在,脖子上就只有一条光秃秃的红绳子了。

“啪。”

客厅传来一阵声响。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