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变成书的转生猫在哪看,苏木木小说完整版阅读

柴刺刺的小说变成书的转生猫火爆上线,主角是[标签:主角],主要讲述了:【无cp+脑洞】因为突遭车祸,醒来竟然发现我变成了一只猫。变成猫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体就像代码!见到好友的喜悦却被疑点所围绕,找寻真相的过程中意外突发,于是再次改变,变成了一本书,越是靠近真相,心越是沉

变成书的转生猫在哪看,苏木木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8章 再次见面

眯了一会儿,我决定趁着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去找一下君悦。

她之前告诉我说她在做游戏博主,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直播的,既然大家都是和网络连接着的话,想来直播方式应该和我原本的世界有一点点差异。

无所事事的躺着,摇晃着尾巴。当猫就是这点好,不仅身手比以前灵敏了,嗅觉和视觉也变得更加精准起来。

趴在院子里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如果不是头上的鸟太聒噪的话,我想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本来我打了个哈欠,有点困意,还想趁着阳光来个午睡。可只鸟在我头上飞来飞去,我下意识的伸出爪子去扑它。

该死的鸟,别以为你会飞,我就抓不住!跳来跳去,我有些累了,可这鸟还是在我头上盘旋着,我感觉它一定是在嘲讽我。

算了,我可是人,不和小鸟计较。

睡了一觉醒来,天有些黑了。听见奶奶的呼唤,我进到了屋里,来到了我的专属位置。

吃了饭,奶奶便进屋了。虽然这家人在生活起居上除了没来看奶奶之外,日常照料倒是没什么缺失的,每天都有保姆阿姨来做一日三餐。

不知道是那些人还有一丝良心,还是怕丢了自己孝顺的美名。

我在院子里散了一会儿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转身跳上了墙。

晚上总是有点阴森森的,如果是我还是人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选择在晚上自己一个人出门的。

以前走夜路的时候,我一个人总是感觉有一些害怕,虽然知道什么鬼神之类的都是骗人的,但是走着走着总会感觉后面有人跟着自己。

现在反而比白天看的更清楚了,胆子也就大了一些。快速从墙上跑至来到了君悦家门外。

“喵~喵~”

扒拉着大门,希望弄出点动静,引起她的注意。这门铃太高了,跳不上去,果然,猫也有短板。

等了一会儿还没有人来,我想了想,试图从墙上越过去。

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地进入,等着我的是另一堵墙。扑过去的时候,那堵墙才出现,泛着红色的光,密密麻麻的形成一排网格。

原来如此,这就像防火墙一样啊。好吧,闯入失败,我还是老老实实走大门吧。

在门口转着圈儿,想着还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注意到,急得我抓耳挠腮。

“木木?你怎么会在我家门口?”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君悦穿着睡衣盯着我。

“我还没敲门呢,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我有些惊讶了。

“啊,这个啊,刚才我的显示面板上有安全网络警报,提示有外人入侵来着,没想到原来是你。”她笑着回答,表情自然。

虽然知道她能够通过特殊的能力和我对话,但是一想想这场面就觉得怪渗人的——一个人对着一只猫自言自语,猫还不停喵喵叫,得亏这是晚上,又没有人,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指不定被人当成神经病。

跟着她进了门,才发现她居然没穿鞋。

“你怎么光着脚?”我有些不理解,这个世界的人都是这么随意吗?不怕踩到什么东西吗?比如一些尖锐物啊什么的,我以前鞋从中间裂开有石子进去我都疼得嗷嗷哭。

“我设置了夜晚的地毯模式,你没感觉到么?是不是很方便?”她一边指了指脚下,一边笑得一脸灿烂。

“是挺方便的。”话到嘴边突然觉得一阵梗塞,好吧,嗯…怎么不行呢?

“君悦,我有些事找你。”

一边琢磨着怎么开口询问,一边先抛出了来这儿的目的。

“嗯,进去说吧。”

进到屋里,我自觉跳上了沙发,然后等她坐下来。

“你说,怎么了?”

“我想知道,上次那个带我来这里找你的虚拟影像,是什么?你的智能助手?”

想了想,还是先从不那么敏感的话题聊起,“她也是有生命的吗?那你们岂不是双胞胎?”

“怎么会,哈哈哈。”她似乎有些压抑我会这么说,笑得有些肆意。“当然不是,而且也不是什么助手啦,她就相当于我的虚拟成像,一个副本你知道吧?”

她很有耐心地给我解释了一下,不过我还是有些一知半解。“副本,打游戏通关的副本吗?”

她笑得更大声了,捂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儿。

“有什么好笑的,我又不知道,你身为原住民倒是解释一下啊。”我有些气恼,还有一点儿丢人的尴尬。

“不是,这个副本就像你在写文档一样,创建一个副本省的本体没了功亏一篑,你理解了吧?”

她这次的解释我听明白了,原来她这是搞了一个存档。

“那,这里的我,有存档吗?”

我丢出了一颗炸弹,试图引爆。

“….没有。”她犹豫了一会儿,给出了回答,‘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给自己开一个副本的,不然这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她神色戚戚,看得出来不想多谈/

”为什么,开副本需要什么条件吗?“

我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变得情绪低落,但是这突然的转变和这个副本还有苏木木脱不了联系。

“需要自愿上传自己的记忆到网络线路储存。”她顿了顿,“这就意味着你死了你的记忆很可能被公开放到网上被人观摩。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的,谁会愿意让被人把自己当成展览呢?不是么?”

她对着我无所谓地笑了笑,“当然啦,我是个例外啦。”很显然,她的记忆没有被上传。“我们家有自己的网络线路,和这个世界连接着却又有区分,所以根本不会上传上去啦,这也算是守门人的特权之一吧。”

似乎觉得这没什么好隐瞒的,索性直接告诉了我。

“可是你们家族内部不会看到吗?”我不理解她怎么觉得毫无所谓,这毕竟侵犯了个人的隐私权,想想我都觉得浑身难受。

“还好啦,被家里人知道总好过陌生人知道吧,而且这都是我死了之后的事情了,也就无所谓了,趁现在有这个机会不享受,难道等死了带进坟墓里嘛,我才不要。”

她大大咧咧地说着好像不是自己的话题一样,就好像被围观的不是自己一样。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