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白晓晗娄子洲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快穿之炮灰生存记完整版在线阅读

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火爆上线,快穿之炮灰生存记是由作者夏光暖所著,主角是白晓晗娄子洲,讲述了:【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系统!】因一场意外绑定系统,拯救炮灰,完成任务重生。世界1(替嫁庶女×残疾王爷):大婚当日。娄子洲:白小姐果真伶牙俐齿。白晓晗:王爷,不应该叫我王妃?咱俩的婚事王爷可是亲自请旨

白晓晗娄子洲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快穿之炮灰生存记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5章 替嫁庶女(4)

“归宁在王府?”

白晓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亲能答应?”

“白大人已经在来的路上,王妃无需担心。”

娄子洲从容自若的看向她,“倒是本王有些担心,这几日王妃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本王,是对本王有何不满?”

“没、没有,就是前些时候,吴管家让我打理后花园来着,那儿的花草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长得过于旺盛,我这几日不是去修剪修剪嘛。”

“原来如此,不过这种活计,怎么劳王妃亲自动手,让吴管家多派些人手给你,你负责指挥便是。”

说着娄子洲示意她到跟前,白晓晗只好乖乖的上前,她才一靠近就被娄子洲一把拉进他的怀里。

白晓晗一下就坐到了他的腿上,没想到他双腿无法行动,腿部的肌肉还是如此结实。

这是那夜后他们第一次这么亲密接触,她的脸不由得一热。

“王爷和小女感情甚好,白某甚是欣慰。”白青山进入膳房时,正巧撞见二人亲密的一幕。

“爹爹来了”,白晓晗有种被抓现行的模样,想从娄子洲身上起来,谁知对方把她禁锢得死死的,弄得她根本挣脱不开。羞得她怒斥了一声,“王爷别闹。”

白晓晗似乎起了些脾气,但是在娄子洲眼里她娇嗔的模样很是合他心意。

而此时紧跟着白青山身后进来的赵姨娘和随行的丫鬟看到亲昵的二人都不由得羞臊。

可见二人依旧没有分开的迹象,无奈的赵姨娘只得发了话,“晗儿是忘了为娘教的规矩吗?”

也许是丈母娘的话起了效果,娄子洲终于松了力度,她才起身向自家长辈请安。

娄子洲虽然没向白家二老请安,但也客气的寒暄了一番。

白青山官场数十载自然能看得出,娄王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但碍于两家如今已联姻,他当然要虚与委蛇和对方周旋。

赵姨娘不想参与他们男人之间的谈话,找了由头就将白晓晗拉走了。

“晗儿,这王府的院子可真大,比起白府气派多了,看看这雕花,看看这盆栽……”

一路走来赵姨娘滔滔不绝,让白晓晗很奇怪,回忆中的赵姨娘在白府谨小慎微,人前基本不会说多说些什么。如今他们参观王府,管家和侍卫等一众跟随伺候着,赵姨娘话多得反常。

“吴管家,我们母女二人几日未见,你们一群男人跟着让我们很不自在,你们先退了吧,我们自己逛逛便好。”

白晓晗说完话后,吴管家一众就不再跟着他们,人走后她观察到了赵姨娘松了口气,果然,方才话如此多很不正常。

“娘是有什么话要同女儿说吗?”白晓晗看向赵姨娘,谁知这回赵姨娘却不说话了,又变回了在白府那谨小慎微的模样。

“晓晗。”

白晓晗顺着声音往后一看,竟然看到了白琴雪。“姐姐?”白琴雪一身丫鬟装扮,她一开始竟没留意到。“你怎么也来了王府。”

白琴雪将她往前带去,而赵姨娘和另一丫鬟而留在原地未跟来。“姐姐,这是为何?”

“有些话,不能让别人听去。”

说着白琴雪环视了四周确定无人后,才压低声音说道,“晓晗在王府受苦了吧,我听说成亲之日娄王连堂都未拜,直接将你送入洞房,今日相见他对待咱爹也是很不客气,白家根本不在他眼里,娄王性格暴躁日后指不定会怎么为难你。”

紧接着白雪琴握住她的手,“不过你放心,姐姐这次来是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姐姐想怎么救?”

“虽说娄王如今无法行走,但在军中威望仍是很高,自上场战役后娄王可谓是功高震主,就连当今圣上都让他几分。”

“姐姐也说了圣上都让着他,那这大运朝还能有谁能救我?”

“自然是有人的,如今圣上年迈,太子登基指日可待。”

白晓晗连忙捂住了白琴雪的嘴,“姐姐,切莫妄言。”

在古代议论皇上是不要命了吗?还是女主有特赦?白晓晗一阵腹诽。生怕女主一句话就让她直接炮灰了。

“晓晗放心,此次来王府,罗进也跟来了,若有来人他会给我传递信号的。”

“姐姐和殿下的侍卫关系如此好了吗?”

只见白琴雪的脸色稍变后又迅速恢复正常,“自然不是,是太子急着想救你出去,才派了罗进跟着。”

白琴雪安抚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晓晗你不要多想,姐姐知道你对太子有意,稍有些小事你就会吃味,如今太子对如此上心说不定救你出去后,会想办法让你进太子府。”

虽然白晓晗心里不敢苟同,但表面还是装出了娇羞的模样,听着白雪琴的话语不停给她灌蜜糖,总觉得不安。

“娄王位高权重,又目中无人,得罪了京中不少官员,如今有言官意要弹劾他,正收集各方的消息,但仍是缺了娄王在内部的消息,才使得谏言的褶子一直未拟好。”

“若他日集齐了信息,言官谏言,朝中那些娄王得罪过的官员一呼百应,圣上都保不住他,百官再接再厉让圣上削权,届时娄王权利削弱,救你出王府岂不是易如反掌?”

“可姐姐,你也是知道的,王府的侍卫都是随王爷出征沙场,书房这种地方我根本靠近不了,如何找?”

“今日你与娄王举止亲密,你再想办法博得娄王的欢心。你可以趁着娄王每七日去校场操练士兵的时候动手,王府那时候会相对松懈,你如今已是王府中人,想来他们也不会太过提防你。”

“好吧,可姐姐若我得了消息,我怎么传递出去?”

白琴雪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这是信物,若有什么消息,你就在王府后花园的假山中摆上三粒石子,自然有人带着能与这玉佩拼上的另一块来找你。”

当她们聊完回到膳房时,菜已配齐。

“王妃几日未见家人,想必是有说不完的话要和丈母诉说,去了这么半晌都不见回来,让本王想得紧。”

坐在娄子洲身边的白晓晗,听着他这阴阳怪气的话语,浑身的鸡皮疙瘩。也不知道,这人又是打什么鬼主意。

“丈母,你也瞧见我王府虽大,但都是连个侍女丫鬟都没有,着实委屈了王妃。这几日本王也命人去招些手脚麻利的侍女和嬷嬷,可都不合意。”

“如今丈母来了,瞧着丈母身旁的丫鬟伺候得妥帖,不知道能否向丈母讨要个丫鬟来伺候王妃?”

“有了白府的丫鬟陪着王妃,也能解王妃思家情。”

“不如就这位丫鬟吧”娄子洲随意一指,那方向正是乔装的白琴雪。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