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之阎罗王的美娇妻全文阅读,白离谢寒景在线免费看

2022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阎罗王的美娇妻,主角是白离谢寒景,作者是小杨串串香,主要讲述了:【重生➕万人迷➕成长型】果然男人的嘴是骗人的鬼,白离信了三皇子的鬼话,一杯毒酒直接干重生了。皇位,她要让他坐不稳。江山,她要乱上三分。什么?她竟然只是小小的九品官的庶女。那就扶姨娘当主母,扶将军当皇上

重生之阎罗王的美娇妻全文阅读,白离谢寒景在线免费看

第1章 竟然是假酒

九月的太阳热辣逼人,太阳晒的人心里直发闷,而屋内却似冷滘般冰冷。

“宜妃娘娘,选一个吧。”女子身着大红色挂金长袍,乌黑的秀发盘出了精美的发髻,而金色的流苏从凤冠上垂下,何不显出了眼前之人的高贵。

她微微低敛着眼角,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女子,脸上的表情似乎没什么表情。

白离看着摆在眼前的弓着腰的林公公的手上捧着的东西,白绫,匕首,毒药。

她嘴角微微翘起,嘴上喊着:“谢谢皇后娘娘送成妾一程。”

对面女子的突然脸色僵住,见到白离拿起了毒酒一饮而尽,忽然紧紧皱起的眉头便舒展开了,哈哈的大笑起来。

白离本还疑惑,但是慢慢的她便感觉不对了,她的五脏六腑似有火烧般的疼痛。

这不对,不是这样的。

这是毒酒!根本不是前几日三皇子跟她说好的假死酒!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身子一软便趴在了地上,地砖冰冷的让她浑身发抖。

皇后看着她痛的在地上缩成了一团,眼角处的细纹都笑的微微抖动了起来,她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了,踢了踢她的肚子,轻笑了一声。

“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和燚儿的事,本宫会不知晓吗?你啊,不过是个棋子罢了。”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毕钗,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

忽而听见房间的门“咿呀”一声,便被推开了。

白离的眼前已经被痛的有些许眼泪模糊了,她仍然想睁开眼看清眼前的人。

她微微的抬起头,男子身着金黄色的龙袍,衣尾的是用金丝细线勾勒出的团龙,而男子的脸上冷艳绝伦,眼睛深邃如海,让人看不清他的内心。

她伸出手拉住了男子的衣角,将希望都寄托在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上。

“救我,三皇子。求求你,救救我。这不是真的对吗?”

男子身后却有个女子轻轻的笑出了声,她身着素净的宫衣,脸上脂粉未施。

白离还以为是伺候的宫女并未注意到,她缓缓的走到白离的眼前蹲下。

“我的好妹妹呀。早死早超生呢,先皇走了,你不走怎么去找下一个好郎君呢?而且呀,殉情多好啊,没准天下人都要夸夸我这个好妹妹是痴心之人呢。”

白离的眼睛忽而瞪大,怎么是她?

她的好姐姐,白烟。

“你怎么在这,你不应该在宫外吗?”

白烟轻轻的挽住了安燚的手臂,安燚的脸上微微皱眉,但是并未挣脱开。

“那不得谢谢宜妃娘娘您了,您的死啊才能让姐姐我进宫服侍当今圣上三皇子呢。”她笑的娇媚动人。

白离的看着眼前的壁人,她明白,她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连白家也不要她了,她也是白家为三皇子献上的棋子。

她不知哪来的力气,趴坐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安燚,眼神似乎藏着无数的质疑,无数的恨意。

“你说过,只要我帮你换了圣旨,你便会让我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妃子。你说过,这辈子除了我,你不求什么了。这些都是你说过的,为什么?这酒不是你换的,对吗?安燚。”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讳,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白离,我对你有愧。所以我来送你一程。至于…”他薄唇轻启,却是如那三月寒冬般的冷,“至于你说的那些,不过是逢场做戏罢了。你是先皇的妃子,我是皇子。你难道认为,我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去抛弃江山?更何况啊。”

“更何况,死人的嘴才能守住秘密。”站在身旁一直未说话的皇后娘娘突然开了口。

原来这一切都是这样的,原来她就是他埋在先皇身边的棋子罢了。

白烟似是想起什么似的,“啊,对了。好妹妹啊,白家白白养你十五载,教你知书达理,教你琴棋书画,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听,你娘啊,不是早逝的姨娘。”

“是谁呢?”白离想知道,她的娘亲,她从小就从未见过。

现在她要死了,那或许她可以去地府找找她的亲娘,诉说这么多年的委屈和痛苦。

“不过是个千人骑的歌姬罢了,竟然还敢大闹白府一定要让爹认你,真是可笑极了。不过听说她也被下人乱棍打死丢在乱葬岗了,别说姐姐没告诉你。”

白离一口血气涌上来,哽在喉咙中。

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安燚看着地上的女人似是要断气般,嘴角开始溢出了鲜血,感觉晦气极了,抬脚便出了房门,白烟见状也赶紧跟上。

白离想闭上自己的眼睛,好好的感受这最后的时刻。

皇后盯着她,走到瘫倒在地上的白离的面前,踹了踹她的肚子。

“对了,本宫还忘了问你了,你肚子里的孽种还是皇室血脉呢,你说…”

白离神情开始慌乱,皇后是怎么知道的,她明明是让自己的婢子青莲告诉三皇子,难道说三皇子告诉了皇后吗?

她已经许久未和老皇帝同房了,肚里的是三皇子的骨肉。

皇后见白离的睁开的眼里带着疑惑的样子,脸色开始狰狞,脚用力的踩着白离的肚子,“你说我该叫他皇子还是叫他王爷呢?”

刚刚安燚在,她怕他对白离会心软,根本不敢提这件事。

她每说一个字脚上的力度便加重几分,白离本就是强撑着,这力道大的比五脏六腑内的侵蚀还要让她痛苦,她的眼角慢慢的留下泪来。

她想抬眼看看皇后,皇后的脸模糊不清,她知道自己快死了。

“要不是你身边的婢子告诉本宫,本宫还不知道你竟然还偷偷将避子汤药倒了,这种杂种根本不配活着当皇上的子嗣,所以你和孽种都得死,懂吗?”

这是安燚的意思吧,他也觉得肚子里的孩子和她都不应该活着。

白离心痛,五脏六腑痛,她全身都痛的不行,“噗”的一声鲜血溅洒一地,溅在了皇后华丽的裙袍的袍角。

如果有来世,如果有,她要他们陪葬。

她尸体慢慢的冰冷,彻底的不会动弹了。

皇后轻啧一声,真脏。

她走之前仍是不屑极了,再次踹了白离两下,就这货色还配给她的燚儿生皇子,真是丢死人了。

她低头理了理衣服,将手放在一旁等候着的林公公手上,抬脚出了房内。

“来人啊,宜妃心心念念着先皇,竟服毒去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