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身为黑魔王的我居然又研究自己?在哪看,魇恩•塞丽可希瑟娅小说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身为黑魔王的我居然又研究自己?,主角是魇恩•塞丽可希瑟娅,是由迷音蝶离所写,内容超级精彩,讲述了:落幕史册千千载,千古终究一线昙。华丽的魔法世界却像青史一样的乌托邦。且看魔法世界黑魔王可怜可悲可叹魇恩传奇的一生!原谅我已经迷途没资格去救赎!魇恩你既然已经遁入黑魔法的深渊走上一条不归路,为什么既要成

身为黑魔王的我居然又研究自己?在哪看,魇恩•塞丽可希瑟娅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5章 梦魇

魇恩感觉到好冷,皮肤逐渐血红色的条纹遍布全身,原本白皙的皮肤也变得黑漆漆的,魇恩现在眼皮撑不下一丝力气。

挣也挣不开,一如在现实世界中也陷入了恐怖幻境的在床上紧皱着秀眉的魇恩。

魇恩缓缓地听到了黑哥布林激动的声音:“黑魔法反噬?我有生之年居然真的可能看到传说中的黑魔法反噬,不会是真的吧?可惜了,这小孩魔法天赋挺好的,就这么没了,算了,不能耽误时间了,再耽误时间,别人就抢功劳喽,挖了,赶紧走人”。

塞丽•亚爵还有烟冥一依旧警惕的望着黑哥布林们,把魇恩护在怀中。

吼一一!伴随着一声凄惨的龙吼,烟冥一满身血痕倒在血泊中,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烟冥一身上突然出现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血孔,血流了一地才形成了血泊。

“烟冥一”!魇恩听见自己的声音很是嘶哑虚弱,明明是愤怒的怒吼,放在空气中听在黑哥布林耳中倒像是小猫绝望的喵喵叫仅此而已。

塞丽•亚爵悲痛的扫视着自己的主人,还有自己的伙伴,似是绝望认命了又像是充满坚定期望眼眸中,不知道映着什么样的色彩。

塞丽•亚爵依旧能量连绵不绝的支撑着防护罩,看上去能量充足,实际上外强中干,魇恩知道塞丽•亚爵也尽力了,再这样消耗能量恐怕等不了新的主人了。

“塞丽•亚爵,我命令你独自逃出去,你是吸血鬼,属于黑魔法联盟的高阶种族,他们不会为难你的。他们要去了,我的眼睛,再加上这恐怖的黑魔法反噬我不知道我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做你的主人”。魇恩关键时刻也许是暴风雨之后的宁静吧,也许是突然间长大了,也许是该平静下来了吧?

巨大的愤怒绝望之后只能是平静了,一般人只能有这个反应了,魇恩此时终于有自己未来的影子,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君王,真正的领导一般危难时刻沉着冷静的下达命令,只是这个命令虽然看似成熟冷静,但是与忠心属下的心意,恰恰是背道而驰的。

塞丽•亚爵并没有回复魇恩什么,因为他们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知道此时此刻回复时间流逝的太快了,一切都来不及都只能是废话。

魇恩见塞丽•亚爵没有回复,也知道对方的心意了,这就是彼此之间冥冥之中,随着时间消磨伴随而来的默契,魇恩也不再强行违背属下的意思下达命令了了,因为那样不是一个好的领导,也不是一个真正聪明,有决策力的领导,魇恩有一个忠心又好的属下,魇恩又怎能不做一个明贤又好的领导呢?

在这一战之中,魇恩清算了自己的属下们知道了,谁忠心谁又不忠心?领悟了太多太多,至少知道自己身边还有如此挂念,自己的人就足够了,好好守护,他们就是他毕生的心愿就足够了。

魇恩毕生的心愿跟那些魔法学院的学生们不同,不是成为首席大魔法师,不是位立于魔法之巅,而是守护爱他,他爱的人就足够了。

每当危难来临之时,总能看出人的本性,魇恩知道这一战虽然损失巨大,但是总归长久来看是对他的成长有帮助的。

塞丽•亚爵手中伴随着一片旋涡出现一根手杖,垂落间地上魔法阵浮现,血红色带着点点暗蓝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保护罩,保护罩由内而外散发着魔力,魔力汇聚成毒刺的荆棘。

荆棘还没有刺向那些黑哥布林们就毒液四溅,毒汁撒在黑哥布林们的脸上,恩哥布林们吃痛的嚎叫了一声,便怒吼着纷纷挥动法杖赶来战斗:“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魔族的血脉很伟大吗?不过一个没人认领的私生子罢了”。

塞丽•亚爵冷笑,脚底下的魔法阵浮现出一道深黑色的痕迹,这道痕迹一浮现出,黑哥布林们便胸口吃痛的止不住匍匐在地上。

“魔族的血脉不够伟大吗?作为屹立在黑魔法之巅的高阶强大种族,你们这些血脉天赋不怎么样的浅薄种族怎么可能有资格冒犯我们”?塞丽•亚爵继而冷笑,手边的拐杖舞动立在胸前,形成了银白色的剑身。

塞丽•亚爵依旧把剑立在胸前,魇恩心神领会,两人用秘密传音的方式交谈:“主人会画血祭魔法阵吗”?

魇恩侧着带雪的嘴角轻笑,往常在魔法学院独属于天才的自信又回归了,这正是他擅长的领域,一切有关于魔法的东西。

也许是恢复了自信,魇恩原本失控的负能量倒是好了一点,黑魔法反噬也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像是被压制了一些,再加上烟冥一用了大部分魔力压制下来,魇恩到没有之前看上去那么黑气弥漫英俊的脸庞扭曲了。

可是压制下来就代表着,等会复发会更加的汹涌。

魇恩稳稳的在魔法阵之中站起身,那些黑哥布林之所以一直不敢强硬的态度来,不就是害怕血脉压制吗?只不过这些保命手段,是为人所不齿的。

以高阶的姿态欺压低阶怎么可能会有用高阶的血脉打不过就把自己家里的天赋搬来更加令人所不齿?

可是眼下没有办法了,这种事情在等级森严的黑魔法界里,会被挂上永久耻辱名单后果,可是比失去一只眼睛严重多了。

再说了,血脉压制魇恩只道听途说过一些,今天头一次使用,魇恩知道可能不管用。

在魇恩强撑着却稳稳当当站在魔法阵中的时候变故意料之中来了,为首的黑哥布林大感到不妙,对方可不就是害怕这招吗?

黑哥布林抬手掌心汇聚出翻山倒海的水,再逐渐凝结成冰朝着把魇恩护在身后的塞丽•亚爵打去,一招不中,塞丽•亚爵身影偏移了几分,又是一招。

猛烈的火舌席卷了塞丽•亚爵全身心,烟冥一从口中吐出冰雪暂时遮盖下了塞丽•亚爵的火焰,黑哥布林们见状不爽,其中一个士兵模样的人上前道:“大人,我们一起使用魔法阵直接破了,他们的防御吧?

真是低估了,没想到一个小屁孩而已,保命手段倒是不少,再修几天,恐怕就有大魔法师的水平了吧?要不除而后快”?

为首的人拒绝了士兵的意见:“不可以如此天赋之高的孩子身后应该有大人物,再说了,沾上了血脉高贵的魔族血液往后余生会因为诅咒备受折磨”。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