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陶白小说灵气复苏,新纪元完整版阅读

强力推荐一本都市小说灵气复苏,新纪元,作者是泉白,主角是陶白,主要讲述了:纪元变换,世界树崩塌,地球之上异象频现。面对神秘的未知,少年携一身正气探索未知,在新的时代引领新的未来。(不同于大部分灵气复苏小说,本书背景设定为灵气复苏初期,吸收灵珠获取技能,灵珠产生于各个独立于地

陶白小说灵气复苏,新纪元完整版阅读

第1章 上大学

2019年9月1日,虽然已经过了最热的三伏天气,但夏天还在逞着自己的威风。早上六点的海市,已然升起一股子灼热。

此时,城市的近郊,这里是一片别墅区,因为安静的环境和清新的空气而备受富豪们的青睐,同样,这里别墅的价格自然也不是一般百姓能支付得起的。在这一片别墅群中,独有一家鹤立鸡群。倒不是有多大多辉煌,只是这栋别墅的绿化与别家有明显的不同,它的花园里的花草仿佛有格外的生机,绿得叫人看一眼就浑身通透。

别墅里的人一开始只有一个小姑娘,后来又搬进来一个小伙子,两个人看年龄以及平日里的称呼,像是一对姐弟。照理说,在这里住的人不是达官便是显贵,平日里少不了人际交往,可这对姐弟却好像丝毫不关心这些,除了平日遇见时必要的点头致意,二人就好像与世隔绝一般。时间一长,人们倒也习惯了这样,一些聚会之类也都不会叫上他们——两个年轻人罢了,还不足以让他们上赶子往上凑。

“陶小白!赶紧给老娘起来,都上大学了还没个正形,信不信我真的把你赶出去啊!”声音是清脆好听的,只是这内容着实有些坏人兴致。

“来了来了……”这时从二楼走下来一个少年,左手端着一杯水,右手拿着牙刷在嘴里胡乱捣着,脚踩粉红兔子拖鞋,一步一步地趿拉着,正是陶白。陶白也很疑惑,自己的人生似乎不像福利院老师上课时说的那么悲催。

还记得当年自己离开福利院后,本打算先找个地方打打零工,打拼出自己的事业后,再去找陶婷诉说自己的心意,来一场甜甜蜜蜜的爱情,做一个让别人羡慕的爱情事业双丰收的成功的人。哪成想第二天陶婷就找上了自己,让自己跟她走。陶白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忘记,陶婷挥舞着文件说她是自己监护人时自己那操蛋的心情。

这下好,幻想中社会的江湖没了,记忆中文静的心上人也变成了这副模样。唯一能起点安慰作用的是,陶婷真的很有钱。照她所说,她在福利院的时候就学完了高中的内容,离开福利院之后就参加了次年的高考并被海市军大录取。在大三的时候,她就凭优异的成绩被军部录用,现在的生活则全仰仗军部的奖励。

当陶白问起陶婷她的工作是否危险时,陶婷总是说她是文职,没什么危险。可文职又怎么会有如此丰厚的报酬呢?陶白没有继续问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只要知道,陶婷永远不会害自己,这就够了。况且以自己的条件,就算真的有危险,他也无能为力,一味的询问只会让二人产生嫌隙。

不管怎么说,陶婷这么有钱,四舍五入下来,自己也算是事业有成了。三年来,他在本市的高中读书,然后通过高考被海市政法大学录取,今天是他到大学报到的第一天。这也是为什么陶婷一大早就催着他起床。

匆匆吃过了早饭,还不到7点钟,两个人开始朝着学校进发。这时距离早高峰还有一段时间,道路上并不很拥堵。开着骚粉色的法拉利,陶婷悠闲地坐在驾驶位上,副驾坐着的就是陶白了。

“近日,全球多地气候异常,岛国火山频繁喷发。专家表示,这是气候变暖导致的全球性气候恶化。环境卫生部发文呼吁民众倡导低碳出行,为世界安全作出贡献。”车上的音箱播报着早间新闻,仍然是关于环境问题的。

“阿婷姐,你在体制内工作,有什么消息没有?我总觉得今年的天气有些不对劲。”陶白问旁边的陶婷。虽然当今世界的环境问题日益显著,但今年以来,光岛国的火山就喷发了五六次,其他地方也是灾难频发。在陶白看来,照这样下去,人类早晚得灭绝了不可。

“唔……放心吧,国家已经注意到了,已经组织专家研究很长时间了,不会有事的。”陶婷蹙眉想了想,如是回道。

其实还有一句话她没说出来,据她掌握的信息,专家组虽然研究了很长时间,却几乎没有任何发现。据说上面现在怀疑是人类对地球造成了太大伤害,为了维持平衡,地球开始本能地生成灾难以减少人类的数量。奈何她的职责区域不在这一块儿,更详细的信息就不清楚了。

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二人就到了目的地——海市政法大学。因为是迎新日,学校门口聚集了很多的学生和家长。陶婷把车停在离校门还有一段距离的路边,把陶白赶出来之后就开着车离开了。

望着法拉利的尾气,陶白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家离学校不远,自然不用住宿,也就不用像大部分学生那样带着大包小裹的行李,陶婷的做法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谁见过大学第一天就把孩子一个人扔在校门口的家长啊喂!!

是的,由于陶婷“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妈妈般的叮(lao)咛(dao),陶白已经很自然地把她当成家长了,至于女朋友?呵呵,以后再说吧。

进入校门之后,陶白就开始寻找起自己专业对应的教学楼。要不说叫大学呢,真大啊!陶白逛了半个小时,硬是没找到地方,偶尔遇到个人打听一下,人家跟自己还不是一个专业的。

正想着办法,前面又出现了一个人影。小跑着赶上前去,陶白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问道:“同学,请问你知道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楼怎么走么?”那人转过身来,皮肤黝黑,膀大腰粗的,看着不像大学生,倒像是工地搬砖的。

扫了陶白一眼,那人回道:“知道啊。”然后是二人对视中长时间的静谧。

陶白:……

真是够了啊,你知道你倒是说啊!我怕不是遇上了一个傻子吧?

“那请问应该怎么走呢?”陶白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再次问道。

“往前直走,然后左拐再走50米就到嘞。”壮汉伸出手比划着。陶白嘬了嘬牙花子,草草道了声谢,就向着壮汉指的方向走了过去。不知怎么,他总觉得这个人不太聪明的样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