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修真宝鉴箓在哪看,杨泽小说完整版阅读

都市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修真宝鉴箓,作者是痕道明,主角是杨泽,主要讲述了:修行宝典 本是某创世大能,所著作的一本修行心德,其中驳杂且细致入微。让修真界人人赞不绝口。而传文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损毁,再现人间,引起了整个人间界腥风血雨。

修真宝鉴箓在哪看,杨泽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五章 交谈

“哼!”一声吃痛闷哼,张芸微微抬目,又缓缓闭上。此刻大脑被强制开启,多少有些不适应。

过了片刻几声轻咳让张芸不得不醒来,“咳咳~”她感觉嗓子异常难受。睁开双眼,转动着眼珠打量四周,入眼处是一片桥墩水泥柱子,耳边传来的暴雨稀里哗啦的流淌声。

一时间瘫在地上发愣出神,摇了摇头努力的整理思维,回忆起发生的事来。经过一阵回想,她隐约记起来了些东西,她记得自己因为和家人赌气,一气之下出门飙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起了暴雨,在回到市区的路上因为油门踩得太深,看见前面的积雨又没有来得及踩下刹车,冲进了积水潭深处。脑袋磕在方向盘上,弹出了保护气囊,巨大的冲击直使她晕了过去。在闭眼的最后一刻,她明显看到了车门被锁死,水流也已经漫过了腰间,这让她脸色瞬间露出了绝望。

坐起身来,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积水坑,此刻的积水坑早已经成积水流,其深度也早已经超过之前,淹没两人头顶,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小范围洪流。然而这样的情况下雨水还在持续着,没有要停雨的意思。

“醒了?过来把衣服换下吧!”一道陌生的男子声音在左边耳旁响起。让本有些疲惫的心一下紧绷了起来,此刻只有她自己,如果有一个陌生男人对自己不轨,那自己不敢想象会怎样的结果。

转头向左边黑暗处看去,此刻大脑还未缓过神来,看东西多少还有些模糊,她就看到左边离着自己几步远有一道模糊的黑影,此刻又是黑夜,完全看不到那人长的什么模样。只能神情紧张的盯着那黑影,不敢动弹。只是用手背擦了擦脸上有些让她不舒服的脏东西。

杨泽被她那眼神盯得有些发毛,他可没有模糊,虽然现在是黑夜,但是他戴着眼镜,此刻他所处的位置又是背光处,他背后的微弱街灯透过雨水,反射在张芸的小脸蛋上,那是一张有着些许坚毅的神情,然而她脸颊上贴着少许泥水和机油的混合物,可能是刚刚救上来的时候不小心沾到的。然而她刚刚的擦泥动作在划过鼻息和上嘴唇间时,留下了一抹黑灰,在这昏暗的光亮下,看上去倒是格外的像是长毛的胡子。在配上披头散发,一身湿衣,看上去就如同远古幽灵,格外的瘆人。

杨泽不敢多看,只得低头把眼光往下看,向上走了几步,顺势把衣服递过去道:“给你,这是我的干衣服,换上吧。”

没有去接杨泽递过来的衣服,此刻她还没缓过神来,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湿透的衣服,又看了远处的积雨流。很快就回过神来,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车子发生事故后,自己还没来得及出逃就晕过去,车门更是被锁死,想自己醒过来逃出去,明显是不可能的。那么必然是有人救出了自己。想来应该就是此人救了自己。

想明白后,神情多少缓和了一些,看了看杨泽递上来的衣服,眼神中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杨泽说了句让她很受伤的话:“行了,兄弟,我知道你是富家大少爷,看不上我这草根普通的衣服,不过你要是穿着你那一声湿衣服,不出天亮就得感冒。”刚说到这里,杨泽就听到对面一个喷嚏打出来。

“啊鼽~!”张芸狠狠的瞪了杨泽一眼,脸色有些难看,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因为确实太冷的原因。

内心很无语:自己那么长头发,那么明显一女性特征,你看不出来麽?叫人兄弟,谁跟你是兄弟?你是有多眼瞎?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可以证明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眼前的男人应该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想到这里不禁的打量起来眼前的男人,因为刚才距离太远,她并没有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样貌,此刻借助水面反射的微光能看清这男子的大概面容,身高与自己相仿,年龄也与自己相仿,面容清瘦但却透露着一股子小男人才有的气息。她很明白,这应该是一个刚刚毕业的没多久的大学生,目前应该是处于在寻找工作阶段的那种。看到这里,她内心不免有些失落。因为在自己给父亲打理的集团里,就时常能遇到行行色色的人,像眼前这个男人,进入公司集团,也只是底层小角色。没办法发挥太多的作用。

此刻内心已经给杨泽贴上了无用的标签,脑袋撇到一边皱了皱眉头,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道:“你有手机麽?借我用下,我打个电话!”

杨泽摇了摇头,把衣服搭在头顶的绳索上道:“没了,刚刚情况危急,你掉入水坑没多久水位就开始上涨,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跳下去救你了,兜里的手机也在救你的时候掉在了水潭里了。”说到这里,杨泽眼神中充满了无奈感。内心又有些迫切感和小慌张,迫切的是希望这位富家大少爷能赔自己一部新手机,慌张的是因为刚刚用了铁汉柔情法把人给打醒,他怕人怪罪自己。

张芸听到这里,多少内心有些感激,同时也对杨泽的抵触情绪消了很多。但很快她又摆出了富家大少的嘴脸命令道:“这样好了,我给你五千块,算作你手机的赔偿。你下水帮我取个包,我再给你两万块!”

听到这话,杨泽很无语,内心道:“我救你上来,你都不值两万,一个包比你的命还贵?早知道我直接救你的包得了,救你干嘛?”咳咳,玩笑,玩笑,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表面上还是很平和道:“大哥,咱别闹行麽?我救你上来就用光了力气,差点没把自个儿的小命给搭上,当时憋了两分多钟,差点没挺住,喝了好几口泥水,这会儿你还让我下去?开什么玩笑?再说了,刚才下水水位就已经淹没人头顶了,现在水位又上涨了那么多,这大半夜的,下去了估计连个冒个泡都没有了。”

张芸皱了皱眉头,她也明白现在的状况,但她的包里手机用了防水夹层做隔离板,只要自己能拿到手机给家人打个电话,就会有人来接自己,也比在这里受冷受冻要强。想到这里,觉得再试一下道:“五十万,你下水帮我把包取出来,我给你五十万。”

杨泽看了看他,内心一阵无语:“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麽?说话这么壕气,好想自己也体验一把。”

张芸见他看了自己一眼却没有说话,觉得应该是快到对方心理价了,只是还没到那个高度,毕竟她从小就被父母灌输有钱才是真理的思想,认为这世界上没有人不会对钱不动心,如果有,那就是给的太少,没有到对方的心理高度。

于是再次喊道:“一百万,给你一百万,你下水帮我取个包就行。”说话多少带有一些恳求道。

杨泽看了看这位富家大少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张芸以为是价格还是没有到对方的心理价,正准备再次加价,就听杨泽道:“唉!一百万,的确不少,我都得打工好多年才能攒够吧!但是啊,没这命赚啊。”说到这里,杨泽一手抬起,指着水流道:“你看这水流,明显已经形成洪流之势,而且从第一次下水,水流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你的车又没有刹车,此刻车子怕是早已经不在原地,冲出了至少几百米远,甚至于可能已经被冲至了下流的河道中陷入泥潭里了。我若还下去,那不是去送死麽?”说完看了一眼这位富家大少爷,摇了摇头。走到自己的凉席处,躺了下去。

张芸听到这里,内心感觉到一丝丝羞愧。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发现,自己却什么也说不上来。

此刻她也明白对方也不会再下水,也就不再说什么去自讨没趣。而经历了刚刚一番折腾,张芸感觉腹部传来阵阵的饥饿感,看了看杨泽,弱弱得问了句:“你有吃的吗?”她从昨天傍晚赌气出门到现在就没有吃过东西,这时候她也是真的感觉到饥饿。

杨泽见他不再让他下水取包,放松了不少。拉开背包,取出了昨天剩下的半块面包,和半瓶矿泉水递给他。

张芸接过食物和水,嘴角直抽搐,内心道:“算了,先饿着吧,等到天亮了就好了。”于是将接过来的水和食物放在了地面上的石台上。蜷缩在一团,等待天亮。

杨泽看了看他对面的富家大少爷无力的吐槽道:“死鸭子嘴硬!”便把那套干的衣服收下来和自己的小薄被叠好,一并放在了张芸的面前石台上。然后就躺回了自己的凉席上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暴雨还在稀里哗啦的下着,雷鸣渐渐收声没了先前那般密集。张芸看了杨泽放在地上的衣服和水和食物,吞咽了下唾沫。此刻她又冷又饿,但又难为情,杨泽就在她对面,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在男的面前换过衣服,然而身体上的湿冷又让她十分难受,向来爱干净的她此刻身上满是泥水的气息。还在水里泡了那么久,甚至于可能还喝了好几口,这让她想想就觉得嗓子一阵干呕。

杨泽抬头看了看这个戏多的家伙,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呕些什么。

感受到杨泽的目光,张芸抬头看了过去,此刻她身子已冷得有些发麻,她对着杨泽怒道:“你!出去!我换衣服。”

杨泽白了一眼张芸道:“这就这么大个地方,你让我去哪儿?再说了,都是大男人,能有什么不同?还是说富家大少爷都这么矫情?”

(未完待续)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