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周琳小说章节目录阅读,七零祖宗返利物资,我下乡躺赢了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作者月下白猫写的七零祖宗返利物资,我下乡躺赢了火爆上线,主角是周琳,主要讲述了:周琳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既不是白月光女主,也不是到处刷存在的恶毒女配,她成了小透明十八线路人甲。更苦逼的是,她即将被分配到艰苦的边陲地区当知青,那里自然条件艰苦,劳动任务又繁重,她又不会干农活,能不能

周琳小说章节目录阅读,七零祖宗返利物资,我下乡躺赢了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5章 李婶大战屎壳郎

一边烧着水,周琳开始切肉洗菜。

屋子里的正在伺候儿子喝水的李婶,听到周琳回来了,立马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被周琳蹭黑了的那件睡衣。

周琳瞥了一眼,来者不善的样子啊。

“周琳,我这衣服可是上好的布料,这被你蹭黑成这样,你得赔钱,你妈呢,喊她出来!”

周琳笑了笑:“李婶,你咋这么小气啊,我给你道歉行了吧,这点黑的洗洗就好了,别闹了,快去做饭吧,等会邻居们看了说你不大度呢。”

李婶气的不行,怎么明明自己的衣服被这丫头蹭黑了,却说的好像是自己小气非要跟小孩子计较一样?

“不行,今天说什么也要赔钱给我,实在没钱,你把你家砧板上那块肉拿来抵了也行。”李婶眼睛一转,早就瞄上了那块肉。

“这可不行。”周琳挑了一下眉,这可是家里这个月最后的肉肉了。

“嘿,你这个死孩子,自己做了错事,还嘴硬,赶紧把肉拿来!”李婶把衣服往地上一扔就冲过来抢砧板上的肉。

周琳没想到李婶居然这么不要脸,手里还拿着切肉的刀呢,慌乱中手中的刀掉在地上,她是真的害怕自己才穿来,就闹出了人命。

“小丫头片子,咋地你还想动刀不成?”李婶冷笑一声,就知道老周家的三女儿没出息,瞧瞧吓得手里的刀都掉了。

刚她还有点担心,怕这丫头片子手里的刀子不长眼睛呢,看来是高看她了,眼看她的手快要伸到肉上面了。

李婶舔了舔嘴唇,脑海里已经想到吃肉的场景了……

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挥舞着翅膀,从周琳旁边飞了出来,然后冲着李婶脸上飞去,一边飞还一边发出刺耳的虫鸣声,最后啪嗒一声落在李婶的脸上。

“这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李婶挥舞着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乱巴拉。

那只虫子就在李婶的脸上飞来飞去的,李婶双手乱舞,好不容易摸到虫子了,但是总被它溜走。

“啊啊啊,这什么虫子啊,好臭啊,呕!”李婶闻了闻自己的手,一股刺鼻的恶臭,让她直反胃。

周琳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巨大的屎壳郎,正在对李婶围追堵截呢!

“小琳,别怕哈,本帅来救你了,这死婆娘,趁我打盹的功夫欺负你,放心吧,有我在,她休想!”

熟悉的傲娇声音传来,周琳震惊了一秒钟,就笑疯了,她差点把这笨蛋蛐蛐给忘记了,不过现在怎么变成了屎壳郎?

屎壳郎一边往李婶脸上丢粪球,一边傲娇的道:“嘿嘿,我没骗你吧,我都说了我本领大着呢,对付这死婆娘嘛,就变成屎壳郎,给她丢粑粑好了!”

周琳看到一脸狼狈的李婶,笑的差点直不起腰,心里却道:“小帅,咱们两这是可以用意念交流吗?”

“对头,我的声音只有你能听得到,不说了,我再给这死婆娘喂点粑粑,居然敢欺负咱周家的独苗苗,也不知道我们小琳可是有祖宗保佑着的人呢!死八婆,本帅让你再吃两口粑粑!”屎壳郎说完哧一声往李婶嘴巴里钻去……!!

“啊啊啊,好恶心啊,呕!别往我嘴里……唔唔唔”李婶嘴里塞着一只屎壳郎,在地上滚来滚去,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哈哈哈哈哈。”周琳指着李婶笑的差点喘不上气来。

这么一闹腾,邻居们纷纷出来围观,众人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嘴巴里塞着一只巨型屎壳郎的王梅花,那表情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正在闹腾着,周母回来了,见到自家门口围了一群人,眉心一紧,又咋了这是。

“都吵吵啥呢?”

周母的名字叫做陆明凤,四十多岁的年纪,年轻的时候也是小辣椒一枚,现在年纪上来了,更是“能说会道”。

整个家属楼的人都知道,轻易不要招惹陆明凤。

“呕……陆……陆明凤,你生了个好女儿啊,欺负人欺负到这份上了!”地上的李婶终于把屎壳郎给吐掉了,但是嘴里的那股味道,却让她直反胃。

“王梅花,到底什么事情,说清楚,跟我女儿有啥关系?”陆明凤捂着鼻子问道。

“李婶,你可别冤枉我啊,明明就是你想来抢我的肉,然后被这屎壳郎围攻了,跟我可没关系!”周琳抢着说道。

接着绘声绘色的把李婶怎么抢自己的肉,那只屎壳郎又怎么往李婶脸上飞的给众人讲了。

众人这会儿还捂着鼻子呢,屎壳郎平时也不是没见过,但是今天这只好似特别的臭,这会那虫子都飞走了,李婶身上还散发着浓烈的臭味。

“得了,得了,王梅花看在你这么狼狈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你抢我家肉的事儿了,赶紧回去洗洗吧,臭死个人了!”周母也是强忍着笑,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王梅花不服气:“不行,我这新睡衣,被你三姑娘蹭黑了,你们家得赔钱。”

说完,她自己都被自己嘴里散发出来的臭味给熏的头晕。

“哎哟得了得了,王梅花,都是邻居,平日里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家家户户都在走廊上烧火做饭呢,过道又窄,难免磕磕碰碰的,要是碰到一点就要别人赔偿,咱这些人家谁还敢在过道上做饭啊!”家住过道最外边的刘婶说道。

“就是嘛,王梅花,你昨儿路过我家厨房的时候,把我家的油瓶都绊倒了,要不是我手快赶紧扶起来,指不定那一瓶油就要没了,我说你啥了吗?”说话的是紧接着李婶家的邱婶,由于两家的房子紧靠在一起的,平日里矛盾也不少。

“远亲不如近邻,都是老鼻子老脸的熟人了,何必跟周琳一个小姑娘计较,这姑娘平时话虽然少了点,但是乖巧老实,王梅花你可别欺负人家孩子。”

“可不是嘛,王梅花赶紧回去洗洗吧,你说你这啥人品啊,跟一个小姑娘计较,屎壳郎都看不下去了,不然干嘛只往你身上飞,人周家三姑娘就一点事儿没有?”

“就是嘛,哈哈哈哈哈”

众人忍不住笑了,刚刚的场面实在是太滑稽了。

李婶一时气短,今天真是丢死人了,也不知道咋回事,这屎壳郎居然只往自己身上飞,还往自己脸上吐了一些黏糊糊的东西,要多臭有多臭。

她不服气道“这我哪知道,指不定是这小丫头片子会啥妖术,搁这儿指使这只臭屎壳郎来叮我呢!”

众人:“……”这人只怕是脑子也被屎糊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