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雾都之鸽陈国忠在线阅读

2022最好看的都市小说雾都之鸽,主角是陈国忠,作者是朝派,主要讲述了:生活在由谎言和暴力编制而成的白雾之中,一只携着橄榄枝的白鸽,终会冲破那片无边无尽的白雾,给人生的希望

小说雾都之鸽陈国忠在线阅读

第8章 地下城(8)

“滋…滋…”蓝色和绿色的电弧,在少女千巡的指尖不断流动,随着两种颜色电弧的不断交织,一道青色的电弧开始慢慢浮现

“这是?”陈国中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女指尖的电弧。

“蓝色的电弧是我体内功能装置所提供的,至于那绿色和青色的电弧,在我原本设定的程序中是不被存在的,所以对于它,我也不清楚。”千巡抬起散发着电弧的手臂靠近陈国忠。

看到这一幕的陈国忠,突然感觉自己虚弱的身体好像又充满了力气,一手撑着站起来,戴上眼镜仔细的打量着千巡手上那道青色电弧。

许久之后,陈国忠张开双臂,将千巡抱在怀中,而后开始放声大笑起来。

对于陈国忠的行为,少女没有做出反抗,只是感到疑惑。

“你知道这青色的电弧代表着什么吗?”陈国忠抓着千巡的手臂,无比激动的看着她。

“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我想要对破损的器官和伤口进行修复时,程序便会自动将蓝色电弧和绿色电弧进行融合,产生出青色的电弧。”

“这意味着你不再只是一具只懂得进攻的机器。”陈国忠牵着千巡的手走到电脑前,随着键盘敲击声的消失,一长串代码出现,而后这些代码开始自动运转,几分钟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具女性机器人的立体剖析图,剖析图中,一蓝一绿的能量团在机器人的心脏部位不断交织,每一次能量团的交织,都会带来数据的微弱变化。

“按照现在的理念,在一具躯体里,能为躯体提供能量的只有一种物质-磁化电,但这种物质的供能,对现有的材料来说,是溢出,所以每次当你的磁化电是满状态时,系统为了保护躯体处于一个正常温度,便会给你下达消耗能量的指示,而最快消耗能量的方式,便是进攻。”陈国忠边说边切换电脑的屏幕:“但由于你的躯体受过严重的创伤,原先的磁化电在你体内系统陷入沉睡的大量泄漏,导致并没有足够的能量来提供你躯体的运转,所以,我在你原有的基础上,对你的供能装置进行了改造,并加入了一种新的供能物质,也就是你现在在屏幕上看到的那团绿色能量球,它有吞噬电磁的功能,可以让原先极具侵略性和破坏性的电磁转换成一种更加温和的电磁,也就是你原先所看到的青色电弧,它兼具了蓝色电磁的侵略性同时也具备绿色电磁的修复和防御性。”

陈国忠望向少女的眼神有多激动,少女眼神里的迷惑就有多大。

“简单来说,就是这种新的供能物质,就是在不改变你躯体原有的功能上,给你多了一种功能,又或者说是一个新的选择。”陈国忠牵起少女的手,等待着少女的回复。

“嗯,我应该理解了,但我觉得你现在少说话,多休息是最重要的。”少女平静的看着陈国忠。

见自己的新发明成果并没有给少女带来想象中的惊喜,陈国忠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二人谈话的时间里,龙港市内进驻的军队开始了新一轮的抓捕行动。

龙港市铁路工人小学的操场上,穿着机甲的“天启”执法者,已经将自身的武器对准前方的教学楼,在执法者的身后,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各自拿着话筒朝着教学楼喊着同样的话:“里面的人,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了,这里已经被包围了,举手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教学楼的其中一间教室里,十几名被戴上眼罩的孩子以及学校的工作人员正扎堆蹲在一个角落内,在他们不远处,五名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人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位年纪稍大的工人对着另外几人说着。

猛抽了几口烟,他又开口道:“等会我掩护,你们能跑就跑,实在跑不了的,留颗子弹给自己。”

教学楼外面,话筒里劝降的声音还在不断播放,警戒线围观的群众也开始越聚越多,一些孩子被挟持的家长冲着维稳的警察诉骂着难听的话语,想上位的记者不断寻找着警戒线的漏洞,想最早记录下着爆炸的新闻消息,但无一例外都被警方抓住。

与警戒线外的混乱不同,警戒线内一片肃静,军队开始检查他们身上的装备,子弹上膛声与枪栓拉动的声音在同一刻响起。

刀疤脸的军官默默注视着自己的士兵,耳麦内的电流正在沙沙作响。

不管身边的龙港市警察局局长怎样劝说他行动,他还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混乱的升级。

“唐营长,再乱下去,你和我都逃不了。”满头白发的局长看着眼前的军官,因为愤怒,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变得无比通红。

被叫做唐连长的唐明没有理会局长的话,只是默默地上衣口袋里拿出香烟点上:“黄局长,在现阶段,你和我承担的责任是不一样的,你好好想想,是因为什么,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工作上的疏忽,军队根本就不会进驻龙港,而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你……”黄公庆抬起的手指着唐明,因为愤怒,指着唐明的手在颤抖着,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你…真有本事!”

“多谢黄局长抬举。”唐明对着黄公庆吐出一口烟。

唐明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黄国庆,手中夹着的香烟随意扔在地上,沉默了许久的耳麦也在这时传来了说话声:“行动!”

唐明理了理军装,对着面前站立的士兵大声喊道:“全体人员,现在开始行动!”

随着唐明命令的下达,全副武装的士兵开始朝着教学楼方向进发。

教学楼内,负责观察情况的工人,发现这一情况后朝着屋内几人喊道:“他们开始进攻了。”

回应他的,没有说话声,只有清脆的枪栓拉动。

机甲发射出的烟雾弹很快便将教学楼笼罩,白茫茫的烟雾之中,戴着面罩的军队开始登上楼梯。

“砰!”清脆的枪声过后,前进的队伍之中,一名士兵应声倒地,中枪士兵很快便被人拖走,其余士兵也随之展开了反击,仅仅只是数秒的时间,前进的士兵便朝着反抗的方向发射了数百枚子弹和抛出了几枚手雷。

听到枪声和爆炸声,警戒线外那些被困在学校里孩子的家长,开始越过警戒线,朝着学校方向奔跑,他们现在只关心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孩子是否还活着。

但越过警戒线后,在他们面前,是一群身着警服,手拿防暴盾的警察组成的一个方阵,长队的中间,局长黄国庆正拿着喇叭喊道:“无关人员,全部后退,后退!谁敢冲击方阵,谁就是敌人!”

可感性已经战胜理性的家长却没有被这些吓倒,奔跑的速度依旧没有减弱,几十名家长开始用他们的身躯去冲击盾牌,逼得手拿盾牌的警察连连后退。

“砰…砰…砰…”黄国庆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天空连开三枪:“最后一次警告!再往前一步,枪口就不是再对准上面了。”

冲击方阵的家长停了下来,但有人不甘心,想要绕过方阵,但很快便被电击枪击倒,然后被警方拖走,人群在见识过黄公庆的强硬手段后开始渐渐恢复理智,纷纷向后退去,而对面的警察也举着盾牌把这些人推到警戒线外。

警戒线里的交火还在继续,尽管被困在教学楼里的反抗人员,他们的战斗意志很顽强,但奈何对面的人数和火力都远超他们太多,仅仅只是第一轮交火便被击毙了两人,此后便再难以形成有组织的抵抗。军队每肃清一层楼,便会派人对那层楼的房间进行搜查,以确保没有反抗人员藏匿。

“队长,怎么办?”教室里,一名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看着刚才那名年纪稍大的工人。

“小刘…”年纪稍大的工人点起烟,看向刘姓青年:“你还没不是组织的正式成员吧。”

“嗯……普松哥,我还有一年才是正式成员。”刘兴点了点头,尽管他现在有点摸不着头脑。

“呐!”林普松从上衣口袋拿出一枚勋章递给刘兴,勋章上面雕着一只鸽子携着一段橄榄枝飞向天空。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正式成员了!”林普松拿起一旁立着的霞弹枪,也不顾刘兴那一脸茫然,招呼房间内的另一个工人:“走,去会会他们。”

另一名工人接过林普松递来的半截烟,狠抽了几口,走到刘兴身旁,举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跟着林普松一起走出了房间。

刘兴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拿起枪便要跟上去,却被林普松一把按住:“你还年轻,现在这时候,还轮不到你上。”说罢,一把夺过刘兴手中的步枪:“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活下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