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林天问陆婉璇狱神无弹窗阅读

最近都市类小说很火爆,这本狱神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芒果金刚,主角是林天问陆婉璇,讲述了:至尊战神荣耀归来,却发现女儿被卖去山区,住鸡窝吃鸡食,妻子更是重伤住院,雷霆一怒之下,十大阎罗二十四战将自诸天战场撤出,为战神横扫强敌!小到家族门派、财团门阀,大到议员国主,诸国万敌,谁敢伤害他林天问

小说林天问陆婉璇狱神无弹窗阅读

第4章 垃圾就是垃圾

晚上7点,天辉皇宾大酒店门宾客纷至。

所来者皆是社会名流,各界精英,或者世家子弟,有头有脸的人物。

只因今日是西川叶家的主场!

叶家麒麟子叶方震战场封将,战功与境界皆达到了战将级别,载誉归来!

封将在当今龙国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放在西川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却不一样了。

要知道西川也就西川王一尊战神,战侯不出,随便一个战将都可以在西川混的风生水起!

而叶家更是不得了,年轻一代已经出了三战将!

不说叶氏集团资产庞大,光是这后起之秀就足以成为西川第一大势力了!

此时一道身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来到了酒店门前。

他一头短发,容貌俊朗,棱角分明,只是目中却流露出一种沧桑感。

这样的男人就算在黑夜中也同样耀眼!

“先生,请你出示邀请函。”

门童看向这个有着非凡气质的男人问道。

“秦广,你来处理。”

林天问轻语,而后径直向酒店内走去。

“先生,没有邀请函您不能……”

门童伸手就要拦下,但下一瞬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趁这个空挡,林天问已然进了酒店。

他回头看去,眼前也出现了一个眼角有刀疤的男人。

正是秦广王。

他冲着门童露出两排白灿灿的牙齿笑道:“邀请函吗?我有。”

说罢便掏出一大堆邀请函,“你看哪个是,自己挑。”

门童顿时傻眼了。

酒店内,宾客觥筹交错,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而在靠内的一桌旁,一位身着唐装的老者格外显眼。

银白色发丝下是一张略显沧桑的脸,眼窝深陷,眼神却深邃难测。

此人正是叶家家主,叶临天。

“感谢各位参加我孙儿的庆功宴,这次震儿战场上立功封将,是我叶家的荣耀,也是我叶临天的福气!”

叶临天大笑几声,顿时众人也乐了。

“老爷子,震儿敬您!”

在叶临天身旁坐着一位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男子,身躯魁梧,一脸刚毅。

他起身举杯一饮而尽,惹得一片叫好。

此人正是叶方震!

年纪轻轻便晋升战将,可谓天才,在在座的宾客眼中完全是个香饽饽。

很多家族已经暗中打算让自家儿女主动结交。

“老爷子有福啊,子孙皆有出息,真是羡煞我等!”

“不知道您的爱孙有无婚配啊?”

“谁家女儿能嫁这样的才子,那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众人吹捧,叶方震却是神色不变,目中却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诸位过奖了,方震目前只想报效国家,婚配之事暂不考虑。”

叶方震一句话怼的众人无话可说。

叶家麒麟子,性子太直!

“好啊,有这份心很好!”

叶临天很是赞许,“老头子我要不是腿疾难治,也愿舍得此身,马革裹尸!”

众人随即投来敬佩的目光,恭维之语信手拈来。

但谁都知道叶家除了叶方震谁都没去过战场,说什么的马革裹尸,那都是屁话!

“老爷子身体硬朗,区区腿疾而已,我听说夏君府门下的名医刘方礼最近来了西川,如果是这位的话一定能为您治好!”

有人提议道。

能来这里的都不是简单角色,自身能耐足才有资格在这里坐着!

“哦,刘方礼?”

叶临天有些吃惊,“我听说过他,据说是药王的弟子,医术高超,但战侯都不一定能请动他!”

“而且他不是夏君府的人吗,怎么会突然来西川?”

叶临天本身就是一尊战侯,但是要请动刘方礼相当困难。

说白了,一没关系二来战侯人家都见得多了凭什么要给你医治?

“老爷子,听说今天西川来了位大人物,西川王的面子都不给,直升飞机肆意在西川上空飞过,会不会和件事有关系?”

说话的是另一桌一位戴金丝镶边眼镜的中年男子,此人乃是陆家老大陆中诚,也就是陆婉璇的大伯。

“哦?还有这等人物?”

叶临天一脸惊异,与叶方震对视一眼,后者也皱了皱眉头,“我也不清楚。”

“据说很多人目睹了这位大人物的风采,但是却被封了口,禁止外传。”

陆中诚感慨道:“我看就算不是战神,背后也得站着个府长,可惜不能一见。”

叶临天点了点头,确实,叶家算是西川的第一土财主,但是人外有人,在真正的大人物眼里叶家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

想到此处,叶临天有些郁闷了,这陆中诚就是诚心给他添堵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神色微冷,扫了陆中诚一眼问道:“你的侄女最近如何了,浩儿就快回来了,我还等着他们结婚抱曾孙呢。”

陆中诚表情微微一僵,而后讪笑道:“老爷子,婉璇伤到了腰,这伤筋动骨……”

叶临天目中寒意越甚。

在场的来客都在看陆中诚笑话,谁都知道陆家可是跟在叶家屁股后面转,什么手段都用得上。

“放心,老爷子,后天,后天陆婉璇就算是爬也得和方浩少爷把婚给结了!”

陆中诚迟疑了一下,咧嘴笑道。

“如此甚好。”

叶临天包括叶家的其他人都满意一笑。

陆家,几乎是叶家的附属家族,叶家这些年明里暗里吞并了陆家太多资产,无论是商业战还是自身实力,陆家根本玩不过叶家!

以致于陆家想出了拿陆婉璇与叶方浩结婚来捆绑两家的关系。

叶方震在一旁听着,皱了皱眉头,他那到处惹是生非不争气的弟弟今日并没有来。

“父亲,方浩他去哪了?”

叶方震问道。

“哦,你说浩儿啊,去了明州,据说和明王府麾下的一个附属家族谈生意,明天估计就回来了。”

说话的是叶方震的父亲叶振龙,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

“方浩这些年越来越有出息了,他和震儿将来都是我叶家的顶梁柱!”

叶临天感叹道。

“是啊,方浩少爷自从七年前拔除林天问这个西川毒瘤,便一发不可收拾,如今成为咱西川的商业巨擘,堪称叶家又一麒麟子!”

陆中诚再次恭维道。

但叶家人听到这个名字皆是脸色微变,叶临天更是狠狠瞪了陆中诚一眼,确定了,这货就是嘴贱!

“好好的提那个人的名字干嘛,恶心!”

“就是,西川之耻,林天问道貌岸然,祸害了无数少女,色中之魔!”

“方浩少爷是为咱们西川除一大害啊!”

众人对这个名字厌恶至极,各自出口踩上一脚才感到安心。

陆中诚讪讪一笑不敢再言语,而叶临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大厅中传荡开来。

“你们这群垃圾还真是聊得挺欢啊,垃圾就是垃圾,狗都不如!”

“我林天问的名字你们这群垃圾也配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