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快跑!将军他是个病娇免费阅读,乔念卫渊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快跑!将军他是个病娇,是由作者扶桑之光所写,主角是乔念卫渊,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双洁,病娇,有甜有虐】乔念是将军府的一名通房,为了拿到全家的卖身契,她不断引起卫渊的注意,让他爱上她。在这过程中乔念怀了身孕,孩子还未出生便被害死了,极大的刺激使她恢复了记忆,原来她是从21世纪穿越

快跑!将军他是个病娇免费阅读,乔念卫渊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8章 坐了一夜

“将…将军恕罪,奴婢、奴婢……”她满面霞云,睫毛抖得厉害,在姣白的面容上像振翅欲飞的蝴蝶,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微微下垂的眼角惹人怜惜。

他心中一热,手臂用力,一把将娇小可人的少女拉进了怀里,将她的脑袋摁在自己的胸膛上,嗓音压得极低,有种粗粝的沙子质感,性感惑人,“我的人就在这里,你还要去嗅那衣裳作甚。”

她似是被吓得都不会说话了,僵直着身子任他搂在怀里。而卫渊则再次感叹她实在是太瘦了,腰肢都没他一巴掌大,好像用点劲就能折断,当时他是怎么……

她身上浅淡的桂花香和怀中温软的触感让卫渊有些心猿意马,一手抬起了她的脸,逼着她面对他,低着头去寻她的唇。

本以为会乖乖承受自己恣意怜爱的少女却突然扭头避开了他,他凑近她的面颊,高挺的鼻梁虚虚蹭着她的侧脸,呼出的热气全都喷洒在了她的唇上。

“怎么?”

“奴……奴婢怕自个待会便要晕过去了,不敢在将军面前失仪。”她紧紧闭着眼睛,脸红得要滴血,连大声吸气都不敢,看起来确实下一刻便该失去意识了。

卫渊不由抵着唇低笑了一声,放开了她,小丫鬟立马一溜烟躲出他的怀抱,背对着他局促地站着。

“罢了,我就等你慢慢习惯。”看着她如一只小仓鼠般侧对着他使劲揉脸的动作,卫渊方才的烦闷一扫而光,拉开桌案前的椅子,接着教她写字。

暮色逐渐笼罩整个将军府,卫渊独自一人端坐在书房中。夜里书房不用丫鬟伺候,卫勇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将烛芯剪掉一节,室内霎时明亮些许。

烛火爆出几声轻轻的爆响,卫渊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抬头望了一眼窗外的月色,起身站了起来。

卫勇将披风披在他肩上,打着灯笼走在前面。

卫渊跨出书房的正厅,脚下的青石板泛着浅淡的光华,他的脚步一顿,忽地转身朝书房旁边的耳房走去。

卫勇走出一段距离,才发现身后没有将军的脚步声,忙忙地回头看,将军竟又走回了书房。他以为将军落下了什么东西,赶紧小跑了过去,没想到将军没去正厅,反而走到了一旁的耳房门前。

卫勇恍悟,一个健步上前叩了叩门,大声道:“乔念姑娘,将军来了。”

里面传来有些慌乱的脚步声和桌椅挪动的刺耳声音,还有少女被压低的浅浅闷哼,沉寂了一会,门被打开了。

少女依然是白日里的那身府里统一的内白外粉的丫鬟春衫,双眸瞪得大大地望着门外的男人,一时连请他进去都忘了。

“就让我在门外站一晚上?”她这副小口微张的可爱模样取悦到了他,卫渊紧抿的薄唇忍不住往上扬了扬。

“将军请……”她急忙往里让,高大雄伟的男人让这间小屋子显得更加闭塞了。

房门被卫勇从外面轻轻合上,卫渊抬眼稍微打量了一眼,屋子中沉重的家具如桌椅衣柜等材质都是上等的,毕竟这是侯府中的房间,但类似小摆件、挂饰等小件装饰一律没有。梳妆台上只摆了个样式简洁的模糊铜镜,铜镜旁边放了一个没什么花纹的小瓷罐,其余像是苏氏和林氏梳妆台上五花八门的妆奁一概没有。

卫渊收回目光的时候,发现少女正拘谨地立在桌子前,动也不敢动。

“坐罢。”他淡淡道。

坐是不敢坐的,整个屋子只有一张凳子。

卫渊说完后也意识到了这点,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大步走到靠着屋子最里面那张墙的架子床边上,坐了下来。

乔念紧张地捏住了手心,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

“会按摩吗?”卫渊醇厚的嗓音在沉闷的夜色中氤氲。

“会一点。”

“过来帮我按按额头。”

乔念走到他身后,细长的手指将他的发冠摘下,拿了一把木梳,小心翼翼地将他那头乌黑的长发梳顺后,才用适中的力度按揉起他的头皮。

少女的指腹软软的,在他的头皮上游走有着说不出的舒适感,鼻端是她身上淡淡的桂花清香,莫名让他有种安心宁静的感觉。

身前男人的呼吸声逐渐均匀,乔念缓缓松了口气,小心地托着他的上半身让他躺在她的床上,她则起身坐在了屋内唯一的凳子上,托腮看着窗外半圆的明月。

卯时不到卫渊就醒了,虽然醒得比平时早,但这一晚他睡得格外踏实,醒来后只觉神清气爽。他侧了侧头想翻身下床,转眼就看到了少女趴在桌子上的纤细背影。

她身上盖着的薄被已经滑到了地上,似乎是察觉到了清晨的冷意,她细弱的双臂抱着自己的身体抖了抖。

“你——”

他的声音猛然将她惊醒,她几乎是从凳子上蹦了起来,顾不得自己散乱的头发,扭身就要拿着铜盆去打热水给他洗漱。

“将军稍候。”

他忽地有些生气,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语气沉凝,“你在凳子上坐了一晚上?”因着征战睡觉向来谨慎的他,昨夜他也不知为何竟如此放松,只有个朦胧间她将他扶倒在床上的印象。

她刚睡醒,圆溜溜的眸子显得有些懵懵的,用软软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回了一声:“嗯。”

“为何不去床上睡?”他的音量提高了一些,她似是被他吓到了,嘴唇抖了一下。

“奴、奴婢床小,怕挤着将军。且,将军让我坐……”

昨夜他刚进她屋里时确实让她坐来着,卫渊握着她的手腕滞了半晌,才没辙般带着些无奈道:“以后莫要再如此死板了,只会让自己吃亏的。”

“但那是将军的话。”她这句话说得很小声,飘忽得像是清晨间的薄雾。

卫渊冷硬的脸上忽然浮起几丝红色,在他微黑的肤色下看不太出来。

“罢了,时辰还早,你快去歇会。”他低声说完,快步走出了她的屋子。

乔念这才松了口气,瘫倒在自己的床上,她怕和卫渊睡在一个床上会擦枪走火,她宁愿坐一晚上冷板凳。

她在床上伸展了一下早已经僵硬的四肢,但也不敢睡着,马上就得去苏氏的院子请安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