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许知秋路征小说章节列表阅读,重回七零,下乡嫁给全村最猛糙汉无弹窗在线看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重回七零,下乡嫁给全村最猛糙汉主角是许知秋路征,作者是鹿眠眠,最近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重生+团宠+双洁+事业】北大荒红旗村来了个娇滴滴的女知青。不但主动教孩子们读书识字,悄悄给生产大队职工申请补贴,还会开挖掘机。就连尖酸刻薄的大娘都说:“许知青人俊心善,是个好闺女,可惜呀,眼光不大好

许知秋路征小说章节列表阅读,重回七零,下乡嫁给全村最猛糙汉无弹窗在线看

第6章 跟您干

这牛婶就是一头顺毛驴,别人一说要带走许知秋,她就不干了,非要和许知秋组队合作。

许知秋只想要尽快解决这个事情,顺便再多挣一份工分,和谁干不是干呢,便婉拒了两位婶子,答应了牛婶。

牛婶见状得意洋洋地从罗青青身上站了起来,牵着许知秋的手道:“咱可说好,你不能跟这个罗知青似的干活!不然我也要生气的啊!”

“牛婶你放心吧,我那儿就一个收尾了,等弄好了就来跟您干!”

“好!”牛婶看着许知秋的小脸心里只觉得一口气顺畅了,还不忘记踩罗青青一脚,“同样是城里来的,怎么人家许知青就这么讨人喜欢。”

这下可把旁边的大娘婶子们看呆了,这牛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而地上爬起来的罗青青一身狼狈,心里更是跟火烧一般难受。

恰好这时她余光瞥见不远处赶来的大队长等人,一下子就冲了过去,扑在来人脚边上嚎啕大哭。

“大队长!您要给我做主啊!许知秋她当众羞辱我还联合牛婶抢我工作!”

在场的人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就连同班的几个知青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哭天抢地的罗青青,李佩云更是气得一肚子火。

这人怎么能颠倒黑白呢?眼泪水还说来就来!

同时大家也看向被污蔑的许知秋,但见被针对的人却一派波澜不惊,似是她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刚刚过来的大队长吴爱岗不清楚事情发生的经过,但是看到罗青青一身的“伤势”,旁边的人都是好好的,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生产大队上打人!顿时来了火,冲着许知秋和牛婶呵斥道:“这是谁打的?!”

随着一同前来的王绍华见状,赶忙去扶起地上的罗青青。

即便看到大队长,牛婶也没有退缩,反而把许知秋往身后一拽,梗着脖子道:“咋哩!是我打的!这跟许知青根本没有关系,是这个罗青青有错在先!”

这理直气壮的话差点把吴爱岗气个倒仰,颤抖着手指着她问:“你打人你还有理了?”

“是她不对在先,那我就是有理!”牛婶没上过学,没有文化,但是犟嘴的功夫却是一顶一的。

可是这样顶嘴只会让吴爱岗真的认为是牛婶泼妇行径,对于罗青青犯的错一笔带过,最后如了对方的愿。

许知秋轻轻拨开面前的牛婶,声音轻柔但坚定。

“大队长,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她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经过描述了一遍,又道,“我说的在这里劳作的人都有目共睹,何况本就是罗知青浪费种子有错在先,怎么能够怪牛婶脾气大呢。”

旁边的人后知后觉地跟着附和:“就是!”“我们都看见了!”“她说的没错!”

这一下,矛头瞬间从牛婶身上齐刷刷指向了罗青青。

吴爱岗黑着脸转过头问:“许知青说的都是真的?那你说的羞辱、抢工作又是怎么回事?”

罗青青不敢去看对方的脸色,只是说:“我也没说错啊,许知秋分明就当众羞辱我,还跟牛婶一起抢我工作……”

“我看明明就是你嫉妒人家许知青工作做得比你好,所以拿种子撒气,结果被牛婶发现之后,又去污蔑许知青!许知青,我说的对吗?”

这时,一个清朗中带着一丝沙哑的男声忽然响起,众人好奇这是谁在为许知青说话,纷纷朝着那人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是他们村子的路征正一步步走来。

路征虽瘦,可是身上却是实打实的腱子肉,个头也窜到了一米八,在这人均营养不良的小村里,看着就跟一座小山似的。

旁的人一看路征就躲,甚至眼神里隐隐透着些害怕。

就连泼辣的牛婶看见路征出现都有些发憷地想要缩到许知秋身后。

唯有许知秋,在路征出现的瞬间,仿佛看到了久经黑暗的大地上终于露出的那一抹朝日暖阳,绽放出灿烂的微笑。

路征发现昨天给自己钱的那个瓷娃娃似的小知青在冲着自己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惯了的人,忽然眼神飘忽身形僵硬舌头打结,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好他皮肤黑,不然肯定有人发现他脸红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许知秋就看见了,即便距离这么远,她仍旧能够看到路征燃烧着的小麦色面颊,还有垂在身侧紧张到青筋暴起的双拳。

这青涩的反应令许知秋莞尔,没有了那层圆滑沉稳的世故,原来她的路征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

可是在她眼里那么好的人,现在红旗村的村民和知青都避他如蛇蝎。

许知秋扫了眼身后躲着的牛婶,拧了拧眉头开口:“在这里,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粒菜籽,都可能是一条人命。”

这句话掷地有声地敲开了在场村民和吴爱岗的心门。

大城市里来的知青们没有经历过吃树根啃皮带果腹的日子,饥荒来的时候,别说一颗白菜,就是地里的草根那都是稀罕东西。

许知秋的话戳中了村民们的心窝,也让他们看到了,这些身娇肉贵的城里人,并非全然不懂农民阶层的苦。

而吴爱岗更是因为这句话,一反之前想要为罗青青做主的态度,傲然不悦地瞪着她问道:“你是不是浪费种子了?!”

那种子还在土壤里撒着呢,这是铁证做不得假。

罗青青畏畏缩缩地想要往王绍华的怀里钻,可是后者却强硬地拉着她的胳膊逼得她不得不站直了。

“…那怎么能够怪我呢,是牛婶先凶我我才会掉在地上的,再说了,不就是几粒种子么,哪里犯得着这么上纲上线的…”

眼见到了这种情况下罗青青还在狡辩抵赖,吴爱岗彻底冷了心肠。

他眼神冷淡地从罗青青故作娇弱的姿态上扫过道:“既然你如此不知悔改,那你就没必要留在这里了,我们红旗村不留浪费粮食、搬弄是非的人!”

“她就是破坏社会,主义,团结!敌人派到我们之中滋扰我们革,命热情的敌特!”路征趁机鼓动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