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许知秋路征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重回七零,下乡嫁给全村最猛糙汉完结版在线阅读

鹿眠眠的小说重回七零,下乡嫁给全村最猛糙汉火爆上线,主角是许知秋路征,主要讲述了:【重生+团宠+双洁+事业】北大荒红旗村来了个娇滴滴的女知青。不但主动教孩子们读书识字,悄悄给生产大队职工申请补贴,还会开挖掘机。就连尖酸刻薄的大娘都说:“许知青人俊心善,是个好闺女,可惜呀,眼光不大好

许知秋路征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重回七零,下乡嫁给全村最猛糙汉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2章 娇滴滴女知青

对方居然偷了他家的鸡?

在这个缺衣短粮的年头,是他唯一亲人的救命稻草。

可对方被打的满口是血,再打下去怕是要人命了,许知秋只能急忙上去抱住路征的胳膊,“别打了!”

路征双目通红,手背青筋暴起,乍被娇软女生抱住了胳膊,动作一滞,那人飞快连滚带爬头也不回跑了。

刚想着是村里哪个婆娘多管闲事,回头一看竟然是个没见过的娇滴滴女知青,粉雕玉琢的小脸因哭过变得红润,个子只到自己肩头,再看那双白嫩小手轻轻抓着他的胳膊,他一下子哑火了,黑着的脸逐渐松缓。

许知秋来不及擦眼泪就跑过来,此时脸颊上还挂着泪珠。

路征别过头哼了声,指尖发颤,耳根也通红一片,神使鬼差的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把这个好似小鹿一样,抬手一巴掌就能拍没影的女知青吓跑了。

许知秋吸吸鼻子松开路征胳膊,从行李包中翻找半天,抽出一张大团结递给他:“把人打出好歹来,你是要坐牢的,那你妹妹怎么办?喏,你先用着,给妹妹找个医生看病要紧。”

路征怔了怔,得多有本事家庭啊,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张大团结。

许知秋望着路征挺拔的背影,还是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回来了,她明明记着去墓地看完路征,在回家的路上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清清楚楚看到木桌上日历上写着:1973年8月15日。

许建国却在得知宝贝金疙瘩似的闺女报名“上山下乡,”差点一口茶水呛死。

“什么?你报名下乡?闺女,你头脑简直像蓝天一样纯净,以为下乡当知青那么容易吗?”

“哥哥……”

突如其来的细微呻吟声从路征家茅草房传出,打断了许知秋的思绪,想来是上辈子就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小姑子路闻溪醒了。

上辈子路闻溪可是个泼辣至极的性格,许知秋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随即她摇摇头微微叹了口气,如今路闻溪才五岁,较什么劲呢?

推开门,一眼就瞧见躺在炕上的路闻溪,她支撑起身子,怯生生又充满警惕看着许知秋。

阴天下雨,屋内就变得泥泞不堪,四面八方都是发霉的味道。

路闻溪盖得棉被也全是霉点,根本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

路征弄不到布票,无法买布做新衣服,他和路闻溪的衣服都有补丁,有的还补了又补,几年也难得能买一件新衣服,路闻溪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身上穿得衣服居然露出半截胳膊,显然小得离谱。

“你哥哥有事去公社了,拜托我给你捎点东西过来。”

许知秋这样说着,从行李包中掏出一罐麦乳精,一盒俄罗斯饼干,一把大白兔奶糖,还有一块路闻溪只听说过,但没见过的巧克力。

逐一放在摸着还算干燥的角落里,抬头又瞧见一个锈迹斑斑的麦乳精罐子,她打开一看,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

从小到大,许知秋没吃过什么苦,即使路征说起他家贫困,她也想象不出来能有多苦。

麦乳精罐子里装着的是,霉变的红薯干、榆树皮用石磨、石碾磨成的粉。

集体分配的粮食根本不够吃,路征用这些粉,做成干硬的山芋干馒头、树皮馒头就着井水硬吃下去。

许知秋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重新笑吟吟看向她:“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饼干?”

路闻溪歪着头满眼困惑,许知秋站在茅草房中,皮肤白皙水嫩又娇又软的模样显得格格不入。

迟疑许久她才问出一句:“你是神仙姐姐吗?”

许知秋先是一怔,而后噗嗤笑出声来,走到土炕边上,将手里的饼干盒子放在路闻溪身旁,也不在意土炕上的灰尘,径自坐了下去,抬手把她散落在脸上的头发别到耳后。

“来,吃块饼干,有力气了才能早点好起来。”

路闻溪目光落在饼干盒上,肚子适时发出声响,她有些不好意思往一旁躲了躲,尽量离许知秋远点,然后垂下眼睑小声道:“我等哥哥回来一起吃。”

听完,许知秋突然感觉心一抽一抽的疼。

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贫困却让路闻溪既懂事又敏感,既怕吃完饼干,剩下的会被拿走,路征没得吃,又怕自己靠近会脏了别人的衣服。

“许知秋!”

指导员王绍华脸色阴沉,凶巴巴在门外喊起来她的名字。

许知秋吓了一跳,迅速从行李包中拿出一双崭新的45码解放鞋,塞在路闻溪怀里,飞快叮嘱两句,就开门走了出去。

王绍华约莫三十来岁梳着干练短发,表情严肃,皱着眉头看向她,“你去路家干什么?一进村里,就跑没影了!你要是出了事情,谁负责?!”

许知秋低下头,自知理亏,不应该一声不吭就跑了:“指导员,是我错了。”

王绍华见她态度诚恳,语气也缓和下来,盯着她身后的茅草屋:“路征本性不坏,突遭变故才成了如今这幅整天只知道打架斗殴的模样,要是他欺负你,你只管告诉我或者大队长。”

许知秋赶忙点点头,顺从的跟在王绍华身后,往生产大队走,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红旗村大队部在村里比较中央的位置,是个小院子,院子外头围墙上用红色油漆刷着标语:坚持走政治建队的道路。

院子里面则是一排土砖房。

这次来下乡的知青一共二十个人被分作了两批,一批去了附近的农场,许知秋则和剩下的六男四女共十一人被统一安排住在了大队部的知青宿舍里。

说是知青宿舍,其实就是两间比路征家窝棚好一点的土砖房,新来的知青分男女分别住进了两间房子。

屋子不大,一进门就能看清楚整间房间有什么。房间地上铺着麦秸,麦秸上是一张张苇席拼凑的通铺,这是大队长知道他们来,提前铺好的地铺,两个房间都是一样的通铺,一个地铺少说能睡下十几个人。墙角还有一个半人高的水缸和一个看不出颜色连提手都不见的水桶。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另外四个女生,看到屋子里的情形,抱着自己的行囊站在房间门口,都是一副无所适从的模样。

“怎么连张床铺都没有啊……”不知道是谁抱怨了一句,瞬间把气氛拉进了谷底。有泪点低的姑娘甚至开始想家默默啜泣。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