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徐大有徐有才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我一个社会大哥斩杀鬼神很合理吧无弹窗阅读

我一个社会大哥斩杀鬼神很合理吧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类小说,作者是即将堕入黑暗,主角是徐大有徐有才,主要讲述了:重生到平行世界,恐怖复苏,主角徐大有成为了一名驱鬼师。贞子:“一上来他就让我去踩缝纫机。”徐大有:身为一只厉鬼,月薪八百,一天工作23个小时,一个月半天假期,生理期还有免费红糖水这好事去那找?。”

徐大有徐有才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我一个社会大哥斩杀鬼神很合理吧无弹窗阅读

第3章 身为老大脾气大了点怎么了?

第三章 身为老大脾气大了点怎么了?

而这个叫炎黄的国家就比较人性化。

驱鬼费用都是由财政部门给报销。

自接取任务起到完成,七个工作日左右便会得到赏金。

因此,为了赏金,这世界便多了种新职业。

那就是驱鬼师、巫师、术师、净化师。

以及徐大有这种鬼道大哥,社会大师。

“滴!”

系统精灵浮现在徐大有的面前。

齐刘海抹过眉间,小女孩眨动着大眼睛很是可爱。

“怎么了?小貂。”

一米多高的身板很是瘦弱,她微微一笑很是讨喜。

“老大,死因已查明。”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说我?”

“才没有。”

小貂似乎很在乎他。

两只小爪爪在胸前一点一点滴。

她低下了头,喃喃自语了起来。

“我是说张K凤。”

“查明死因了?!。”

睁开眼,徐大有想要摸过桌子上放着的香烟。

弓起腰,他向前摸去。

可手距离香烟始终差那么一丢丢就是够不到。

“扑通!”

由于椅子带有轱辘向后滑动。

而他的双脚还在桌子上。

一个屁墩他便掉在了地上。

“呵呵!”

见此一幕,小貂傻笑了起来。

“嘶!”

呲着牙,徐大有站起身揉了揉疼痛的屁股。

“抽烟伤身体,老大你还是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吧。”

“小屁孩你懂什么?赶紧说事情。”

高冷,系统精灵的嘲笑使他有些不悦。

“张K凤生前被人QJ过,而这凶手就是她的房东白凯。”

“本就不如意,这件事情也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没报案?!”

对此,徐大有感到有些疑惑。

“报了,可警队给她做完笔录便让她回去等候,说是要取证。”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为啥?”

“本就是小平民,再加上他们收了黑钱。”

“可恶!那这么说今晚她有可能去警署报仇了。”

“据我对鬼魅的了解,她应该会去,但不一定是今晚。”

“好了,你下去吧。”

“再见老大,少抽点烟哦!。”

“滴!”

话音刚落,小貂再次钻了出来。

“老大,还有一件事请你不要忘记哦,过几天便是五师会谈的日子。”

“好了,下去吧。”

在桌子上拿起烟盒,取出来一根华子放进嘴里。

思虑了一会,徐大有又不舍的插了回去。

走出会议室,他看了一眼整体通红的房门。

轻叹了一声,徐大有摇了摇头,略显无奈。

这间屋子位于一左一右蓝白两扇门之间。

赤红色的房门格外惊悚,时不时往外冒着阵阵红色雾气。

走向二楼厨房,他拧动着燃气阀门。

“哒哒哒!砰!”

一股蓝色火苗燃起,徐大有熟练的打着鸡蛋。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不要逼我想念,不要逼我流泪。”

掏出苹果32普拉斯,徐大有将它放在右耳边。

用肩膀夹住,他快速的搅拌着鸡蛋液,使其在碗里形成一个漩涡。

看这手速没有个十年八年怕是很难练出来。

“喂!”

“老大,事已办妥。”

“嗯,好,挂了,忙着呢!。”

“嘟!嘟!嘟!”

一阵忙音,对面的小弟感到有些疑惑。

“啪啪啪!”

他拍动着双手。

“频率有点高,老大这是在——”

五师会谈,分别由各个国家的五位驱鬼代表前来商讨重要事宜。

驱鬼师起源炎黄国北方,以邪驱邪。

巫师起源于炎黄国南方,以罗盘、符咒驱邪。

术师起源樱花国,以傀儡镇压鬼魅。

净化师起源M国,他们驱邪以咒语为主。

碧如,阿弥陀佛,上帝保佑,阿门。

而徐大有这鬼道大哥,社会大师实属后起之秀。

硬是在南北两师的嘴巴里抢占了一大半市场。

毕竟驱鬼的也怕砍刀不是么。

如此霸道,也使南北两师瑟瑟发抖。

使他们抱在一起,相互取暖。

就这样,也就只有炎黄国有三支神秘的驱鬼队伍。

没办法,谁让这个国家人口多呢。

煎了个黑漆漆的鸡蛋饼,倒了一杯八二年三路纯牛奶。

简单吃吧一口,徐大有便走出小别墅。

“嘚!嘚!嘚!。”

进入车库,片刻,一辆库里南被开了出来。

油门踩到底,发动机轰鸣声如同野兽在咆哮。

潇洒拐弯,一溜烟他撞墙上了。

“咳咳咳!”

眼见车冒烟,他取出灭火器对准火苗喷了起来。

这不是他的技术不行,而是徐大有真不会开。

只因身为社会大哥,没穿越过来之前。

都是有司机伺候,上车有人给开门,下车有人给提鞋。

就差擦屁股没人伺候了。

而在这个世界,他也学了很久,可始终没有考下来小本本。

只因这实在是太难了。

本想练练车,一看没戏了,他暴躁的踹了两脚小库。

“玛德,老子为你花这么多钱,你还不如一个女人抗撞。”

“呸!有这钱撞几个女人也比你这破车强。”

很愤怒,他掏出苹果32普拉斯打起了电话。

“喂!”

“喂!”

“赶紧过来给我修车。”

“什么?你大点声我听不见啊。”

“你在哪呢?”

“什么!你在我面前?!可我没看见你啊。”

“喂!老大,有什么事?”

“……”

敢情老子跟彩铃聊了半天。

“尼玛,死丧彪,赶紧把你这破彩铃给我换掉,立刻!马上!。”

“好的!”

“呱唧!”

对方挂断了。

“……”

顿感无语,徐大有忍着要爬到对面的冲动再次拨打了过去。

“喂!喂!你大点声我听不见啊,你在哪呢?什么!。”

彩铃还未响完,对方接通了。

“又咋了老大?”

“你踏马能不能等我说完?!。”

“你不是让我换彩铃么?”

“沃日!”

忍住要骂娘的冲动,徐大有抬起手抚慰着胸口。

这是我的兄弟,这是我的兄弟。

要心平气和,要——

“你踏马赶紧给我死过来!。”

大喊出声,他挂断了。

对面,有些微胖的男人,他个子不算太高。

扣了扣耳朵,他感到一阵恐慌。

“老大这是怎么了?竟然这么暴躁。”

看了一眼浴室门,他心有不甘,舍弃了里面苗条的身影。

“哎!打炮是不行了,还是打的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