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夏盛珠云绯凛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深宫幽幽无弹窗阅读

最近古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暮爬爬的这本深宫幽幽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夏盛珠云绯凛,主要讲述了:简介:【宫斗+古言+究极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非双洁(看清楚)+傻白甜女主(特别作死那种)+无脑甜宠(肥肠无脑)+幼儿园文笔(以及玻璃心辣鸡作者)】选秀那天,夏盛珠的心就被龙椅上的人摘走了。一个单纯如纸的女孩儿,在幽幽深宫能走多久?帝王的情意到底有几分真实?

深宫幽幽免费阅读

第八章凶险(一)

“楚御女是谁呀?”盛珠不知这又是哪个倒霉蛋,又是一个没侍寝就关禁闭的。

贤妃说:“和苏采女一样,也是选秀时一个风头很盛的嫔妃,但这两个人最近都出事了?”

“什么事?”

“苏采女家世低微,进宫时只是更衣,但皇上吩咐内务府按照贵人的份例给她准备,还在召幸高良娣和周美人以后第一个叫她侍寝。”

哇,居然有此神人,一定也是个大美女吧?盛珠顿时好奇:“那她人呢?”

“唉。”贤妃说到这儿,眸子一暗,“她不知怎么染了风寒,一直搁着没侍寝,从你被禁足以后,再就是她和楚御女,张才人也一直称病,后宫进来的新人一下子少了一半,皇上那阵子心情都不好了。”

放谁谁能好啊,一共才进来几个人,一个个都不干活了,不是驳他面子吗?

盛珠暗暗窃喜,嘿嘿,活该你没人待见,凶巴巴的家伙。

虽然上次拦驾是她莽撞作妖,但盛珠就是气,哼,皇帝不会有错是吧,姐禁足,不伺候了行吧?谁让你选我入宫的,拿银子养我天经地义。

盛珠理直气壮地耍大小姐脾气,只要她见不着皇帝,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家里都是自己人,爱怎么作怎么作,不出去丢人就是了。

只可惜了老枫树的一片苦心,满足盛珠三个愿望,依然哄不好她的刁蛮脾气。

后面的日子,盛珠在学习上用功多了,再也不心不在焉了,学习效率也高了很多,陈嬷嬷也不再打她手心了,这么点个娃娃,让她知道厉害就是了,总是打,就算盛珠饶得了她,贤妃对她总是有怨言的。

陈嬷嬷算是懂了,她们小主不是在巴结贤妃,是想直接把贤妃拿下,比她还高明。

盛珠: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喜欢看美人……

累了一天,盛珠大吃一顿,晚餐吃得七七八八,其实吃久了感觉就那样,也习惯了,不像家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只能吃御膳房分配好的。

课上完了,盛珠做一会儿针线活就睡觉了,这针线活没做多大会儿就困了,盛珠硬撑一个时辰就不行了,这么下去贤妃娘娘的礼物什么时候能绣成呢?

三个月,盛珠的课学得差不多了,别人早就完事了,她独占陈嬷嬷,学多久都没问题。

宫里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高良娣和周美人争得你死我活,日日争风吃醋,陈嬷嬷说她们代表了皇后和庄淑媛两股势力,盛珠谁都不能得罪。

虽然如此,皇帝也没特别待见谁,反而一直忙于政务,要说最受宠的也就柳才人了,后宫只有她升过位份,然而陈嬷嬷回来的时候说,柳才人把贤妃得罪死了。

“今天不是小公主生日吗,怎么了?”盛珠想着,难道柳才人也去拦皇上了?

陈嬷嬷叹道:“当然不是,是柳才人有了一个月的身孕,好死不死的,在小公主的生日宴上出了状况,才被太医发现的,皇上当场就晋了正七品贵人,按照这个速度,当娘娘是指日可待了。”

“哦。”盛珠有点酸,这位柳贵人一定温婉大方长得又美,皇帝才那么喜欢,哪像她这么缺心眼,还埋怨皇帝对她凶,谁能喜欢她这样怨气冲天的嫔妃。

爱喜欢不喜欢,她不管,酸归酸,盛珠就是不喜欢皇帝,不愿意舔着脸迎上去谄媚,她粉转黑了,看来良媛这个名头要被她坐穿啦。

“但是这样一来,小公主的生辰宴就被搅合了,贤妃娘娘能不生气吗!”

“……”是呀,在这场合抢风头,贤妃娘娘会开心才怪,可是她的礼物还没准备好啊。

对了,她还准备了二百个寿字,小公主两岁了,一百是圆满的象征,盛珠赶紧吩咐山景把寿字送去。

希望贤妃娘娘能消气。

柳贵人也是命不好,怀上没多久,宫里开始流行寒毒,染上了会身体发冷、高烧不退,那寒毒不知怎的就进了柳贵人那,还没到俩月,柳贵人小产的消息从外面传来。

柳贵人自己也伤了身子,卧床不起,一时半会儿侍不了寝了。

采薇说:“这好端端的寒毒怎就正好进了孕妇房里了,我看是有人搞鬼!”

“真的吗?”盛珠捏了把汗,“得宠真可怕,幸亏不是我,我再也不酸那些宠妃了。”

陈嬷嬷怕盛珠有阴影,这可不是好事,连忙安慰她:“皇上手底下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小主别怕,这后宫就那么几个人,跑不了。”

“我还是别出去了,真可怕。”反正盛珠是害怕了,再也不想出门了。

没几天,案情有了结果,柳贵人手底下的打杂宫女因为冲撞主子被罚了俸禄,家里没了经济来源活不下去,才报仇心切的。

声称是自己弄来死去宫人的东西给柳贵人用,说完就撞柱自尽了。

“这么快就自尽了,真的是她吗?”盛珠没想到一条命这么容易就没了,因为被罚俸就牵连一个未出世的婴儿,此人死有余辜。

雪暮却说:“小主,此事定然有人指使,一个杂役宫女怎会手眼通天,还想得到并弄来死去宫人的衣服呢?”

“有人指使?谁?”盛珠没想到这一层,这事儿这么复杂吗?

“当然,陈嬷嬷和雪暮一样想法,“皇上也不会就此罢休的,那人太小看皇上的内卫了。”

果然没几天,周美人被打入冷宫的消息传遍全宫,她之前还是庄淑媛眼前的红人,这么快就被抛弃了,无不令人唏嘘。

“周美人……我还没见过她,这么大一个活人就打入冷宫了。”盛珠和周美人是同一届,柳贵人小产,周美人打入冷宫,楚御女挖到脏东西大病一场……

这后宫真不是干净地方,幸亏她一直禁足,运气又好,躲了这么多是非。

盛珠屏退雪暮她们,独自陷入呆滞,她为什么非要进来呢?为什么要去求老枫树呢?

“小主,贤妃娘娘来了!”

“都说了不许吵了。”贤妃脆亮婉约的声音随着醉人的香气大老远的袭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