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夜北辰云落落小说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无广告阅读

最近很火的小说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是由鸢儿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穿越➕系统空间➕团宠➕玄幻+双洁】将军府嫡女和战神摄政王落难农女和残疾病娇妙手神医和神尊主上当一层层迷雾被解开……前世孤儿带着系统穿越成团宠王妃,高冷摄政王成为宠妻狂魔可百转千回……财宝:要不放弃吧,他只是一道分身,已经不存在了落落:分身又如何?我还是要找到他,带他回家帝冥:我们本是一体,你又何故拼命抵抗?夜北辰:谁跟你是一体?我是我家落落的。女主重生,解锁系统,扫清业障,凤倾天下只为他疼他,爱他,宠他,护他这一场穿越千年的爱恋,身居高位的他,若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恋她成瘾,宠他入骨两两相望,满眼爱意

夜北辰云落落小说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无广告阅读

第3章 坑爹系统

男人愣住了,在想她是不是又在耍花招。

以前她也好心说要扶自己,结果扶一半嫌弃他重,突然撤开力。

看他重新跌落在地,狼狈不堪的样子,她以此为乐。

云落落看到男人拒绝的行为,也想起自己的恶劣。

尴尬的无地自处,这作死的原主对着病人竟然这么狠心的?

但是也不能真看着他爬吧。

她也不再顾男人意愿,硬扯着男人手臂,拉他起来。

虽然自己练过武,手劲也大,但一米九的人还是有重量的,再加上这幅身子也虚弱,扶着还是有些吃力。

好在男人后来察觉到她真心想要扶他,就没有反抗,不然两个人都要摔倒。

云落落硬撑着一口气半抱着男人起来,把他拖到床边,轻轻扶着他躺在这家里唯一的床上。

这床也不过几块木板拼接起来,底下用土砖垫着而已。

以前男人都是直接睡地上的稻草,云落落从来不让他碰床边。

男人压住心里的惊讶,不动声色。

云落落轻声说,“你休息,我去做饭。”

说完不看男人震惊的眼神出门朝着厨房走去。

男人心里波涛汹涌。

她说她做饭?

这两年来,除了端饭,她从未下过厨。

怎么会突然转性了?

他这两年一直盯着她,这绝不可能是换了一个人……

可是她醒了后的表现确实判若两人,总不会是灵魂换了?

真是无稽之谈,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怪之谈,自己也是想多了。

或许,她又在憋着什么坏吧。

男人更愿意相信这个解释。

走进厨房准备大显身手的云落落并不知道差一点男人就猜中了她的身世。

她正看着厨房的东西,欲哭无泪。

就两把已经快发黑的干野菜,还有一把苞谷。

除此之外只有一缸水,而且灶上连锅都没有。

自己好像说大话了,这咋做饭?

她又不会变魔术。

云落落深吸一口气出了厨房,看着院子里的杂草,鼓励自己说:“既来之则安之。”

“密码正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系统。”

嗯?

是谁?

谁在说话?

“亲爱的万能系统第一代宿主云落落,您好,我是系统精灵,财宝。”

云落落:“狗?”

财宝:自己这是绑了个什么玩意儿?它声音帅气可爱,哪里是狗叫了?

财宝控制住自己暴走的情绪,语气平和,“我是系统精灵,宿主请看。”

云落落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立体平面模样。

咦,好熟悉,这不就是组织专门为她制作的系统?

本来她是打算绑定的,结果她在听说还是个半成品后,就一直揣兜里,没有绑定。

不是个半成品嘛?

怎么还主动绑定了?

噢,好像刚才是说密码正确来着。

难道既来之则安之是密码?

云落落看着系统,有四个区域:万能实验区、万能商城区,万能储藏区,万能待开发功能区。

云落落:万能待开发功能是个什么鬼?

财宝:“宿主,这是一个全新领域,里面不是科研所设计的,而是自己出现的,系统并未检测到有什么危害,隐约还有一丝好感,故而没有清理。”

云落落:“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财宝:自己绑定了个傻子宿主?

但还是尽职尽责说,“因为我在您脑海里,我能接收到脑波信息,所以我知道你想什么。当然您也可以选择把我屏蔽掉,这样我就不能感知您的想法了。就是我们不能用精神交流了。”

云落落想了想,算了,这玩意儿以后说不定还能救命呢。

她又挨个点进区域。

万能实验区:对不起,您不满十五周岁,无法开放此功能。

云落落:“有年龄限制?”

财宝:“应该是。”

云落落:“你是系统精灵你不知道?”

财宝:“我没进去看过不知道。”

云落落不死心,继续点开其他的。

万能商城区:对不起,您不满十六岁周岁……

万能储藏区:对不起,您不满十七周岁……

万能待开发区域:对不起,您不满十八岁……

合着是个坑爹玩意儿?

她记得她十五岁生辰是在明年的十二月二十三,也就是小年……的前一天吧。

云落落:“也就是得等一年我才能开启万能实验区?”

财宝:“是的,宿主。”

云落落:“什么坑爹玩意儿,哔哩哔哩……”

财宝:“系统已自动屏蔽脏话,请宿主文明用语。”

云落落:……

无语,算了,靠谁也不如靠自己。

财宝:“感谢宿主光临,期待您再次打开系统,现将该系统下线,等您十五周岁再重新开启。”

云落落:……

它出来就是为了告诉自己有这么个中听不中用的坑爹玩意儿系统?

一年后她都发达了,还要它有什么用?

云落落骂骂咧咧地把注意力从系统里转移出来。

不气不气,这坑人玩意儿,自己要是回去了,得去找科研人员好好闹一番。

罢了,就当作风从没吹过,我从没爱过。

在哪不是活,凭借自己一手医术还怕活不好嘛……

突然,云落落眼睛一亮。

她,好像看到了荠菜……

自己上辈子就吃过荠菜猪肉馅儿的饺子,味道鲜美。

云落落吸溜了一下,这玩意儿可是个好东西,自己学医对这种菜也很了解。

荠菜性平,味甘,归肝、脾、肺经。

云落落摘了两大把荠菜,进厨房,用水洗干净,切成小碎段。

找了个陶瓷罐,虽然罐子破了口,但还能凑合用,洗干净,倒入洗好的最后一把苞谷,加水,放到担架好的灶上,烧火。

前世自己为了追捕躲起来的毒枭,也曾野外求生过,这些技能也就是小儿科。

大火把水煮开,又煮了十分钟左右,苞谷慢慢软化,最后云落落放入荠菜。

又煮了一会儿,软糯一点好消化。

熄火,闷一会儿。

云落落找了两个破碗,都是有缺口的,将就着吧,洗干净后,盛粥也不敢盛太满。

云落落端了两碗朝着正屋走去。

男人早就闻到了清香,肚子也在不争气的叫。

听到脚步声,假如若无其事闭上眼睛躺着。

云落落进来看到男人乖乖的躺着,心里还挺满意。

这不是挺乖的嘛?

安安静静的躺着那,可能是疾病折磨加上饥饿,脸色苍白,有种病态美。

真是惹人心疼。

云落落把碗放在桌子上,手指烫的捏着耳垂原地打转,嘴里嘟囔着烫死了烫死了。

男人睁开眼睛看了眼云落落诡异的行为,又看到桌子上两碗稀饭。

眼睛有一瞬间睁大,但细看又没有变化。

她会做饭?

而且端了两碗?

男人苦涩的笑了一下,怎么还会奢望呢?

以前这女人也端过两碗,因为自己端着碗爬过来她嫌弃脏,所以她才会自己端。

只不过只让他看着,不给他吃。

两碗全进了女人肚子,听着他肚子叫的声音还戏谑他。

吃完,嘴一抹就走了,让男人洗碗。

男人只能给锅里加水,煮开,把锅刷一刷,喝着没有东西的清汤。

两年来的相处都是如此。

男人会在云落落睡觉的时候偷偷出去,夏天就直接吃生野菜野果子,冬天挖树皮和地底下的虫子烤了吃。

自己因受伤,手无缚鸡之力,双腿残废,上山得爬着走,但为了不饿死!也必须要爬着出去找吃的不然他早饿死了。

没有毁容时,村里的人感受到他身上的煞气,也不敢靠近他,而且家家吃不起饭,又怎么会顾得上他这个外来的人?

特别是,自从毁容后村里人更加远离他,认为他是不祥之人。

原主更奇葩的是,晚上男人肚子叫的声音吵醒她了,会大冷天赶他出去睡。

云落落回过神,唏嘘一声。

罢了罢了,真是个小可怜。

只要他乖,她以后会好好对他,看在他救了自己,两年来一直没有赶走她的份上。

当然,帅哥才有这种待遇,不是嘛?

云落落虽然没有谈过恋爱,那只是因为她忙,不是她不喜欢帅哥。

眼下这么一个大帅哥还是她老公的身份,那自己男人不得可劲儿的宠着。

云落落等粥不烫了,端了一碗,拿着勺子给男人递过去,但发现他手上的伤后,暗骂自己粗心。

她轻轻的开口,“你不方便,我喂你吃吧。”

说完怕男人多想,挨着碗边吸了一口,说,“你放心,我没有下毒,我只是落水想通了,以后不会和你闹了。”

男人听了她的话,嘲讽的开口,“是那小白脸成亲了,你才安分了一点吧。”

小白脸?

谁啊?

云落落懵逼状态,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那账房先生。

好像确实是跟镇上药房老板的大女儿定亲了,所以才有原主急不可耐的以死相逼这一场戏。

就这一瞬间沉默,男人眼底戾气更浓,果然如此。

他就知道。

她心里还是想着离开的。

云落落感受到他突然冷下来的气息,就知道他想多了。

不过无所谓,也不指望他现在就能看到自己的改变。

她现在肚子饿,心情也有些烦躁。

一个大男人吃个饭磨磨唧唧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