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巫子砚杜蕾蕾小说鬼面道医,我在阳界点天灯无广告阅读

都市小说鬼面道医,我在阳界点天灯,由作者大大喜上加喜所写,主角是巫子砚杜蕾蕾,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道士的一生更是斗争的一生!与日月争精华,与天地夺寿数,与山川抢造化。巫子砚一介异胎,精习道术,更得药王梦中传法,成为山川造化中的道医,破邪庙、斩恶法。奈何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巫子砚道心动摇,游走在三界之间,半人半鬼亦半仙!

巫子砚杜蕾蕾小说鬼面道医,我在阳界点天灯无广告阅读

第5章 拆穿秃驴

巫子砚决定去找个道观休息下,顺带挂个单,接点道观的活计!

简单的解签看命、合婚八字、以及超度施法,他还是应该能应付得了的!实在不行,自己还可以坐馆看病!

可是差点把腿都走断了,除了城隍庙以外,这偌大的香江市居然找不到一个道观,倒是有不少和尚庙。

真的是末法时代,道法式微啊!

巫子砚有些难受!

看着在市中心占据绝佳位置的寺庙,处处修建的金碧辉煌,里面的和尚一个比一个肥,

白天双手合十口念佛揭“南无阿弥陀佛!”

晚上回家大炕一躺搂着亲亲媳妇…….

巫子砚决定深入敌营,去这“金光寺”看看。

金光寺是香江市最大的一座寺庙,占地广阔、香火鼎盛,寺庙里佛陀金身塑像,甚至还要收10块钱的门票。

正殿门口,不少人排着队等待着一个身着袈裟的和尚算命解签。

人群中时不时传来一阵声音:

“大师,您是在我家安监控了吗?算的真准!”

“我墙都不扶,就服您!”

“我马上去捐花灯,交999块功德钱!”

一听就是托儿。

……….

见一胖和尚眯着眼睛接受众人的崇拜,钱如哗啦啦的水一般流进了口袋,而后拿着一张写上了八字的单子,“慈眉善目”的对着一个大妈说道:

“从八字来看,你女儿婚姻顺畅是个有福之人,只要诚心供奉,添一年的香油钱,佛祖慈悲,定会保佑的!”

大妈诚惶诚恐的再三谢过。

而巫子砚凑近一看,见书单上写着一个女人的八字。

【庚申 辛巳 丁酉 ……】

随后掐指一算,轻笑了下,朗声说道:

“这位大妈,你女儿是不是从事土木工作,三年前走了大运,赚了不少钱?”

“你怎么知道?”大妈瞪大了双眼!

“从八字来看,你女儿三年前走戊寅大运,无奈丁火身弱,近些年运势有些下滑,是与不是?”

“是!”

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众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巫子砚。

“地支寅申相冲,巳申被冲开,你女儿此前应该还有过一段婚姻,是不是生个一个儿子?”

“……..是!”大妈有些为难的望了望周围,点了点头。

这个…….她连大和尚都没有说,主要是大和尚没问也没有算出来,眼前这小伙子是咋个知道的?

排队的人群中再次爆发议论声,这小伙子当真神了!

“今年辛卯流年,卯酉相冲,婚姻宫被冲,你女儿虽已二婚,不过……..依旧是个离婚命!”

“又如何是大和尚口中的婚姻顺畅是个有福之人?”

说罢,巫子砚一脸哂笑的望着正在解签的胖和尚……….

声音不大不小,但是排队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纷纷向胖和尚投射出质疑的目光~~~

胖和尚的脸抖了一下,掩下内心的慌张,而后是一声叹息,双手合十,口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后沉吟不语。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估计大和尚连十天干和十二地支都记不清楚,五行相生和五行相克都没有弄明白吧?”

面对巫子砚的再次质疑,胖和尚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内心如热锅上的蚂蚁,表面却依旧纹丝不动。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玄学乃我神州传统文化,岂会不知?”

“那好,我问你,十二个地支中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每一个地支里面都含有一到数种成份的天干,这是什么?”

胖和尚心突突突的直跳,虽佯装一副得道高人模样,却被问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呵呵,就连支藏干都不知道,你还算什么八字命理?”

慈眉善目的面具再也戴不住了,胖和尚一双眼睛露出了狠厉之色,像条毒蛇一样,盯着巫子砚………

巫子砚并不惧怕,反而抬腿信步的走了过来,拿起案桌上的挂签看了看,定定的望着他。

“释迦牟尼佛曾在《佛遗教经》中佛祖警诫比丘们,‘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皆所不应’。”

“意思就是说,佛门弟子是不允许占卜测命的!”

“所以这位大和尚,你公然起卦、占卜、算命,难道说你压根就是假和尚?”

胖和尚脸色惨白~~~

而正在排队的善男信女们也面面相觑,虽然听不懂,但是看到胖和尚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也开始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

巫子砚轻蔑的笑了笑,不理会胖和尚额头上的汗水,再次指着旁边那个“法事堂”里的“还阴债”“招财符”“桃花符”等几个大字,

陡然爆发出骇人的冷意,

立刻对准两个忙得不可开交的胖和尚道:

“呵,和尚庙居然还会‘还阴债’做符箓?这不是太监开会——无稽之谈吗?”

要知道这“还阴债”可是只存在于道教的正一派当中,毕竟法术、符咒、科仪可都是正一的看家本领。

哪怕是全真弟子,一般只主內炼修行不做符箓!

更别说外来和尚了,除了会念经压根不会干别的!

且这三张疏文,《还阴债谢土地疏文》、《还阴债答谢传送使者疏文》、《还阴债地府债疏文》的内容都一模一样,还用小楷书写。

要知道正宗的玄门疏文、符箓其字体可都是选用的隶书,而绝非其他字体!

李鬼遇到李逵,巫子砚冷意纵横:

“大和尚,你们佛门居然写道家的疏文?不知道是哪条法脉,何种职箓?”

两个胖头和尚明显愣了一下,继续装佯,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无上如来,佛法精妙,无极智慧,善哉善哉!”

巫子砚觉得自己修道十八年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这胖和尚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居然还打太极,企图糊弄过去!

维护道门尊严,是一个玄门弟子的基本职责!

何况道不轻传,法不贱卖!

“无法脉、无职箓,还在这儿骗人!”

“符箓、疏文乃道家之术,涉及到咒语,心印,取炁,结煞等内秘,如果没有师承根本无法取炁结煞,否则就不灵验!”

“这些都是道家口传心授的不传之秘,不是乱画就可以的!”

这金光寺的和尚实在无法无天,不仅卖符箓,还是假货!

围观的红男绿女都倒吸一口冷气,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大和尚们慈眉善目的面具再也挂不住了,相互看了一眼,而后不耐烦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此乃我金光寺秘法,还请施主不要大惊小怪!”

“说不出来了吧?你们就是一帮骗子!”巫子砚眯着眼睛笑起来。

只是,他的眼眸里,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与肃穆。

而后,他拿过一则《还阴债谢土地疏文》,单手举着对众人示意道:

“各位善信,佛门子弟是不会制作符箓的,只有道家弟子才有资格画符!”

“而且正宗的制作符箓是相当耗时费神的,需要请神→敕水→敕笔→敕纸→敕墨→敕砚→取笔→下笔→动符。”

“符箓还需要师承,必须将自己的师承的法脉、职箓写上去,每一步都有相对应的经咒和配合的仪轨,且对法师要求极高!”

“在制符时,还请神誓师,内炼,取气,存神,布气,召将,入讳,结煞,自此才算完成!”

巫子砚噼里啪啦的一顿科普,紧接着对众人道:

“因为对內炼行炁要求很高,所以哪怕是一个修为极高的大高功法师,一天也制不了几张,断断不可能像金光寺这样批发出售!”

见骗局被拆穿,

之前还嚣张无比的和尚,此刻却缩成一团,噤若寒蝉……….

见众人七嘴八舌的,两个胖和尚内心也有些慌了,对着人群里的人使了个眼色。

立刻有几人站了出来:

“佛门乃清净之地,我看你才是个骗子!高僧大德也是你能质疑的吗?”

说完,直接上手推搡巫子砚。

说时迟那时快,巫子砚挥着拳头,一拳砸在了领头的面门上,此人当即脸上鲜血直流,飞出了两米,重重落地,一口牙齿被打掉了几瓣~~~

“臭小子,找死!”

伴随着一声声大喝,不少托儿跑了过来,

巫子砚冷笑一声,待人跑近后,轻轻抬起右腿,一记鞭腿横扫而出,刹那间,随着一连串“砰砰砰”之声,那几个狗腿子,就连巫子砚的腿影都没有看清,便如同蒲公英一样,纷纷倒飞了出去。

见状,围观的群众们眼中已经燃起了滔天怒火,

“呸!亏我们如此信任你,这群和尚居然把我们当猪狗一样敲髓吸骨!”

“一群骗子!”

围观的众人将怒气全部撒在这几个胖和尚身上…….

尤其是带头的大爷大妈们气得将案桌掀翻了,想到自己那么虔诚,居然沦为这群贪僧骗财的大冤种,立刻动手来扯胖和尚……..

“各位施主………你们千万别听信这小子胡说啊……他才是骗子!”胖和尚垂死挣扎着。

巫子砚轻笑道。

“那我问你,你们的羯磨阿阇黎是谁,教授阿阇黎是谁?”

几个胖和尚也是面面相觑,似乎都听不懂巫子砚在说什么。

“呵,看来你们连和尚身份都是假的!”

当真是小刀扎屁股,开眼了!

大爷大妈们彻底愤怒了,这骗子简直该死!而后一拥而上,群起攻之。

“痛痛痛…..别抓我脸啊……”

“施主…..别揪我耳朵…….”

几个胖和尚瞬间被一群大爷大妈围攻,不一会儿,脸上就挂满了鲜红的萝卜丝………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