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救命!偏执魔尊非要我做他白月光小说免费阅读,林幼鱼陆余白小说免费全文

经典热门小说救命!偏执魔尊非要我做他白月光主角是林幼鱼陆余白,是由君折柳所写,内容超级精彩,讲述了:【穿书+偏执病娇+救赎+日久生情+1v1+团宠】治愈系元气女主x偏执粘人魔尊大婚当日,神界第一新贵陆余白执起我的手,眉眼间满是深情。【滴!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任务完成,我摸了摸陆余白的脸,潇洒离去。然

救命!偏执魔尊非要我做他白月光小说免费阅读,林幼鱼陆余白小说免费全文

第3章 本小姐想干什么你管的着吗

人晕了更方便林幼鱼挪动,他后背的衣裳沾了血,紧紧粘在背后。

林幼鱼不敢用力,只好到不远处的湖边去打了桶水,提着往回走。

系统适时出现:【恭喜宿主,只要咱们再接再厉,让他感受到同门的温暖,内心充满正能量的陆余白回归正道飞升成神简直是小菜一碟啊!】

“你好意思说?”说到这林幼鱼就生气,“你不是高科技吗,直接变个神药来呗,怎么净是一些低等药啊。”

她那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变个什么大补药出来,不仅让陆余白药到病除,还能让他立刻原地成神。

系统无语:【宿主,本系统是有逻辑的系统。变出的东西是由角色水平决定的,林幼鱼现在只能炼制低等灵药。】

见林幼鱼脸色颓然,系统鼓励道:【别泄气啊宿主,您水平虽然没有主角高,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书里陆余白攻打上界时,您还是主力军呢!未来可期呀!】

可不是主力军吗,战场上被陆余白亲自砍断俩胳膊。

林幼鱼嘴角直抽:……我谢谢你啊。

打完水回去时,陆余白已经醒了,正费力地撑着身子想爬起来,手上还攥着破布片,可见心里还是窝着火的。

林幼鱼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他按在床上:“别动!”

陆余白被她折腾得有些烦:“你到底要干什么?”

“本小姐想干什么你管的着吗?”林幼鱼挑挑眉,又恢复了十足的大小姐做派。

手撑着他的肩膀用力一按,就将人按倒在床上。

取了张定身符贴他后脑勺上,林幼鱼用毛巾沾了水,开始仔细处理他背上的伤口。

运气将水加热后,林幼鱼拿毛巾轻轻擦拭,小心翼翼地揭开他背上的衣裳,麻烦的地方她也懒得弄,直接用剪刀剪掉。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整张背呈现在面前时,她还是屏住了呼吸。

陆余白的生得极白,甚至白到有些病态,犹如白纸一般的背上遍布伤痕。积年累月的旧伤错综其上,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背。

聂小姿新添的伤如同雪地上新开的红梅,分外刺眼。

骨鞭带毒,沾了的地方得挑出来,否则肉很快就会腐烂。

林幼鱼虽然是个医学生,但还处于理论阶段,一次手术台都没上过,这下只觉得自己心脏都快停了下来。

但秉持着医者仁心,又不能眼睁睁看着陆余白受难,只好取出镊子,颤着声音道:“我、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话一出口,竟然哽咽起来。

感受到背上的液体,陆余白呼吸一窒:“你哭了?”

“……没有。”林幼鱼按住自己颤抖的手,擦了把汗,她能说是紧张的吗……她她她她还是第一次对活人上下其手……

不敢多说,她低下头,一点一点挑那些被毒液沾染了的伤口。

陆余白趴在床上,感受着背上偶尔落下的呼吸,心情十分复杂。

疼痛感密密麻麻布满全身,他恍惚间想到了多少年前,他尚且有家的时候。

那时,每当受了伤,温柔的妇人便会抱着他,一边柔声哄着,一边小心翼翼给他上药,她那时候说了些什么来着……时间太久,已经忘了。

可不知不觉的,他竟觉得背上的伤没有那么疼了。

挑完毒,伤口还在往外渗血,林幼鱼不敢多看,取出药刚要撒,想了想又凑到陆余白面前,小声同他说:“我撒药了。”

少女的杏眼中带了几丝不忍,陆余白听到她如往常一般的声音,又清醒了几分。

警惕地猜测她又是准备了什么折磨人的东西,冷冷开口:“随便你。”

“还挺坚强的嘛。”林幼鱼嘟囔一句,小心翼翼沿着伤口洒下药粉。

药粉毕竟有刺激性,手下的肌肉僵硬了几分,林幼鱼轻轻拍了两下,安抚道:“别怕,我会轻轻的。”

“……”陆余白闻出来药味,闷哼一声,将脸埋进枕头里。

上好药,包扎好伤口。林幼鱼瞧着陆余白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不由得升起一股满足感:“怎么样,我手艺不错吧?”

陆余白张了张口,却半晌都说不出那两个字,只能闷闷道:“还行。”

“对了。”

林幼鱼取下定身符,凑过来时,温热的呼吸洒在陆余白耳畔,他一惊,又听见女孩笑盈盈的声音——

“其实你身材还挺不错的,没有破身板,别生气啦。”

“……”陆余白别过脸不搭话,耳根却悄悄红了。

林幼鱼也没指望他道谢,只表示了一下自己明天会来帮他换药,留了些吃的就走了。

反正日子还长着,也不着急这一会。

刚出了后山,身上的水镜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她迟疑了一下,取出水镜,一个暴躁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

“小兔崽子!你舅舅的信都不回了是不是!”水镜那头的男人胡子拉扎,一身武士打扮,正吹鼻子瞪眼地看着她。

这是原主的舅舅叶帆。

叶家世代炼器,故而他长得人高马大,以往原主是最烦这个舅舅的,因为他脾气暴躁,两人见面说不了几句就吵起来,总是不欢而散。

“舅舅,有什么事吗?”林幼鱼摸了摸鼻尖,找了个干净地坐下来。

叶帆顿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外甥女态度这么温顺,咳了一声:“你舅妈听说你们外门弟子快晋升考试了,给你送了点武器,你自己去山下拿。”

手臂好像被人推了一下,叶帆瞪了一眼旁边的人,不太自在道:“你舅妈念在你是个豆蔻少女,给染了个桃粉色。”

林幼鱼很震惊:“没想到刀也能做粉色的。”

“大小姐要是看不上,就叫仙鹤寄回来!”叶帆翻了个白眼,掐断了通讯术。

“诶,舅舅、舅舅——”

林幼鱼还没反应过来,水镜又接上了消息,一个温婉的妇人出现在画面里:“别听你舅舅的,他呀,花了半个多月亲自给你打的,用的是下界送来的好材料,你试试,若是不喜欢还能改。”

她看了看旁边,掩唇笑了:“好了,不说了,他害羞了。”

将水镜放入袖子,林幼鱼心里暖暖的。原主娘去的早,家庭矛盾也多,这舅舅也算是为数不多真诚以待的亲人了吧。

不过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外门弟子晋升考试?!

陆余白还在床上瘫着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