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夏清观江晋年快穿之渣女收集手册在线免费阅读

由作者被室友卷死的帅哥所著,现代言情小说快穿之渣女收集手册火爆上线,主角是夏清观江晋年,主要讲述了:四号作为一个自我良好的系统,再一次偶然的抉择后,开始了收集渣女……什么是渣女?第一个世界:“八面玲珑守财奴”夏清观VS“人傻钱多病娇男”江晋年。许多年后,当夏清观问起四号为什么选择她时。小系统淡淡的回

小说夏清观江晋年快穿之渣女收集手册在线免费阅读

第一章 重生

夏清观死了。

死的很惨,不仅容貌被毁还成了孤魂野鬼。

在她意识逐渐放空时,耳边传来一道冰冷僵硬的机械音。

【滴——,检测到匹对渣女体质,宿主任务准备开始……】

随着耳边的声音落下,她溃散的意识开始逐渐回笼,脑海中自己这一生的记忆也如走马灯般开始浮现。

被人唾弃,艳羡,憎恶……最终夏清观看到了那双阴翳的让她胆寒的眼神。

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喘息声越来越大。就在她又一次感到窒息时,夏清观猛的睁开眼,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时间回溯完成,请宿主洁身自好,不做渣女从你做起……系统小四竭诚为您服务……】

毫无违和感的机械音再次响起,夏清观看了一眼周围熟悉的环境,是自己的公寓。

原本紧绷的神经拉的更紧了,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是死了,不过看在你是渣女又罪孽深重的份上,又活了过来。】

作为一个从小长在科学与实践下的国家主义接班人,夏清观今天才感受到了外来文明的冲击。

【渣女?谁是渣女?这里只有美女,没有那种,想要给每个男孩子一个家的那种好心人。】

没理会女人的接话,四号公事公办。

【在任务期间,宿主禁止玩弄一切人的感情,禁止接受所有异性的金钱上的支持。重活一世,请宿主珍惜生命。】

重活一世?要是自己真的重活一世,就绝对不会让江晋年再踏入这里一步……。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就急急忙忙的拿起了枕头旁边的手机。

淦!2023年10月23号,正是将那个半死不活的东西拖回家的第一天。

【鉴于你之前的表现,本系统会根据你的一些行为,来判断你是否违规……】

夏清观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根本不想听脑子里的系统哔哔。她装作自己在听,然后眼神时不时瞟向客厅。

从小人物到都市白领,她承认自己的手段有时候是不光彩了些,但被江晋年那个变态拉着一起殉情是不是就太夸张了些。

思量许久,夏清观还是站起了身。走到门口时,又觉得不妥,返回来在床头柜里翻翻找找,才慢慢向客厅的沙发走去。

江晋年是夏清观上一辈子从路上捡回的,当初他身上倒是没什么外伤,不过是昏迷了几天而已。

男人长得巨帅,高挺的鼻梁,紧呡的薄唇,微长的头发遮住了那双深不可测的黑色眼眸。

哪怕是被他害得葬身火海,夏清观依旧不得不承认这人长的不错。

【喂,那什么四号,我现在能把他扔出去吗?】

夏清观双手抱胸,眉头紧锁的看着这个躺在自家沙发的危险男人,语气极为厌恶嫌弃。

【……宿主请自便,不过出于人道主义,或许您明天早上再把他赶走也不迟。】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洒进屋内,夏清观看着这个状似人畜无害的男人,刚想伸出手去碰他,江晋年却微微动了动。

泛着不正常红晕的脸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落入了她的眼中,男人睡的极不踏实,一米八多的沙发在这时候看起来窄小了许多。

确认了江晋年此刻闭着眼,夏清观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想起自己上辈子的惨状,她有些不甘的咬了咬牙,冷冷一哼,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随着房门被关上,四号问出了自己长时间以来的疑问。

【你当初为什么要救他?】

那时候还是在夏清观加班回来的夜路上,她隔着老远就看见一个倒在地上的人。

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找警察解决。可当她透过车窗,看到男人手上戴着的手表,却慢慢停下来动作。

沉稳大气的银色腕表是湛蓝色的表盘,三十六颗钻石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迷人的光。

以防自己看走了眼,夏清观还熄了火下了车,直到那三道贝母做成的图案引入自己眼底时,她才能够肯定这人的身份不一般。

因为自家公司的大老板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腕表,那是他们江氏集团为少东家定制的成人礼物,世间独有,不可复制。

【当然是因为他看起来很有钱。】

夏清观理所当然的耸了耸肩,自己能将这么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带回家,想来也只有这一个答案。

不过上一辈子江晋年好像问过同样的问题,她当初是怎么回答的?

【换成谁都会这样做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那时候为了男人产生感激,她还特意提点一下。

江晋年站在门前,逆着光微微转身,英俊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夏清观,仿佛能一眼看出她内心不堪的想法。

现在想来,那时候自己在江晋年眼里一定很可笑,一个浑身沾满铜臭的人却偏偏要装成圣女。

夏清观靠在门上,握紧了自己口袋里的小刀,低低嗤笑一声,像是在自嘲。

冷静了一会,她转身又打开了门走了出去,不肖片刻回来后,便一下子趴在了床上。

四号看着客厅茶几上放的退烧药和一杯温水,本还在疑惑为什么夏清观不叫醒江晋年,而就在卧室的灯“啪嗒”一声关掉之后,原本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竟然缓缓睁开了眼。

除了已经要进入梦乡的夏清观,四号和江晋年都有些意外。

温热的清水划过喉间,男人握着还有些余温的玻璃杯,皱着眉看着卧室的方向。

她这是什么意思?示好……又或者是……划清界限?

聪明、多疑甚至还有些阴翳,上辈子夏清观为了勾搭上江晋年,对他了解的很是全面。

而她现在又觉得,或许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加了解他。

生活在同一片夜空下的人们忙碌自娱,而一些人就格外的突出。

这两天夜晚江家的别墅一直灯火通明,佣人们不知道主人家在急什么,一批又一批黑衣保镖失望而归,女主人杨缔冉沉着脸,轻轻摸着趴在旁边的白色肥猫。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