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谢安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督主说我是他的小仙女在线看

优秀的古代言情小说千千万,温柔沐雨的督主说我是他的小仙女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谢安林溪,主要讲述了:简介:[追妻甜宠+系统+抽卡+双处]林溪一直以为梦里的俊美男子,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梦境守护神。撩拨而不自知已经招惹上了什么……谢安自重生后,改变了原来的命运。一次次意外接触。两人终于见面,林溪被谢安冷肃的气势震慑,只想远离。谢安骄傲敏感,步步紧逼。你是我的妻,怎么可以拒绝我。

谢安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督主说我是他的小仙女在线看

第4章 脸~我的脸啊

妇人紧紧的抓着林希一路穿过热闹的人市,越过包子铺,烧饼铺,馄饨摊……直到走出城外,才稍稍慢下脚步。

“呸呸呸~”林希把嘴里的沙子吐到地上,怪不得原主娘到了外面就停止了话痨的嘴,沙子太大了。

路边都是黄土,一点绿色也没有。冷风飕飕的吹来,薄薄的衣衫根本不保暖。快步走反而暖和一点。

两人一直走到日头偏西,妇人才带着林希到了一个破败的庙里。

“去后头舀些水来。”说罢,妇人就走出了庙门到路边捡些枯枝败叶。

林希挠了挠头发,甩了甩手,越过狰狞的雕像到了庙后边。

原来这庙后面有个小小的水塘,一边是干净的水被石头砌了起来,一边是流出的小溪。 干净的小水塘旁边还有木桶和瓜瓢。

林希蹲下来,拿起瓜瓢正要舀水,忽然看见水里的倒影——惊呆了。

这个头上乱七八糟的头发,都是稻草,脸上乌漆嘛黑看不清五官的人是谁?呲一下,牙齿倒是挺白的。

刚刚她还顺口自称小仙女来着。

完了完了,糗大了。有这样黑不溜秋的小仙女吗?

这下林溪不忙着给桶里倒水,先舀了一瓢水把脸洗干净。

她仔细把脸上搓下来黑的灰的污渍,看着污水缓缓的流进了旁边的小溪里。至于身上就没办法了,这天气这么冷。看样子要在破庙过夜,未免感冒先这样将就吧。

借着余晖,林希看着水里洗过的脸。瓜子脸,天庭饱满,乌溜溜的大眼睛,挺翘的小鼻子,可爱的小嘴巴,是个小美人啊。

洗好脸,林希这才开始把桶里的灰尘落叶清理掉,洗干净舀水。

装好了以后,把水瓢放好,林希一手提起水桶……

咦?

没提动。

大力,大力,快出来。

一,二,三~嘿

大力丸你个垃圾产品。

怕妇人等下又念叨不得清净。

林希只好把水倒掉一半,试了试勉强可以提起来,这才赶紧摇摇晃晃的提水回去。

回去的时候,妇人早就生好了火,把一个陶罐架在简易的灶上。

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的数落:“你个爱偷懒的妮子,打个水也要半天才回来,掉水里了吗……”

林希不管她咧咧,把水桶挪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坐下。

妇人抬起头,看见女儿那张洗的干干净净的脸,马上变了脸色。

“你洗脸干啥?这么爱干净不怕遭瘟的着凉病了,洗个啥子哟……”一蒲扇大掌打在林希背上,林希还在愣神嘀咕洗个脸能洗病了,没防备瘦弱的身体被拍的扑向火堆陶罐。

啊!

眼看就要撞上了,又被妇人一把大力拉了回来。林希这心脏哟,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抬头就要怒了。

这下正好方便了妇人,左手早就抹了陶瓷罐的黑灰,一把抹在林希的脸上。刚刚洗干净的脸黑一块,灰一块,连脖子也不放过。

手也被妇人抹上了黑灰。

直到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部抹好,妇人这才推了一把林希,自顾自念叨洗陶罐煮东西去了。

只剩下林希一脸懵逼的在思考我是谁?我在哪?

我的脸!我刚刚洗的脸!

哎。

水真冰啊,就这样摆烂吧。

妇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菜团子在陶罐里,加了点水煮。

陶罐“波~波~波~”欢快的发出响声,破庙里又零零散散的进了一些人。

有些一看就是农户,挑着筐背着萝。箩筐里面大部分空了,只有零星的一点发黄的菜叶子,估计是要带回去喂鸡喂鸭。

还有一些是旅人,背着包袱。

夜幕降临的时候,还有七八个乞丐也进了破庙。看起来年龄不大,也就十几岁的样子。一回来就奔庙后头去了。看样子这里是他们的根据地啊。

庙里的人安静的生火取暖,只和熟悉的伙伴小声的说话,一边说话一边警惕的看着周围。

林希也安静了,她乖乖的缩在原身母亲旁边。冷风吹过庙宇,盘旋着带起一点飞灰。在这个陌生的夜里,林希靠着角落,一点一点的睡着了。

夕阳西下,天幕犹如被大锅盖住乌黑一片。一片枯黄平坦的原野上,只有二人驾着一马车往家赶去。

小三子问人牙子:“根叔,咱车上是不是多了一个人?”

“你小子这么大连个数都不会数。咱这辆车,也就走投无路的人才会上。回去好好练练。”人牙子没好气的敲下了小三子的脑袋。

“哎哎,都是小的笨。小的一定好好学。”小三子轻轻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讨好的笑笑。

宫墙深深,在宫苑的一个偏僻院子里。数十个十来岁上下的少年,躺在通铺上夜不能寐。

“狗子,你怕不怕?”栓子推了推旁边同村的少年。

“怕啥怕?明天还轮不到咱们,说是要饿两天,等到时候再害怕吧。”狗子不耐烦的嚷道,说完蒙头睡去。

窸窸窣窣的,还有人悄悄的哽咽哭泣。

一夜过去。月华流逝,灿阳高升。

林希听见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破旧的庙宇,熄灭的火堆,这才想起来:她原来穿越了啊。

被轻轻推了一把:“醒了,醒了赶紧起来走。”林希这才发现,原来她正窝在妇人怀里睡觉,怪不得暖暖的。

破庙里,借宿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连乞丐也早早拿着碗拄着杖走了,林希这才跟着妇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

“怪模怪样的干嘛,还不快走,留这喝西北风呢?”妇人看林希慢慢腾腾的,一股火冒了起来。这卖也没卖掉,回家还多一个人吃饭缴税,愁死个人。

“我,我脚麻了……”林希可怜兮兮的说。

“我真是欠了你的,个个都是讨债鬼……”林希看着嘴里碎碎念的妇人,弯下腰给她捏了捏腿,低头正好看见妇人早早就花白的头发。

一阵苏爽的电流麻劲过了,林希蹦蹦跳跳试了试果然恢复正常了。

“快跟上……”

“来了。”

又是走了快一天,这才到目的地。林希看妇人一路上熟练的和路过的村人打招呼,就知道可以歇息了,她的腿都要走废了。

过了河,穿过青砖房,穿过石头屋,远离水井。妇人带着林希到了一个稻草屋前终于停了下来。

“老头子,老头子,快点开门。”妇人干渴着嗓子,只能用粗噶的声音朝屋内喊着。

简陋木板做的门,被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推开,一个有着一头乌黑头发的清瘦身影低头走了出来。

当那身着麻衣的人抬起头来,林希忍不住在心里惊呼:“神仙爹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