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姜月傅离小说三年抱俩后她怒骂,还我病娇男配无广告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伯衍的这本三年抱俩后她怒骂,还我病娇男配就写的非常精彩,主角是姜月傅离,主要讲述了:穿成书中只活了两章的炮灰女配,姜月一把抱住男二大腿,甜言蜜语誓要抓住他的心,“傅离,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病的是腿,我病的是心,你就是我的药!”“没有你我活不了!”某偏执狠辣的大佬原本矜持冷漠,可甜言

姜月傅离小说三年抱俩后她怒骂,还我病娇男配无广告阅读

第4章 我爸已经死了

姜月这边并不知道门外发生的事,她今日回来,可不是参加什么生日宴会的,她是回来找东西的。

原著里对姜月描写的不多,几乎是一笔带过,如今她穿到了这具身体里面才知道,姜月这些年来在家里生活的有多么艰难。

她母亲,是下嫁!

虽说连她也不知道母亲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她很清楚,母亲没死之前,她还是千金大小姐,他们姜家还是很有钱的。

甚至姜家的产业都是母亲在一手掌管。

姜家能有如今这个成就,是她母亲的成果!

后来母亲没了之后,她这个便宜爹就是个废物,姜氏一日不如一日,逐渐的从房地产行业排名里消失,能维持至今,氏他用了母亲的十亿嫁妆才撑起来的!

母亲死了之后,他姜家一边花着母亲留下来的钱,一边又对她这个女儿摒弃至极!

而昨夜,是她这个好堂妹故意约她在酒店见面,给她喝了加了料的酒,安排她去609的房间,她喝的迷迷糊糊的,跑错了房间,这才会不小心睡了同样中了药的傅离。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傅离,那她就只能被那捏住把柄,被逼嫁给盛恪来。被逼着做一切她不想做的事情!

前世,姜月便是不想嫁给盛恪来,才会走极端,威胁傅离娶她。

盛恪来并不如传说中的那般,他是喜爱男色,但他更有暴力倾向,书中有一笔带过,他打死了自己后来的妻子,还打死了好几个不听话的男人,最后被抓,关了二十年!

她就算不死在傅离的手里,也会死在盛恪来的手里。

姜水星,分明是想她死!

姜月眼底的冷然一闪而过,她快速绕到了后厨,找到了家中负责卫生的阿姨。

“张阿姨,拿到了吗?”

对面的女人点了点头,“回小姐,拿到了。”

张阿姨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黑金卡给了姜月。

看到这个东西,姜月猛地一松口,“张阿姨,你走吧,明日我会给你三百万,保证你接下来的生活,不要再回来了。”

张阿姨不舍的看了看姜月,眼眶有些发红,“小姐,夫人对我有恩,如今夫人不在了,能帮你一次,我已经知足了,我不要你的钱,您留着,以后用钱的地方多。小姐,我走了之后,您要好好保重。”

姜月有些红了眼眶,点了点头,“张阿姨,保重。”

张阿姨不舍的看了姜月一眼,连忙从侧门离开。

她知道,偷了主家的东西,她在姜家呆不下去了。

只有离开才能好好的生活。

她走后,姜月揣好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心情,刚走出后厨,迎面就一袭姜黄色的一字肩小礼服的姜水星。

“呦,堂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啊?啧啧啧,瞧瞧你脖子上的这些痕迹,也不知道遮盖一下。”

姜水星一上来便是直接嘲讽,丝毫不给姜月脸面。

这些,都是姜家时常发生的事情。

一开始,姜水星还顾及她的身份,不敢直接了当,只会耍白莲花,时间久了,她发现姜文国压根就不喜欢姜月,才会越来越过分。

姜月看着这张还算是好看的小脸,冷笑了一声,“是啊,我不像妹妹你,每次还要用粉底遮了又遮,腿都被玩的变形了,还在这装玉女清纯。”

姜水星的脸顿时就白了,“你!”

这个贱人,今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还嘴?还敢这么骂她?

她知道了什么???

她该不会是知道了自己的那些事???

她刚要上前,余光瞥见姜月身后的来人,话头顿时一转,“堂姐,你收收心吧,就当是为了大伯父,你都不知道大伯父最近愁成了什么样,你那些花边新闻再爆出来,姜家就真的完了,你就当是为了姜家,暂时忍一忍不好吗?”

呵……

不用回头,姜月也知道自己背后站的肯定有人,要不然这白莲花早就爬起来挠她了,用得着躺在地上装可怜?

下一秒,姜月的猜测就落了实。

“水星,不用同她废话。若是她再做出不利于姜家的事,我就把她逐出家门!就当我姜文国没有这个女儿!”

呵呵。

姜月懒得回头,连一眼都懒得看姜文国,她已经拿到了黑金卡,不想再与他们多说一个字。

姜月越过姜水星,直接离开。

见她如此,姜文国大怒,拦住了她,“姜月!你给我站住!见到你的父亲,都不打一声招呼的吗?!今日是你爷爷的寿宴,你这是要去哪?!”

姜月冷眼抬头,撇了一眼旁边得意的姜水星,“我觉得,姜水星才是你亲生的女儿吧?不知道二叔知不知道。”

姜文国的脸一僵,随后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你这个小贱人,我是你爸!你敢侮辱你父亲,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姜月肩膀微微一耸,“不好意思,在我的印象里,我爸早就死了,活下来的,不过是一个叫姜文国的人罢了。”

姜文国的脸气的血红,他猛地扬起了手,“你这个逆子!你敢咒我!”

姜文国的手最终还是没能打下来,因为,姜老爷子来了。

姜太华已年过八十,前几年还算年轻,这两年随着家里的生意越来越差,他也老的越来越快,声音都年迈了许多。

“够了,文国,收回你的手,管好你的脾气。今日是什么场合不清楚吗?”

姜文国谁都不怕,还是怕自己的父亲的。

他死死的瞪了一眼姜月,“水星,我替你堂姐给你道个不是。”

姜水星软软糯糯的笑了笑,“无碍,大伯不必如此,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看着温婉的姜水月,又看到刚刚还在威胁他,咒他死的女儿,姜文国感觉自己都快气出了心脏病。

随即接收到自己父亲递来的眼神,姜文国冷静了下,自认为和善的看着姜月,“盛恪来到了,一会你俩见见,三日之后是个好日子,你俩把婚给定了。”

呵呵……

姜月唇边溢出了一声冷笑。

她作势就要离开。

然后姜水星的身子顿时挡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包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人,姜月的眼神越发的冷漠了。

这是,不见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轻而易举的毁了姜家和盛家的关系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