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夏盛珠云绯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深宫幽幽在线看

最近很火的小说深宫幽幽 ,是由暮爬爬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宫斗+古言+究极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非双洁(看清楚)+傻白甜女主(特别作死那种)+无脑甜宠(肥肠无脑)+幼儿园文笔(以及玻璃心辣鸡作者)】选秀那天,夏盛珠的心就被龙椅上的人摘走了。一个单纯如纸的女孩儿,在幽幽深宫能走多久?帝王的情意到底有几分真实?

深宫幽幽免费阅读

第三章初梦(三)

盛珠不能理解,眼睛瞪得大大的:“我一个月的零花钱都比这多!”

山景安抚她:“小主,府上富裕,老爷夫人宠着您,这宫里可不比家里,什么都有规制,您不能再任性了。”

“唉。”以后就得勒紧腰带过日子了,盛珠坐在椅子上,小脸愁得皱成一团。

幸亏家里给她带了很多银子,舍不得乱花,起码心里有底呀。

山景又说:“小主,宫里的衣食住行都有供给,小主不乱花钱就行了。”

“哦。”按规制做的饭能好到哪去,盛珠还是不开心。

山景知道她由奢入俭难,换了个话题:“小主想吃什么,奴婢可以做,夫人会做的,山景都会做。”

盛珠记得山景本来就是娘身边的人,无论经验阅历还是才能都远在夕间之上,可这也太稳重了,就像个大家长一样,盛珠跟她说不上话呀。

不再关心这个,盛珠只想找人聊天:“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吃,锦葵宫还有别人吗?”

“有主位贤妃娘娘和新来的张才人、楚御女。”

盛珠来了精神:“张才人?楚御女?在哪?”

“奴婢可以把她传来,小主位份比她们高,可以传唤她。”山景提醒道。

盛珠哪里闲得住:“我去找她,在这儿等怪无聊的。”

“是。”山景挥手叫了秋棠一同前往,盛珠不喜欢带一大堆人,直说:“带两个人太多了吧?”

山景说:“那就让秋棠跟小主去吧,她温和些,免得吓着张才人。”

“哎呀,你们都挺好的,那就秋棠来吧。”

“是。”

山景目送两人出了宝镜居,盛珠一路走一路找:“张才人在哪呢?”

秋棠凑过来说:“小主为什么不先去找贤妃娘娘呢,她是一宫主位,拜会一下总没坏处。”

“可是她位份那么高,我惹到她怎么办呀?”盛珠读了很多书,深知这深宫别院的,高位人士最好敬而远之,惹了那就是万劫不复。

秋棠却很是从容:“小主早晚要过这一关的,去看看罢了,你不乱来,贤妃娘娘也不会怎样,你是新人不懂规矩,贤妃娘娘跟你较劲只会落人话柄,没事的。”

“……好吧。”盛珠是个没主意的,秋棠这么撺掇,她还是决定去了。

锦葵宫正殿,一名宫女站在门口正巧看见盛珠,屈膝行了个礼:“参见夏良媛。”

“你是?”盛珠瞧了一眼,此人的打扮不像普通宫女。

宫女露出笑容:“奴婢瑜锦,是娴妃娘娘的大宫女,小主是要给贤妃娘娘请安吗?”

“是呀!”

“娘娘正在午睡,不便见人,小主先回去吧!”

盛珠挠挠头,走远了以后小声跟秋棠嘀咕:“午睡?不会是嫌我咋咋呼呼的懒得见吧?”

“小主,别瞎说,贤妃娘娘喜欢安静,不见人是正常的,但是咱来和不来是两回事,让娘娘知道你来过是最重要的。”

“……”盛珠不明所以:“那可以去找张才人她们了吗?”

“当然可以。”

盛珠开心地往张才人的榭香台跑,结果又被人家宫女拦外头了,说张才人身体不适,闭门谢客了。

楚御女也出去了,听说找自己好姐妹去了。

盛珠满头问号,今天踩狗屎了吗,谁也不想见她。

秋棠见她这憋屈样,劝道:“小主,你还是改天传唤张才人吧。”

“唉,再说吧。”没人聊天呀,盛珠无聊地摆弄自己袖子上的花纹,突然想到自己还是皇帝的嫔妃呢,转身问秋棠:“秋棠,我什么时候能见皇上呀?”

那低沉温哑的声音她可想了好久呢,这宫门是进了,人长什么样不知道。

秋棠吸了口气,劝慰她:“小主,你要先跟嬷嬷学宫里的规矩,等着皇上召见呀。”

“那他什么时候召见我呀?”

“小主等候旨意就是了,皇上想召见小主,自然就会派人传话了。”

这还得了,他后宫那么多人,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她这只小蚂蚱呀!

不行,她得自己上。

“秋棠,皇上这时候在什么地方呀?”

“应该才下朝。”

“我们去堵人。”盛珠一锤定音,说走就走,给秋棠惊了一跳,赶紧拉住她:“小主,私自惊扰圣驾可是大罪呀!”

“我偶然路过还不行嘛!”盛珠迈着不可阻拦的步伐,她认为事在人为,要是情况不对,她大不了说点好话再跑路呗。

而且她真的好想看看皇帝丑不丑,好给哥哥捎信呐。

一发不可收拾地直奔下朝路途,绕过花花草草,那抹明黄色的身影终于带着乌泱泱一大片人,出现在某个拐角。

人影刚出来,盛珠被死死定住了,目光黏在那抹明黄的身上、脸上。

天啊,这是属于人间的脸吗?就像是经过精雕细琢,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这样的脸和身段,就算穿一块破布也盖不住他的气宇轩昂!

“我的天啊……”盛珠深吸气,正惊叹,突然那好听的声音带着比选秀那日更甚的威严如滚雷般压过来:“谁在那?”

盛珠见势不妙,跑是不可能了,直接冲上去跪下,恭恭敬敬地行礼:“臣妾宝镜居夏良媛叩见皇上!”

“夏良媛?哪个宫的?”皇帝好看的凤眼一眯,并不把这只突然跳出来的小蚂蚱放在眼里,话里不见生气的调调,背起手时却是不怒自威:“不知道惊扰圣驾是大罪吗?”

“啊这,臣妾是路过的……”盛珠越说声音越小,心虚得不行,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拖回去禁足三个月。”皇帝不听她解释转身就走,盛珠一愣赶紧拽住他的裙角:“皇上别呀,你禁臣妾的足,臣妾怎么跟嬷嬷学规矩呀?”

皇帝身边的公公终于反应过来似的:“哎呀皇上,奴才该死,这位小主肯定是新进来的,还没教规矩,什么都不懂,要不这次就……”

“这么不懂规矩的新人,以后肯定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先禁足,让嬷嬷教好了再出来。”

皇帝直接给盛珠判了终身监禁,转身就走,给她人都整傻了,拽裙角的手一松:“啊这。”

“小主,还不快去呀。”公公赶紧催盛珠离开,这位是废了,好好的往皇上面前挤什么呀,皇上最讨厌嫔妃耍心眼了,还是这种明目张胆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