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沈业的小说我的御兽是条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我的御兽是条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科幻类小说,作者是寻觅蜗牛,主角是沈业,主要内容:简介:号称第二世界的网游《末世》即将开启,代号“领袖”的沈业从三年后重生归来。这一世,曾经失去的都会极力挽留。这一世,曾经的仇恨都将扼杀摇篮。这一世,掌握自己的命运走向无敌。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游戏。而是平行宇宙沦陷后侵袭地球的序章。

主角是沈业的小说我的御兽是条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10章 踹门很爽也很男人

获得了全新的力量属性点,沈业顿时就感觉的出来自己强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

如果说先前的沈业最多能够扛起一百斤东西的话,那么现在起码能达到一百五十斤的样子,甚至还有可能更多。

看着龚霞依旧持续不退的高烧,沈业知道,寻找退热药的事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这样高的体温是很容易把人的大脑给烧坏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多少度,但沈业摸着就觉得很烫。

而且龚霞此时的脸色,红的像是只被煮熟了的罗氏大虾一样,温度绝对高的不轻!

于是沈业快速的往嘴里胡乱塞了两个小零食补充着体力,而后便径直去了隔壁的公寓房,猛的踹起了那防盗门。

这一层走廊里,包括龚霞所在的那间在内,一共是十二扇防盗门,也就是十二家住户。

既然没有明确的目标指向,按照顺序一一排查那便是最好的方案。

沈业边踹着门,边祈祷着自己能继续交好运。

很快,走廊里便响起了持续不断“咚……咚……咚……”的闷响。

多了一点力量属性之后踹门的效果很明显不一样。

相比起先前打开储存了大量零食的那间公寓比起来,简直是轻松了太多。

往往一个门,只要受力点偏差不大的话,沈业十几脚就能搞定它。

于是,昏黄一片的公寓楼五层走廊里,便出现了一个执着于踹门的身影。

“咚咚咚……咚咚咚……轰隆……”

然后便是沈业头也不抬直接冲进屋如扫荡般翻找的情形。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走廊里便会再度响起那刺耳却很又有节奏感的巨响——“咚咚咚……咚咚咚……轰隆……”

其实在第六户公寓房里的时候,沈业就已经翻找到了一把类似于螺丝刀的物件。

完全可以借助它,慢慢的撬开其他防盗门。

只不过沈业觉得那样实在是太慢了。而且感觉有点像小偷,完全没有踹门来的那么有男子汉气概。

全身大汗淋漓的感觉,确实让沈业感觉很爽。这种充满了力量的宣泄方式甚至让他不禁有点上瘾。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沈业踹开第九扇防盗门的时候——

率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大一小两具搂抱在一起的骷骨。

不用说,这自然是少白后裔们的杰作。要不然迎接沈业的,那可就会是两头丧尸了。

看到那具恐怕只有三四岁幼童那般大小的骷骨,沈业心头还是忍不住猛得一颤,极度不舒服了起来。

这样年龄的孩子,本该无忧无虑的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成长的。

然而末世之下……

沈业轻叹了一声:“完全没有谁能够幸免于难!”

每每想到末世的起因,沈业的脑子里都会一片混乱。

按照沈业所理解的,大部分原住民变成了丧尸,剩余的幸存者则是会慢慢的觉醒然后变强,这相当于跟野兽和植物那些一样,产生了变异。

只不过丧尸是变异失败了的人类而已。那为什么野兽和植物没有变异失败的呢?

还有,据说变异是因为空间裂缝的出现,倾泻了巨量莫名的暗物质。那这些暗物质又是从何而来?空间裂缝的另一端又是哪里?

现实世界三年后的大灾难空间裂缝刚出现,艾尔夫族便大肆的入侵了地球,那么《末世》里是否也曾经历了这些?现实世界的地球是否也会变得丧尸横行?

如果艾尔夫族同样入侵了作为平行世界缩影的《末世》,那么它们现在又在哪里?

按理说艾尔夫族是精灵族和人类相结合的产物,那么精灵族又在哪里?又是和哪里的人类相结合的呢?

毕竟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种族可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

甚至几百年,上千年,一个全新的种族才有可能诞生出自己的文明。

还有,为什么《末世》里的属性能够同步到现实世界的身体里?甚至三年后大灾难开始,所有进入过《末世》的玩家都突然之间具备了召唤御兽的能力?

进入《末世》时为什么又会由精灵族负责指引?

究竟是谁开发出了《末世》并在现实世界中大肆推动?

一连串的问题搅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死结般难以解开。

沈业揉了揉有些发痛的三叉神经,决定暂且不去想这些没用的。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救治好龚霞。

如果她能够帮自己解开哪怕一点点的死结那就再好不过了!

沈业不得不承认那个邪门的女人确实是比自己聪明的要多的多!

相信自己假如能够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的话,凭她的智商肯定能解开沈业一大半甚至是全部的困惑!

可是眼下,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对她的信任度还没能达到什么都说的程度。

而另一方面则是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完全理不出什么头绪。

沈业边失神的想着,边机械式的在公寓房里翻找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原本的户主家里有小宝宝的缘故,沈业竟然真欣喜万分的从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找到了存放药物的抽屉!

并且打开一看,正是他急需的一些常备药!

什么红药水啊,小儿退热颗粒啊,抗病毒口服液啊,咳特灵啊,蒙脱石散啊,益生菌啊之类的,几乎装了大半个抽屉!

沈业哪里还有时间和心情耽搁在这里去分门别类的整理它们!

于是直接攒着劲硬生生的掰断了那铝合金滑轨,将所有的药品连着抽屉一同抱起就往回跑。

发高烧这种事往往就是每多一分钟耽搁便会增加一分危险。

说实话,沈业打心眼里希望龚霞那个邪门的女人能够平平安安的。

那么聪慧的女人如果因为发高热被烧成傻瓜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沈业觉得这应该算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如此用心的去照顾一个刚认识的人。

并且这个人还是个异性,长得还很不错的异性!长的很不错还处于昏迷状态下的异性!

不过眼下沈业可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又是找适用的药又是研究该吃几颗的,忙的满额头的汗珠子就没停下来过。

然而一切准备就绪,临到最后一步喂药的时候却是犯了难——无论沈业如何努力尝试,龚霞愣是死活不张嘴。

药根本都喂不下去。

沈业急的团团直转,光用棉签棒蘸着药液往嘴唇上抹也不是个办法啊!根本都流不进去!

眼看着她的体温越来越高,烧的嘴唇都已经开始翘皮了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看着蜷缩在沙发里越来越痛苦的龚霞,沈业的眉头也是皱的越来越深。

“抱歉!我实在是没有其他招了!完全没有侵犯你的意思!纯粹是为了救你!对不住了!龚霞!”

沈业说罢,仰头将药液全部倒进了自己嘴里,而后缓缓的印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与此同时,一滴晶莹的泪珠在沈业不经意间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