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姬五溪裴居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重回九零嫁竹马之家有娇宠完整版在线阅读

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千千万,榆下安的重回九零嫁竹马之家有娇宠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姬五溪裴居淇,主要讲述了:简介:简介:四十三岁的姬五溪死在了医院的产床上,一睁眼,重生到了十四岁。她一不想报仇,二不想锦天绣地,只想让上辈子破败的家圆圆满满,让父母兄弟姐妹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可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上辈子求而不得的东西,一样样地摆在了她眼前。爱自己的,自己爱的,这个选择,有点难……姬文山:闺女,一不小心,咱家的房子买的有点多……盛雯:闺女,一不小心,咱家店也开多了……双胞胎妹妹:姐,我俩的婚纱绝对绝对不能设计成一模一样的……一炜:大姐,他们都喊我影帝李秉文:我算尽机关,却算不出你我的未来……裴居淇:五溪,我来了……

姬五溪裴居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重回九零嫁竹马之家有娇宠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3章 事由

五溪的眼睛又热了。她怕妈妈看出来,忙低下了头,准备起身。可是身体一点劲没有,软绵绵的。姬文山恰好走了进来,见她要起来,忙说:“我来我来,去洗手间是不是?”话没说完,一个公主抱,一把将五溪抱了起来,还掂了一下,对盛霏说:“从小到大,一到夏天就出事,这都十四五了,还没有二两重。”

盛霏拍了他胳膊一下,嗔道:“还晕呢,你还敢掂她!”

五溪有点发愣,记忆中父亲最后一次抱他,是她十岁的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不记得被父亲抱着是什么感觉了。

姬文山小心翼翼地将五溪抱到卫生间门口,放下她说:“慢慢来,不行就喊我。”

九四年的农村,还没有以后的卫生间,大多数人家都是在院子的西南角隔出一块小地方做厕所,洗脸则是用盆架放在堂屋门边。

姬文山做生意走南闯北,见得多了,回家就自己盖了两间房子做卫生间,里外两间,干湿分离,很是清爽干净。五溪看着一溜排排队的洗漱用品,都是处女座的妈妈整理的,心里溢得满满的。

吃完饭,盛霏又给五溪检查了一下,除了稍微还有点虚弱,已经完全退烧了。她放了心,对五溪说:“学校给你请了一周假,你这烧了三天,还有四天假,先不去了,休息好了再去。医院那边忙,我得去看看。你爸刚睡下,要是不舒服,你就叫他。”

五溪看着妈妈依旧窈窕的身影走出家门,突然一阵心慌,忙忙喊了一声:“妈姆!”盛霏回头,看五溪撇着嘴,一脸欲哭的模样,想着这孩子最近几个月叛逆得很,对谁都爱答不理的,这病了一场,怎么性子也转了,难不成是有什么后遗症?

这样想着,心下就有些不确定,急急走回来问:“哪里不舒服?要不跟我去医院再查查?”

五溪已经回过神来,她摇摇头,说:“没事,就是想让你早点回来。”声音带着点沙哑,是女孩特有的娇气。

盛霏放下心来,没再说什么,可到底心下有些不安,索性先去了婆婆蒋氏那里一趟,让她闲着去看着点五溪。

奶奶蒋氏来到五溪家的时候,看到五溪正坐在院里的石桌旁,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中年女人,姬文山一脸困顿,正陪着一个男人说着话。蒋氏认出来那两个女人,一个是五溪的表舅妈徐大玲,一个是表舅妈的弟媳妇,小名叫香芹,站着的男人是表舅妈弟弟徐二。

蒋氏一看到这两口子,气不打一处来。众人见她进来,都起身迎向她。蒋氏谁也不看,走到五溪面前,看到她坐的是木凳子,脸色稍微好点,嘴里可没客气:“这可刚好点,不能再着凉了,十四五岁的人了,一点用没有!一只癞蛤蟆也能把魂吓掉……”

五溪无语地看着奶奶,这老太太!旁边表舅妈他们都讪讪的,香芹舅妈忙说:“都是我家那小子皮的,你说把五溪给吓的,这不给他爸用门栓一顿打,两天没能下床了。”

徐大玲让座给蒋氏,拉着五溪的手说:“大娘,这次是把五溪吓坏了,谁知道那小子能想着这样的坏招,我也气得不行,非让老二把他打断腿不可,谁也没拦着,都说他活该。等他能下床,就让他来家里给五溪赔罪。”

五溪忙摆手:“不用了,是我胆小,他原也不知道我怕那东西。”

送走了徐家长辈,奶奶蒋氏也不多呆,她本就是重男轻女的人,只是五溪是孙女辈的老大,长得像极了她小时候的模样,又是同一个属相,因此对五溪多看顾了点,也是仅限于此了。于是文山自然要去送送老娘。

院子里一下清净了。

五溪想起来这场病的缘由了。

表舅妈有个侄子,叫徐梁,和五溪一个班。两家也算是亲戚了,五溪小时候还喊他一声哥哥。这家伙上学也不学好,跟社会上的小混混玩到一起,大家都不怎么待见他。

那天中午,不知道从哪里抓个癞蛤蟆,玩了半天,把个蛤蟆气得鼓鼓的。他想了个坏招,找了根长长的细绳,拴着蛤蟆的一只后脚,挂在教室前一棵法桐树的树枝上,他躲在树后拽着细绳的另一头。

有人过来的时候,他就松手,蛤蟆顺着树枝慢慢垂下来,正好到来人的眼前。你说走着走着,眼前吊下来一只胀鼓鼓的蛤蟆,谁能不吓一跳?几个女孩子惊叫连连,追着他打。他光顾着躲了,蛤蟆就挂在半空中,五溪从树下经过,一抬眼,那蛤蟆就挂在五溪眼前转圈圈,大家就看着五溪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后脑勺撞在青石板上,“咚”的一声响。

医务室老师过来掐了半天人中,五溪一点反应没有,身体却渐渐烧起来。众人连忙送她去医院,在医院里,又是挂水又是针灸,烧始终不退,人也昏迷不醒。虽说五溪从小病病歪歪的,但是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后来还是老院长过来看了看,说了一句:“这孩子看着像是掉了魂,要不找个人看看?”

一语惊醒梦中人。又忙忙将五溪带回家,蒋氏赶紧找来大奶奶。大奶奶一看就知道是掉了魂。可是从来都是很小的孩子才会吓掉魂,五溪都十四五岁了,谁也没朝这方面想啊。

眼瞅着天也黑了,大奶奶跟盛霏要了一件五溪常穿的衣服,挑在一根竹竿上,支在厨房灶台上,嘴里念念有词:“灶老爷,灶老爷,五溪在学校里,快带五溪回家,快带五溪回家……五溪回家了,五溪回家了……”

到了凌晨四点,五溪家的大挂钟当当当当打了四下,一夜未眠的大奶奶去厨房把衣服拿下来揣在怀里,一言不发地回到房里,把衣服给五溪穿上。如此这般,一连两个晚上,第三天的下午,五溪才终于醒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