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回九零嫁竹马之家有娇宠免费阅读,姬五溪裴居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热门现代言情小说,重回九零嫁竹马之家有娇宠是由作者榆下安所著,主角是姬五溪裴居淇,讲述了:简介:简介:四十三岁的姬五溪死在了医院的产床上,一睁眼,重生到了十四岁。她一不想报仇,二不想锦天绣地,只想让上辈子破败的家圆圆满满,让父母兄弟姐妹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可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上辈子求而不得的东西,一样样地摆在了她眼前。爱自己的,自己爱的,这个选择,有点难……姬文山:闺女,一不小心,咱家的房子买的有点多……盛雯:闺女,一不小心,咱家店也开多了……双胞胎妹妹:姐,我俩的婚纱绝对绝对不能设计成一模一样的……一炜:大姐,他们都喊我影帝李秉文:我算尽机关,却算不出你我的未来……裴居淇:五溪,我来了……

重回九零嫁竹马之家有娇宠免费阅读,姬五溪裴居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2章 归来

姬五溪睡得很不安稳。

耳边总是有人喊她的名字:“五溪……五溪……回家了,回家吃饭了……”断断续续地,是几乎要忘掉的熟悉声音,不知怎地,即便在梦中,她还是委屈地哭了起来,眼角沁出泪来,哽咽得难受。

有人用温热的毛巾轻轻擦去她的眼泪,略带粗糙的毛巾摩梭着,她不适地想躲开,就这轻微的动作,落在一直注视着她的人眼里,熟悉的嗓音大了些,带着惊喜:“动了动了,是不是要醒了?”

踢踢踏踏的凌乱脚步声靠近前来,五溪头转向声音的方向,缓缓睁开眼,眨了眨,看清眼前的人,扯了扯嘴角:“原来是梦啊!”如果不是梦,去世二十几年的母亲怎么会在她的床前看着她笑。

她又闭上眼睛,泪水却越来越汹涌——原来,还没有死,要是死了,心就不会这么痛了。

“大奶奶快来,快来看看五溪……”毛巾慌乱地擦上她的眼睛和面颊,微微的凉意让五溪清醒了些,她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看着床边的母亲让开身,一个一身青衣的老太太拄着拐杖走了近前。

五溪愕然地看着老太太笑眯眯的脸,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或许,是死了吗?才能看到去世的人?

“五溪,回家了?”老太太粗糙的手抚在她额头,食指在她眉心点了几下,像是某种仪式。五溪心里清明了许多,轻声问道:“大奶奶?”

大奶奶是镇上的接生婆,自己无儿无女,却接生过无数的孩子,五溪的父母一辈,几乎都是大奶奶接生的,即便后来有了医院,谁家要生孩子,还要请大奶奶在产房坐镇。谁家的孩子有点小毛病,都会找大奶奶看看。镇上的人,无论年龄长幼,都尊称她一声大奶奶。

“哎!”大奶奶的笑容一下子展开来,转身对着围在旁边的众人道,“这不就好了吗?”

众人仿佛都松了一口气,一个爽利的声音道:“五溪醒了就行,天也晚了,大家都回去,都回去。”是奶奶蒋氏的声音。奶奶姓蒋,八岁被卖到爷爷家当童养媳,却被爷爷宠了一辈子,性格有些骄横,极其护短。五溪想起爷爷奶奶的墓碑上刻的“先考姬讳复先妣姬讳蒋氏”,看着奶奶挥着双手将众人赶出屋子,一时有些昏昏然。

奶奶蒋氏赶走众人,近前来看了一眼五溪,看她双眼迷蒙,又对五溪的母亲盛霏说:“五溪虽然醒了,但是看着精神头不太好,让她再睡会,其他事明天再说。文山你今晚看着五溪,让小霏去睡一会,明天还有的忙了。”

文山——五溪的父亲姬文山一向只听他妈的话,闻言无有不从,待要送蒋氏出门,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门口,是五溪大伯家的堂哥姬贤超,他说:“二叔,我送奶奶回去,你看着五溪吧。”姬文山目送他们出门,这才回头看向五溪。盛霏正给五溪盖上薄毯,夫妻俩看着女儿睡得香甜的脸,这才轻轻吁了口气。

一夜无话。

五溪一夜酣眠,只觉几十年来都没睡过这样一个好觉,醒来的时候,窗外透着薄薄的晨曦,她环顾四周,有些熟悉。她的床前正对着一扇大大的窗户,窗下一张书桌,床尾看不清,但是她记得应该是两个旧式的箱柜,那是妈妈盛霏的嫁妆,后来成了五溪的衣箱。

眼前的一切,让五溪又陷入恍然,她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没醒来。这时,有 “咕咕”声从门口传来,带着奇怪的“笃笃笃”。

五溪还没反应过来,书桌前有个高大身影渐渐清晰,她吓了一跳,轻轻“咦”了一声。那身影动了动,啪嗒一声开了书桌上的台灯,原来是父亲姬文山。五溪无言地看着父亲挺拔的身形,一头黑发抓得有些凌乱,不是记忆中有些佝偻的白发老头。

文山带着乍醒的迷瞪,转头却看到五溪瞪得大大的双眼,不由笑了:“是不是你的鸽子吵醒你了?平时这个时间你都起床了,你睡了这几天,可把它急坏了。”边说着,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顺着柔和的灯光,五溪探头看向门口。一只灰色的鸽子正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到五溪,它不急不慢地踱了进来,先是飞到椅子上,又跳到桌子上,围着台灯转了一圈,便安然地趴在书桌上的一摞书旁,小脑袋歪着,偶尔咕咕两声。

五溪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只鸽子,是初二那年春天,父亲从路边捡来的,刚满月的小鸽子,翅膀受了伤。五溪在妈妈指导下给鸽子治好了伤,给它安置了一个小窝,从那以后,鸽子就赖着五溪了。可是这一年冬天的一个大雪夜,五溪住在了外婆家没回来,鸽子找不到五溪,不肯回窝,在外面活活冻死了。五溪大哭一场,找了个盒子把它埋了。

忍着头晕,五溪慢慢下床,坐在书桌前。鸽子抬头看看她,复又趴好,昏昏欲睡的样子。擦擦不知何时又流满泪水的脸,五溪拉开中间抽屉,取出一面红色的镜子。镜子里映出一个瘦瘦的女孩面孔,微微红肿的双眼,长发凌乱。她看向自己,纤细的手指,指腹白嫩柔软,没有一点伤痕。有些瘦弱的身体,穿着一身人造棉的蓝色碎花睡衣短裤,膝盖光滑细腻,还没有伤疤。

看着看着,她又笑了起来。回到人生最无忧无虑的年龄,就当是梦吧,不要醒来了,不要回到不堪的年龄去。

六月的清晨,太阳起得特别早。这一会的功夫,天边已经白了。五溪听到厨房有了动静,外间的灯也亮了起来,一会儿,妈妈盛霏走了进来,穿着一身揉得有些皱的米色碎花短袖中裤。看五溪坐在桌前,先用手试了试她额头,发觉温度正常,这才叹了口气,好似放下扛了几天的重担。

看到五溪瞪着一双大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她,想起丈夫刚才说五溪瞪着大眼睛的话,不由笑了笑,嘴角抿起两个酒窝窝,轻声问她:“先去刷牙,吃点东西垫垫,你爸给你放水洗澡,洗个澡就舒服了。”

1 2 3
继续阅读